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章驚魂

第二章驚魂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2-09 04:57  字數:3980

時光倒流千年,廣闊天空下覆蓋的是大慶王朝。

寶元六年夏,定西侯府。

清晨的雨已經下了好一會兒了,正值飯時,來往的僕婦丫鬟們都撐著傘,各色的衣裳各色的傘交織在一起,如同七彩的雲,其間夾雜著你踩了我的鞋,你濺濕了我的裙的笑鬧聲,精美的器具掩不住飯菜的香味,一路走過,站在廊角下的一個小丫頭不由吸了吸鼻子,咽了口口水。

小丫頭十四五歲,穿著青布小衫褲子,這是定西侯府最普通的丫鬟裝束,但不普通的是她束的是紅腰帶,這可是定西侯府二等丫頭才能用的顏色。

這一青一紅形成鮮明的對比,格外的引人注目,但進進出出來來往往的人卻看也不看她一眼,如同是空氣。

小丫頭一手拎著一個籃子,一手揉了揉肚子,眼巴巴的望著廚房門口,漸漸的人來往來的少了。

一個身材矮胖的婦人邁出來,在她身後緊緊跟著四五個婆子都爭搶著給她舉著傘。

「我說你們都驚醒著點,都是多少年的老人了,可別失了身份,該做的要做到,不該拿的呢別拿,眼皮子呢放開點,我可告訴你們…」婦人慢聲細語的說道,聲音帶著幾分倨傲,說到這裡,她停下腳。

她一停下,身後的婆子們立刻都停了,帶著恭維討好的笑看著她。

「…要是有誰丟了我的臉,可別怪我不給她臉面,攆出去的可不是一個人,到時候跟我哭一大家子沒活路,我可管不了。」婦人似笑非笑的說道,微微抬起手點著這些人,白白胖胖的手腕上露出兩個赤金的鐲子。

「董娘子這可是白囑咐了,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哪裡能幹著不著調的事。」一個馬面婦人陪笑道。

「是啊是啊,我們要是這都還要董娘子來教,那可真是白活了,趁早離了這裡的好。」大家紛紛附和道。

這是定西侯府掌管上房廚房的管事娘子,董娘子。

小丫頭咬了咬下唇,從廊角衝出來,冒著雨就站到了這群人的前面。

董娘子正露出滿意的笑,想要打趣幾句,就有人突然站到面前,因為跑得急啪嗒啪嗒的濺起一片水花,在她那松花色的馬面裙上留下印記。

「哎呦作死啊。」旁邊的婦人們喊道,眼角的餘光掃到來人的青衣,立刻揚手就打了一巴掌。

這些婦人粗壯,小丫頭被打在肩膀上一個趔趄,手裡的籃子掉在地上。

「哎,這不是…」董娘子定睛看清站在眼前的人,尤其是那紅束腰,不由愣了下。

動手打人的婦人這也才看到了,不由嚇了一跳,她可是個三等粗使婆子,這上房的二等丫鬟可是惹不起的,慣性的腿一彎。

「是阿好啊。」董娘子說道,聲音拉得細長。

聽到阿好這個名字,那彎了腿的婦人頓時又站直了,鬆了口氣,還覺得自己受了驚嚇瞪了那丫鬟一眼。

阿好站在雨中,很快就被雨水打濕了,頭髮貼在頭上臉上,越發顯得狼狽。

「董娘子,我,我們少夫人的…」她顫聲說道。

「少夫人怎麼了?有什麼要吩咐的?」董娘子問道,笑眯眯態度和藹的看著她。

「少夫人讓問一問,這個月的定例可能撥下來了?」阿好說道,抬起頭看了這董娘子一眼,不知道是嚇得還是被雨水淋的,小臉青白。

董娘子面色一冷。

「怎麼?秋桐院的分例你們又忘了?」她不咸不淡的說道。

原本聽著小丫頭告狀,再看董娘子冷了臉,婆子們都有些害怕,正想著怎麼求饒認錯,卻聽到問出這麼一句話,頓時又笑了。

「真是該打,」一個婦人抬手輕輕的做樣子打了自己臉一下,懊惱的說道,「竟是忘了!」

她說這話看向那小丫頭,略微矮身施禮。

「姑娘打我吧,聽說三小姐染了風寒,就慌了神,趕著採買吩咐的清淡飯菜果蔬,我是老了老了不中用了,經不的事,記了這個忘了那個…」她笑吟吟的說道。

小丫頭哪裡敢打她。

「媽媽說笑了,自然是三小姐的病重」她咬著下唇低聲說道。

董娘子面上露出笑容,旋即又是一冷。

「都傻了啊,姑娘淋著雨呢。」她說道。

此話一出口,四周的婆子們似乎才看到眼前的人兒已經被雨水澆成落湯雞了,忙亂的上前給她撐傘。

「怎麼這個天出來了..」

「不拘派誰來說一聲就是了…」

「姑娘還親自跑過來…」

大家紛紛說道,心疼關切之情滿滿。

「再忙也別耽誤了該做的活兒,再有下次,可別怪我不留情面。」董娘子對著這些婦人搖頭笑道。

婆子們紛紛發誓賭咒說絕不會。

「那我就先走了。」董娘子說道,又看那阿好,「阿好,缺什麼就來跟我說。」

阿好渾身發抖的點頭道謝。

董娘子走了,院子里的婆子說笑著迴轉,從小姐誇了那道菜好吃賞了幾個錢一直說到門房的四寶穿的是哪個丫頭給做的鞋,直到阿好跟著她們進了屋子,其中一個才剛看到她一般。

「姑娘怎麼還沒走?」她問道。

阿好低頭看著自己空空的籃子。

「哎呀,東西我們讓人親自送去,下著雨,路不好走,哪裡能讓姑娘拎著?」那婦人笑道,一面對著另外幾個婦人吩咐,「老姐姐們,聽到沒,快些將東西備好,給少夫人送去。」

屋子裡響起笑著的七零八落的應答聲。

「我…」阿好遲疑一刻,還要說什麼,卻被那婦人連推帶拉的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