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四章此身

第四章此身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145

穿越了,確切的說是借屍還魂了。

這個事實嚇壞了齊悅,作為一個見慣生死的外科醫生,她實在理解不了這種匪夷所思現象。

她對著銅鏡,再次審視如今的自己。

鏡子昏昏的,確切的相貌也看不太清,不過可以肯定是個古典美人,瞧這細眉杏眼的,齊悅挑挑眉,又瞪瞪眼,最後抿嘴一笑,鏡子里的人兒臉上浮現兩個深深的梨渦。

哇哦,齊悅忍不住打個呼哨,要是自己早長成這樣,估計新女友的爹是院長也撼不動前男友堅貞的心了。

再看這年紀,齊悅伸手捏了捏臉,一時忘了是「自己」的,下手重,不由咧嘴嘶了聲。

嗯,皮膚有點不太好,太瘦的緣故吧,不過對於二十七歲高齡的齊悅大媽來說,頗有些年輕七八歲的感覺。

認識了「自己」的相貌,齊悅又將視線落在屋子裡,開始興緻勃勃的這看看那摸摸,看什麼都稀罕,這裡的一切都是鮮活的,帶著人氣,不像在那些民居博物館看到的死氣沉沉,完全讓人體會不到那種古代豪門的奢華生活。

轉來轉去,齊悅的視線猛地停了,看到了那個依舊扔在地上的急救箱,她腦子裡轟的一聲,新鮮好奇頓時消退。

她穿越了!自己是齊悅又不是齊悅了!縱然現代里那個齊悅的身子還在,不管是生還是死,都不是她了,那個世界裡再也沒有她了!

爸爸媽媽哥哥再也見不到自己了!前男友再也不用擔心自己會騷擾到他即將平步青雲的生活了!鄉衛生院的那個傷者再也等不到自己做手術了,當然自然這個能代替,會有別的大夫給他做的….

阿如和阿好在屋子裡換衣服的時候就聽到了隱隱的哭聲傳來,二人對視一眼,顧不得散著頭髮慌忙的跑過來。

少夫人壓抑的哭聲從屋子裡傳出來。

「少夫人,少夫人。」阿如忙喊道,一面就要推門,卻發現門被閂住了,這一下她更害怕了,用力的拍門,「您快開門快開門。」

齊悅坐在地上靠住門抱著急救箱淚水止不住,她一面哭一面打開急救箱,供氧器紗布膠帶聽診器刀剪子等等器械闖入視線…

你們怎麼跟著我來了?她嘴裡喃喃的念道,手一一的撫過這些自己親手挑選的配備。

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我只有你們了….

