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十三章爭奇

第十三章爭奇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546

這女子穿著打扮與常人大不相同,面蒙金紗看不清模樣,單看身材婀娜,行走似快又慢,如風擺柳,這叮噹響便是她身上佩戴的飾物發出的。

「哎呀,是胡人哎。」大廳里有人喊道。

喊聲剛落,便見那四五個男女拿出古怪的樂器開始彈奏,而那為首的女子則翩翩起舞,就從外邊一路跳進來,大堂安置桌子極為狹窄,但那女子動作流暢輕鬆,伴樂也是與大家常聽的不同,一時間大廳里鴉雀無聲,不管男女老少都看直了眼。

到最後,幾個軍伍之人授意僕婦撤下一桌的席面,然後那女子竟躍然其上而舞,一曲終了彎身仰面在桌面上搖搖欲墜,引得堂中不少低呼擔憂聲,那女子欲墜卻不墜,面紗也褪去,果然捲髮深窩碧眼非常人模樣,口中不知何時銜下一條幅,上有恭祝千秋四字。

「世子請皇命,賜胡兒舞妓為侯爺祝壽。」那軍務四人這才跪下齊聲拜道。

皇命二字出口,在場的人一愣旋即紛紛起身,定西侯面向皇城方向下跪,一屋子人都呼啦啦的跪下了叩謝皇恩。

再起身定西侯就激動的難以自制,其他人也都說不出話來,世子送的這個份禮太驚人了,胡妓倒也罷了,很多王公貴族家也都有,只是皇帝親賜歌舞可不是誰都能有的。

「這孩子怎麼也不早點說一聲,這,這,又怎麼好驚動了皇上..」定西侯有些語無倫次了。

「回侯爺,世子前日立了新功,俘獲了東奴一個王爺,這胡姬便是其財物,押解回京獻與皇上,皇上大喜要賞世子,因此問要什麼,世子說別的也沒什麼可要的,只是將命在身不得歸家為父盡孝,古書上有老萊子綵衣娛親,他不能在父前盡孝,便想請皇帝賜下些什麼,也算是為父增壽,皇帝很高興,說世子赤誠之心,忠孝兩全,說那些金銀賞賜太俗了,就讓這胡姬替世子算是綵衣娛親吧。」那來人大漢大聲說道。

此話一出,本就多愁善感的定西侯眼裡都閃淚花了,除了一句好好好之外什麼也說不出來。

「世子在外都好吧?」謝氏是女人,可不在乎這個,一面用帕子擦眼淚一面問道,「我知道你們是一向報喜不報憂,他就是磕了碰了你們也不會告訴我…」

那人叩頭。

「大夫人安心,不敢瞞侯爺夫人,世子一切都好,只是年前追擊東奴時受了一箭…」他說道。

此話未落,滿堂就響起低呼聲,謝氏更是一下子坐在椅子上。

「夫人放心,多虧了夫人讓人捎去的靈符玉牌,世子一直貼身帶著,那箭恰好射在玉牌上,人沒事,只是玉牌碎了,世子心裡很愧疚,怕夫人責怪一直沒敢告訴….」那人大聲說道。

謝氏掩面哭。

「都什麼時候了,還為這個愧疚,分不清輕重,求來那個就是為了給他擋災的,這傻孩子,真不知道想的是什麼。」她哭道,一面拉住定西侯的衣袖,「老爺,成哥兒這次可真的能回來了么?三年啊,他在外受了多少苦…」

他們在家錦衣玉食歌舞昇平的,長子在外是拿命玩呢,定西侯只覺心內又酸又澀又喜,兒子出息了做老子面上總是有光,雖然就算是沒這個榮耀,他們定西侯府也能過得很好,但能多得聖心聖恩,總歸是好事,可覺得兒子這榮耀得來實在比別的大家貴族那些子弟們要艱難些,又是憤憤又是不平又是心疼。

「你莫要說這個,男兒家就該為君盡忠殺敵,更何況咱們定西侯便是征戰出身,成哥兒做的很好很好。」定西侯拍著妻子的手整容說道,一面看向那來人,囑咐幾句如此甚好再接再厲的場面話。

來人叩頭稱是。

「世子說最遲年底就回來了。」他又說道。

謝氏聽了帶著淚笑了,滿屋子的人也一疊聲恭喜聲,來人再叩頭給定西侯拜了壽,定西侯命人好好招待,來人才下去了。

餘下的宴席時間所有的話題都是圍繞世子而來,大家樂的湊趣,皇帝欽賜歌舞祝壽,也是歷來其他人家沒有的事,他們定西侯府這次真是面上大大有光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一支繁盛蔭榮合族,所以大家也都是真心的高興,高興之下很多人都喝多了,包括酒量很好的定西侯。

「伯父真是高興了,千杯不醉都醉了,可見酒不醉人人自醉啊。」一個年輕人搖頭晃腦的感嘆道,一面不經意似的看坐在一旁的常雲起,擠眉弄眼的湊過來低笑,「不過也是,三哥,你送的是個假美人,大哥送的可是真美人…」

常雲起抬手用筷子敲了下此人的手。

「怎麼說話呢,再敢背後嚼念我父親,回頭告訴我大哥,等他回來看怎麼揍你。」他笑道。

看來此人沒少挨揍,聞言立刻做出苦惱的樣子告饒。

「別,你們兄弟聯手,一個玩心眼,一個玩拳頭,我可惹不起,從小到大,我都被打的要練成鐵布衫金鐘罩了….」他說道。

常雲起給了他一拳頭,二人哈哈一笑揭過這個話題。

夜色深深時酒宴散了,謝氏服侍吃醉的定西侯睡下,囑咐侍婢好好伺候著喂水,便走出來,丫鬟們幫她卸去裝扮,換上家常衣裳。

「這下好了,世子如此得聖眷,也算是沒白受苦。」幾個尚未退去的婆子欣慰的說道。

謝氏也是一臉的欣慰。

「快些回來吧,他一天不到家,我這心一天就放不下來,哪家的世子會奔波在外啊,我都不知道這孩子怎麼想的….。」她嘆口氣說道,一面帶著幾分厭惡看向外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