|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十八章大夫

第十八章大夫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2297

因為沒有助手協助,齊悅將近一個時辰才做完了四層縫合,她的衣服也被汗濕透了。

鄰居們把阿如弟弟抬進屋內,都好奇的圍著看。

「果然侯府家的大夫就是厲害…」他們低聲議論著,幫忙收拾了院子,便都散去了。

那年輕大夫卻一臉激動的轉來轉去沒有走。

「疼不疼?」他圍著阿如弟弟問個不停,對於這期間阿如弟弟一點也沒有痛苦表現很是不解,還想去掀開紗布看那縫好的傷口。

「不疼。」阿如的弟弟搖頭,他自己也是一臉的震驚。

「怎麼會不疼?」年輕大夫叫道,一臉不信,趁著不注意,拿起齊悅放在一旁等待消毒還沒收拾的針,這是一個奇怪形狀的針,與婦人們做活的針完全不同,他觀察一刻,挽起袖子便向自己的胳膊上扎去。

嗷的叫了一聲。

「你幹什麼!」齊悅嚇了一跳,三步兩步就過來將針頭從他手裡打落,再看這傢伙的胳膊上已經冒出血來,「你瘋了!會感染的!」

齊悅氣的臉都白了,抬手在這人的胳膊上啪啪的就打。

阿如眼睛瞪大了,愣了一會兒才忙撲過去,拉開齊悅。

「這個蠢蛋。」齊悅依舊氣的不得了,轉身去醫藥箱取了消毒藥棉過來,「擦擦。」

那年輕人被她方才這一串嚇得怔怔的,臉一會青一會兒白,此時消毒藥棉被扔過來,涼意讓他回過神,竟然不自覺地臉紅了下。

「那個,怎麼會不疼呢?你..你有道術?」他一面訕訕的用那東西笨拙的擦拭,一面還是問道。

「道術!還正數呢!」齊悅哼了聲說道。

「這位大夫,多謝你了,現在請回吧。」阿如開口說道。

年輕大夫哪裡肯走,正糾纏著,阿好咚咚跑回來了,手裡捧著包袱。

「快些換上衣裳,回去吧。」阿如不願她們在此多呆。

「沒事,我再觀察觀察,看有沒有滲血。」齊悅說道。

「快些吧,原本就不是您來的地..」阿如低聲說道,聲音哽咽。

「什麼能來不能來的,你家裡有事嘛,我就不能來看看。」齊悅笑道。

「奴婢這裡算什麼家,奴婢這裡算什麼事。」阿如看著她嘆氣說道,說著跪下了,「謝謝夫人大恩大德阿如做牛做馬也報答不得….」

「快別跪了,我這就回去。」齊悅為了讓她安心忙說道。

「喂,你還不走啊?」阿好瞪著屋內的年輕大夫。

年輕大夫一愣。

「我們要換衣裳了。」阿好說道。

年輕大夫這才慌慌的走出去,阿如緊跟著過去一直趕他到門外插上門。

換了衣裳,阿好按照齊悅的吩咐燒水煮了那些奇怪的工具,擦乾淨收起來放到醫藥箱里,順便還熬了稀粥,齊悅也觀察了傷口,沒有滲血,又拿出消炎藥,思付一刻,留下半盒,交給他們姐弟怎麼吃吃多少,這才放心的走出來。

一直坐在弟弟身邊說話安撫的阿如幫弟弟掖好被角,也跟著出來了。

「你幹嗎跟著回去啊?你回去了誰照看你弟弟啊?」齊悅驚訝問道。

「我託付給鄰居了。」阿如說道。

「你是病人家屬啊。」齊悅搖頭不同意。

「少夫人,奴婢賣的死契,這是世上除了定西候府跟別人都沒有干係了。」阿如含淚說道,一面跪下,「阿如出來探視,已經是大恩典了,再留宿是萬萬不能的。」

齊悅嘆口氣,知道這裡的規矩,伸手拉她起來。

「沒事,你別擔心了,我對我的技術很有信心,你弟弟肯定沒事了,等過幾天拆了線,就跟以前一樣了。」她笑著說道,只能從這裡安慰她了。

阿如哭著到底是叩了三個頭才起來。

三人出了門,看著阿如關門時身子都抖的不成樣子,顯然心裡是捨不得,但最終還是毫不猶豫的轉頭走,齊悅再次嘆口氣,和阿好跟上去。

「娘子…」從牆角跳出一個人喊道。

阿好和阿如嚇了一跳,擋著齊悅身前。

「娘子你是侯府的大夫?」年輕大夫眼睛放光的問道。

「哪有你問的地方。」阿如低聲呵斥道,「你快讓開,再攔著路,喚人來送你去官府。」

富貴人家的女眷的確是惹不起,聽說街上有個小子不知好歹多看了一個出行的貴族小姐幾眼,竟惹惱了人家被亂棍打了個半死…

年輕大夫縮縮頭,慌忙讓開了,看著三人走過去。

「我,我,我姓胡,我也是大夫,我…」他還是忍不住說道。

齊悅停下腳。

「沒錯,我是大夫,不過,」她轉過頭看他,搖了搖頭,「我覺得你不能說自己也是大夫。.」

「我們家世代都是大夫,我不過是不會你這種救治醫方而已,我會的,你還不一定會呢,再說,再說你這縫是縫起來了,但能不能治好人,還不一定呢..」那年輕大夫不服氣的說道。

「不是這個問題。」齊悅說道,搖頭,「怎麼說呢,我不知道你們這裡大夫的規矩,反正就從我的理解來說,你沒有大夫的心。」

「大夫的..心?」年輕大夫愣了下,「你是說醫者父母心嗎?」

「你如果有仁心,今天接診這個病人,就不會遠遠的看一眼就下了不能治的診斷,還當著病患家屬的面說出準備後事那樣的話…」齊悅說道。

「我..我醫術不精治不了..」年輕大夫漲紅了臉結結巴巴說道。

「醫生,醫生,當你出現的時候,就是病人生的希望,你自己都先怕了,連試一試的勇氣都沒,還談什麼醫者父母心?」齊悅看著他說道,「年輕人,你不適合幹這一行,不如換個行當吧。」

年輕大夫站在原地怔怔看著她們三人遠去了,好半日才回過神。

「年輕人?」他吐了口氣,臉皺成一團,「誰年輕人啊?你還沒我大呢吧?說話比我那死鬼爹還老氣橫秋的,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