「少夫人,少夫人,您不要做傻事…」阿如急的不知如何是好,除了裡面的哭聲,一句也得不到回應,想到今天受得驚嚇,又想到一直以來的委屈,她頹然的坐在地上,也開始哭了。

「少夫人,我知道你心裡不好過,可是再不好過,也得過下去…」

「想想老夫人,就是為了她老人家,你也不能做傻事….」

「想想當初老夫人為了你,一直撐到你拜堂,才閉上眼…」

「..你要好好的,把身子養好,等著世子回來了,一定會接你出去的…」

「沒了老夫人,您還有世子…」

阿如說著說著也說不下去了,靠著門哭,跟在她後邊的阿好早已經哭成了淚人。

屋裡屋外的三人就在這雨天里想著自己的傷心事哭的痛快。

秋桐院外,幾個穿著蓑衣斗笠的婆子經過。

「這是怎麼了?」其中一個問道,一面側頭聽,「秋桐院里幹什麼呢?大白天的哭成這樣?」

便有一個笑了。

「剛剛聽說東府的少夫人今個玩了一回上吊自盡,估計這會兒該到停床哭靈的戲碼了。」她說道。

大家被說得都笑起來,先前問話的婦人顯然不知道這一出,皺了皺眉搖了搖頭。

「東府的事,我們就不要亂說了。」她低聲說道,「也是個可憐人….」

婆子們立刻停止了笑,收正神色應聲是。

「走吧,將東西送過去,給侯爺夫人問了好,就趕快回去,咱們那邊也離不開人。」婦人說道。

一行人接著慢行,那婦人在臨轉到夾道時回頭看了眼,雨中秋桐院水氣蒙蒙。

「唉,」她輕輕嘆了口氣,「當初都道是大福,素不知這好日子也有苦水裡泡來的…」

她再次看了眼秋桐院,與婆子們一併轉入夾道去了。

而這邊阿如靠在門上不知道哭了多久,已經哭的沒了力氣,只是獃獃的流淚,然後聽得咯噔一聲,門被打開了。

「少夫人!」兩個丫頭都驚喜的抬起頭。

齊悅看著她們。

「快起來吧,別哭了。」她說道,不知道是哭的緣故還是脖子受傷的緣故,聲音沙啞。

阿如和阿好立刻起來了,含淚點頭。

「該哭的時候就哭,哭過了也沒事了。」齊悅說道,對她們露出一絲笑。

面容青白,眼睛紅腫,這笑容著實算不上好看,但阿如和阿好還是歡喜的又想流淚。

「夫人,請個大夫來..」阿如說道。

「請大夫做什麼?」齊悅搖頭。

阿如愣了下,這才看到少夫人的脖子上裹了白色布,只不過這白色的布看起來挺獨特的,日常沒見過….。

「夫人你..」她不由問道。

「哦這個啊。」齊悅伸手摸了摸,方才對著鏡子,她已經處理好脖子上的傷了,「我弄好了,就不要勞煩外人了。」

也是,說出去也不好看,阿如和阿好點點頭。

「阿好,快去打水給少夫人勻勻臉。」阿如吩咐道。

阿好應聲忙去了,這邊阿如伸手扶齊悅坐下。

年紀輕輕被人這樣攙扶,齊悅覺得怪怪的,但看著丫頭的動作顯然是習慣的,那麼她初來乍到的,還是隨大流不挨揍吧。

阿好端著水進來,跪在她面前。

「少夫人,怎麼了?」阿如和阿好看著猛地站起來的齊悅,不解的問道。

這個這個下跪實在是……齊悅看著兩個丫頭驚詫又擔心的神情,扯扯嘴角笑了笑,又坐下來,任憑二人服侍。

齊悅好奇的看著阿如搬過來一個小小的箱子,上面繪著精美的花紋,這可真古董啊,她不由伸手摩挲,脫胎漆制的。

阿如拉開展出七個小盒,幫她勻面敷粉塗胭脂點口脂。

齊悅看著阿如擦凈自己洗過了的手,從一個小盒子里挖了一小塊膏仔細的抹上去,忍不住要嘖嘖稱讚,連護手霜都有!

做完這個,阿如接過阿好手裡的水盆,阿好起身拿出篦子抿子給齊悅整理頭髮,阿如從窗前盛開的一盆虞美人中掐了一朵給齊悅簪上。

就是去影樓照寫真也沒這樣精細過,齊悅心裡喊道。

「好了,少夫人。」阿如端過來銅鏡,讓齊悅端詳。

齊悅左看右看還忍不住齜牙咧嘴笑一笑,比起剛才鏡子里看到的人更加鮮亮了,轉頭見一旁的兩個丫頭驚訝的看著自己,便忙收正神情,點了點頭。

「少夫人,那我去做飯。」阿好請示道。

這是什麼時候了?齊悅下意識的就抬手腕要看錶,入目是兩個絞花銀鐲子…

「去吧。」她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往外看了看天,雨漸漸的小了,原本陰沉的天也微微放亮。

阿好施禮下去了。

「少夫人,您先躺會兒吧。」阿如伸手來扶她。

「不用了,你也去幫幫忙吧,我想一個人呆會兒。」齊悅搖頭說道。

阿如面上有些擔心,遲疑一刻。

「沒事,你下去吧,已經荒唐過一次,再不會了。」齊悅沖她笑道,說完又補充一句,「嚇到你們了,真對不住。」

阿如眼淚在眼裡打轉。

「少夫人,是奴婢們沒照顧周到。」她哽咽說道。

「不礙你們的事。」齊悅說道,她也不知道跟這個對她來說完全是陌生人的丫頭說什麼,也不敢多說什麼,便言簡意賅,還微微做出不耐煩的樣子擺了擺手。

阿如便立刻不再多說。

「少夫人要什麼就喊我,我就在院子里。」她說道,低頭退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門沒有帶上。

齊悅吐了口氣,端著的身子放了下來,屋子裡安靜下來,她的腦子裡還是亂鬨哄的。

這是真的假的啊,她穿越了?成了別人了?還是古代,天啊,這日子可怎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