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八章小鬧

第八章小鬧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834

素梅等人跪下,也沒人主動告罪,最初的惶恐過後便有些不以為意。

「少夫人,我…」素梅掩著面頰含著淚珠要開口。

「有什麼話等會兒再說。」齊悅打斷她,帶著幾分不耐煩,「一大早的擾人清夢,阿好進來梳頭,阿如準備早飯…」

說罷轉回屋子裡去了,將這些人竟是晾了起來。

素梅咬著下唇,面上又是羞又是氣,又去看阿如。

自挨了那一巴掌後,阿如一直站在一旁沒有說話,此時見她看過來,轉身便走了。

「得意個什麼…」素梅咬唇哼聲低語,將手裡的帕子狠狠的絞來絞去,「跪就跪著,不說出個黑白來,我還不起來呢。」

齊悅坐在梳妝台前,正好能看到院子里,見那群丫頭一開始跪的乖乖的,不一會兒就東倒西歪起來,顯然是很少或者已經很久沒受過這等罪了。

「…原先是跟我們一樣在老夫人跟前的,她老子娘是管車馬的,花了多少打點才將她送到老夫人院里,在姐姐跟前跟條狗子似的獻殷勤….」阿好說道,一面將頭繩咬在嘴裡,一面將齊悅的頭髮打了三個環,「…老夫人不在了,被分到二小姐屋子裡,不知怎麼混的,又到了新進門的姨娘房裡了,這等無根草般的品行,竟然還被提了位,填了姨娘房裡二等丫頭,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夫人你是忘了不知道,姨娘房裡沒得資格配大丫鬟…她就以為自己能跟阿如姐平起平坐了…也不想想,不過是姨娘房裡的,還是個外室抬進來的姨娘…」

齊悅聽得只笑,沒想到這一個丫鬟隊伍都有這麼多彎彎道道,那這一個貴族大家裡人事得多複雜啊。

這定西侯是個新貴,或者說如今這大慶朝立朝沒多久,基本上滿朝都是新貴。

第一代定西侯是開國的功勛,跟著開國皇帝南征北戰,父子兩代掙下這份榮耀家業,傳到如今是從小在蜜罐長大的第三代,老侯爺沒了之後,由嫡長子常榮襲爵,娶了京城大族謝氏家的女兒,生了長子常雲成,十八年前謝氏因病沒了,續室是謝氏的小妹,也就是如今正當家的定西侯夫人,為了和先頭的夫人區分,人稱小謝氏。

「啊?是小姨子嫁了姐夫?」齊悅驚訝的回過頭。

「少夫人別動。」阿好正往她頭上插簪子,忙說道。

「別帶這個了,又不出門,在家裡自在些。」齊悅拉下她的手,笑道,一面激動的問,「你快說說,這小姨子嫁給姐夫的事..」

阿好剛要說什麼,阿如端著飯進來了,正好聽到這一句,便咳了一聲。

「少夫人,吃飯了。」她說道,又瞪了阿好一眼。

阿好很熟悉這眼神,知道自己又說多話說錯話了,吐吐舌頭,忙過來跟著擺飯止住了話頭。

吃的飯還是蘿卜鹹菜小米粥死麵餅子….

「下次發麵烙餅吧,這死面吃的燒心。」齊悅說道。

阿如面色有些羞愧。

「是奴婢魯鈍了。」她說道。

「我一會兒就去廚房問問怎麼做。」阿好在一旁補充道。

齊悅抬眼看這兩人。

「哦。」她恍然,「你們兩個不會做飯?」

怪不得這飯吃的實在是沒有古代豪門的感覺。

聽了這話阿如和阿好有些失笑,她們是陪侍主婦小姐的丫鬟,又不是廚娘,怎麼會學這個。

齊悅也笑了。

「不用問,我來做。」她說道,一面站起身來就往外走。

「少夫人,吃的太少了,再吃點吧。」阿好看著只動了幾口的米粥,忙勸道。

「不急,一會兒再吃。」齊悅擺擺手說道,邁出門。

兩人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只得跟上。

這邊院子里跪的酸疼的素梅等人聽得動靜抬頭見齊悅走出來,立刻跪直了身子,做出一副備受委屈又驕傲的神情,卻不料這位在日上三竿才梳洗打扮完的少夫人看也沒看她們一眼,幾步就進了廚房。

「素梅姐,她要是不叫咱們起,就一直跪著啊?」有丫鬟在後低聲問道。

素梅嘴唇都咬破了,看著那邊的廚房,裡面主僕三人不知道做什麼,隱隱有笑聲傳來。

「跪啊,怕什麼?」她冷笑一聲,回答那丫頭,「以前有威風給她擺的時候比下人還不如,如今過的不如個下人倒想起來擺威風了,倒她能擺出個什麼。」

這少夫人雖說進定西侯府有五年了,其中兩年跟著老夫人,也不是家裡這些丫頭下人誰說見就能見到的,後來這三年更是關在院子消失了一般,大家都不熟悉性情。

「素梅姐姐,你以前在老夫人屋裡,跟少夫人很熟吧?她怎麼個脾氣?」有丫頭低聲問道,「咱們跟著你來了,也好了解一下心裡有個分寸。」

哎呦我的天,這不過是跪一跪,這就酥了?素梅斜眼看了這丫頭一眼,一輩子也就當個四等丫頭吧。

「說起這少夫人。」她帶著幾分鄙夷的笑,「老夫人在的時候,可真是百般疼她,不是我說瞎話,半點沒虛情假意,咱們家那三個小姐反而都靠後了,要不是外人不知道,沒一個能猜出她其實是外邊撿回來的,分明就是個嫡嫡親的老閨女…」

「是少夫人救過老夫人的命…」有丫頭小聲說道。

「救過命?」素梅切了聲,撇了撇嘴,「一個十四五歲的乞飯丫頭,能救的什麼命?也不知道什麼手段,讓老夫人鬼迷了心竅一般,帶進來養也罷了,就當小貓小狗圖的樂,竟然還指給了世子,咱們世子什麼人?」

她說到這裡真是氣得都站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