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七章小打

第七章小打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4157

第二日一早,用粉遮了眼底青的阿如就來伺候少夫人起床。

齊悅早已經起來,因為經歷這種匪夷所思的事,她幾乎沒沒睡著,到天亮時才迷糊了一會兒,正在那裡跟床上擺著的衣裳鬥爭。

「這東西是怎麼穿上的?」齊悅一邊試著往身上套,一邊嘀咕,聽到門響便忙做出剛起床的樣子。

想必丫鬟有幫主人穿衣的一項工作吧。

「少夫人睡得可好?」阿如一面拉開窗帘挽起帳子,晨光便灑進來,屋子裡一下子明媚起來。

「好。」齊悅頂著兩黑眼圈含笑說道。

阿如給她斟了一杯熱茶,齊悅慢慢的含在嘴裡,一面裝作不經意的看著阿如。

阿如捧起床邊的小白瓷盂走過來。

這是漱口盆啊?齊悅一邊很自然的吐在裡面,內心驚嘆,昨晚她研究了好一會兒,這個白瓷做的那叫一個好啊,小巧可愛,以為是觀賞把玩用的,沒想到只不過是一個痰盂。

古代的侯府大家果然吃穿用度不一般啊。

漱完口然後才是吃的茶,齊悅在屋子裡來回走了幾步,伸展下身體。

「今個天不錯啊。」她一面對阿如說道。

聊天最好的開始便是從天氣,古今中外應該都適用吧。

阿如笑著點點頭。

「下過雨,門外的花草都鮮亮的讓人心顫。」她說道,一面遞給齊悅一物。

齊悅接過一看,再次心裡哇哦一聲,牙刷哎。

當然不能跟現代的相比,上面沾的是鹽,齊悅樂滋滋的刷了牙,然後阿如為她洗臉上妝。

真是萬惡的舊社會啊……這也太享受了…

「阿好這丫頭,又貪玩了。」阿如往外張望一面說道。

阿好梳頭梳的好,當初也是因為這個被老夫人給了少夫人,所以梳頭的事一直由她來做。

「急什麼,咱們又沒什麼事。」齊悅說道,一面用首飾盒裡的各種簪子試著將頭髮挽成各種樣子。

「您脾氣好,都把她縱壞了。」阿如笑道,一面說這話,手腳不停的擦拭收拾房間。

「你看我這樣弄的頭髮行不行?」齊悅不時的轉過身問她。

主僕二人一問一答,氣氛輕鬆愉悅,正高興著,聽得門外有爭執聲,其中有阿好的聲音。

「瞧瞧去,怎麼了?」齊悅立刻說道。

阿如就等著這句話呢,聞言忙跑出去。

隨著她的出去,院門也打開了,齊悅能聽到外邊的說話。

「…這是我先摘的荷花…」

「..誰讓你摘了!這是我們姨夫人早說要的…」

「..我們少夫人…」

「..什麼少夫人,別糟蹋了這好花,快給我你這個小蹄子,再廢話撕爛你的嘴…」

緊接著便響起阿好哎呀的痛呼聲,想必是吃虧了。

「你是哪個院子的?怎麼能動手打人呢?」阿如看著眼前將阿好一把推倒在地從她懷裡奪荷花的小丫頭。

因為三年前在齊悅和世子成親的時候,為了喜上加喜,府里發放了一批年紀大了丫鬟,配了小子,成了親,差事也大多換了,所以新上來一批小丫頭,之後她跟著少夫人進了這秋桐院,對這些新人不是很熟悉。

瞧著這個丫頭十二三歲,穿著半新不舊的青衣布衫,青布褲子,長得尖頭尖腦的,正是進不得門的洒掃跑腿用的粗使丫頭。

自從老夫人去了,家裡的規矩真是越來越鬆懈了,這等丫頭難道都沒經過調教?就是認不得人,也該認得阿好的束腰,怎麼還敢如此的張牙舞爪?

阿如說著話,這邊的小丫頭根本就沒理會,別看身子小,動作卻是靈活的很,幾下就奪過了荷花,抬頭看了眼秋桐院,一臉不屑,沖阿如呸了聲,轉頭就跑。

阿如氣的渾身哆嗦,原本冷言冷語也就罷了,面子上見了都還過得去,如今這麼個粗使丫頭就打上門了…

「你給我站住。」她幾步追上去,一把揪住那小丫頭,豎眉喝道,「你跟誰學的規矩?反了你了!」

阿好也跟過來了,趁著阿如抓住她,劈手奪過荷花。

「且不說你我身份大小,是我先摘下的荷花,斷沒有你半路來搶的道理,你這人也太霸道了,滿府的花草你看中的難不成都是你的,別人摘不得?」她氣呼呼的說道。

「你算個什麼,也來教訓我,人說了,你們秋桐院的人連阿貓阿狗都算不上。」小丫頭翹著鼻子說道,一面要推開阿如,又去奪荷花。

阿如知道背後難聽的話很多,沒想到竟然難聽到這種地步。

「少夫人是明媒正娶,老夫人親自定下,請了皇帝旨的,就是我,我阿如好歹也是老夫人跟前的人,竟然說..竟然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你說,是誰說的,我這就告她去,必要將這無法無天沒規沒距的打出去。」她渾身抖得篩糠一般,揪住那小丫頭厲聲喝道。

小丫頭害怕了,眼神躲閃,急著要掙開卻掙不開,乾脆轉頭咬了阿如的手,阿如沒料到這丫頭如此粗野,哎呀一聲縮手,順手就給了這小丫頭一個巴掌。

小丫頭捂著臉跑了。

阿如氣憤不過喊著你別跑追了幾步到底沒追上。

阿好拉著她勸著迴轉院子。

「說是朱姨娘院子里的..」她跟阿如咬耳朵,「外邊來的…上樑不正下樑歪…姐姐別生氣,跟她生氣太丟人了。」

就在兩個月前,由夫人做主,將侯爺在外邊養的一個婦人接回來。

「是啊,連那樣的人都進家門了,還有什麼規矩…」阿如喃喃說道,原本的憤憤被傷心取代,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