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章異魂

第三章異魂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568

齊悅正從山上往下滾。

她伸手拚命的想抓住東西,心裡後悔的要死,幹嘛要為了圖近路走這個山路,一轉眼天就黑了,還下著雪,一腳踏空人就滾了下來,好容易伸手抓住一旁的枯枝樹根,身上背的急救箱隨著慣性重重的砸過來,正中她的腦門,齊悅眼一黑……

不至於就這麼死了吧?那也太可笑了。

這下好了,前途完不完還不知道,小命先玩完了,男朋友,不,前男友還不得佩服死自己的高瞻遠矚啊。

齊悅不由攥緊了手,不甘心啊!

這一攥手她愣了下,貌似死人不該能有這個動作,而且她的意識一直很清醒,身體上還有痛感,緊接著這痛感更加強烈,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她肚子上重重的一擊。

齊悅叫著坐起來,伸手捂住肚子,正好看到從身上滾下的急救箱。

又是這個禍害!

砸完了頭砸肚子,偏偏這次還是進城補貨將箱子塞得滿的不能再滿。

齊悅有些憤憤的抬腳想踹急救箱,一抬腳嚇得她魂飛魄散。

這這是什麼奇怪的衣服?

白裙子?白紗裙?哪有這時候就跟傷者換衣裳的?再說,大冬天的哪個急救醫生給受傷的自己穿這個?腦袋抽筋了吧?大冬天….

這個念頭閃過,齊悅有些怔怔的抬起頭,然後她就看到方才耳邊那刷刷的聲音不是腦震蕩引起的耳鳴,而是外邊真的在下大雨。

齊悅張大嘴一時沒緩過來。

然後她木木的轉動頭,看到古典花雕的木門,窗戶,舊民居古風建築中常見的圓洞門,再往裡還能看到垂著幔帳的床…..

脖子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蓋過了身體其他部分的痛,齊悅下意識伸手摸過去。

「勒痕瘀傷….」她職業習慣的喃喃說道,然後她抬起頭,看到沒有吊頂樑柱椽子裸露在外的屋頂,一條白布正從樑上垂下晃啊晃。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伴著哭喊聲穿透雨聲從外邊傳來。

齊悅從樑上收回視線,看向門外,就見一群人湧進來,越來越近看得越來越清楚,齊悅不由揉了揉眼睛。

「我的媽呀,我是在做夢吧?」她喃喃說道。

這一群人的確是人,但卻不是她熟悉的那些人,她們不管老少,都梳著髮鬢,穿著現代人絕不會穿的衣服,似乎從畫里電視里以及古代墓葬的壁畫里走出來的….

帶著新鮮的土腥味,而且還是有聲的。

「…哭,哭,哭什麼哭,一會兒有你們哭的時候…」

「..嗚嗚嗚劉媽媽快些告訴侯爺夫人去….」

這群人一邊走還一邊說話還有哭的。

她們腳步飛快邁上了台階,阿如淚流滿面往這邊看了眼。

「少夫人她…」她哽咽說道,話說一半卡在了嗓子眼。

齊悅坐在地上,眼珠一錯不錯的看著她們,沒有血色的嘴微微的張著。

阿如伸手捂住臉。

兩聲尖叫同時劃破眾人的耳膜。

「鬼啊。」

相比於叫著癱軟在地上渾身發抖的阿如,齊悅則是一面叫著一面手腳並用的向後逃去。

「你這個死小蹄子!」為首的婦人被這陡然的喊聲嚇得差點摔倒,在看清那個雖然狼狽但動作不失靈活的身影鑽入內室,心裡頓時明鏡一般揣測了前因後果,原本惶惶不安的臉色立刻沉下來,抬腳就踢坐在腳邊還在尖叫的阿如,「來人,撕爛她的嘴,留著這張惹是生非的嘴有什麼用!」

立刻有三四個婦人湧上來手腳並用的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通打。

阿如哭著躲閃,原本隨著阿如尖叫便癱軟在人後的阿好哭著擠過來,擋著這些婆子,口裡喊著真不是哄媽媽們的,少夫人真的懸樑自盡了…

但那句少夫人真的死了的話卻再沒說出口。二個丫頭這短短一刻受了這兩場驚嚇,抖的篩糠一般哭的上不來氣。

為首的婦人憤憤的瞪了這兩人一眼,抬腳邁進來,先是抬頭看到樑上的白布,面上浮現一絲冷笑。

「少夫人。」她開口喚道。

屋子裡不見有人回答。

「少夫人,您還有別的吩咐沒?」她也不要回答,不陰不陽的問道。

裡面依舊無人回答。

「您要是沒有別的事,老奴就先下去了,如今府里人多事雜,夫人身子又不好,兩個小姐幫著理家,偏又趕上姑夫人家有白事,這些喪儀里往的半點馬虎不得,實在是委屈少夫人了,等老奴得閑了,再來陪少夫人玩。」婦人緩緩說出這一大段話,便也不等裡面有沒有答話,轉身就走。

「劉媽媽,這..」有婦人指了指樑上掛著的白布,請示。

這婦人斜眼看了內里,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嗤笑。

「留著吧,少夫人身子不好,爬上爬下的也不方便,下次再用也容易些。」她淡淡說道。

這話可真是大逆不道了,不過屋子裡的婦人們卻沒有半點惶恐驚訝,反而都露出笑。

「瞧著急的,連傘都沒顧上撐,衣服都濕了,快去吩咐廚房熬了湯給媽媽驅寒。」另有婦人吩咐道。

便有小丫頭蹬蹬的跑去了,這邊大家撐傘的撐傘,引路的引路,擁著這婦人出去。

這婦人走出來,微微斜看了還在地上縮著的兩個丫頭。

感覺到那視線刺的脊背發涼,兩個丫頭不由更縮在一起。

「幸好我沒聽你的話,去告訴侯爺夫人,要不然我老骨頭一把,臨了臨了被你們這兩個年輕人兒玩散架了..」她慢慢說道,「阿如,你當初也是跟著老夫人的,怎麼如今不說長進,反而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