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6章不肯妥協

第46章不肯妥協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28 01:27  字數:3505

榮慧卿似乎一無所知,轉頭看向聖女,興高采烈地道:「聖女大人,我也化神了!」

聖女眨了眨眼,再看榮慧卿的眼睛,依然澄澈純凈,蔚藍的眸子如同秋日的長空一樣動人,剛才看到的神意完全無影無蹤,看來是自己太緊張,以致眼花了……

聖女有意把這個可怕的念頭拋之腦後,含笑點頭,想要近前拉拉她的手,卻不知為何,這一步怎麼也邁不出去,只動了動,就在原地站定,擔心地問道:「你還好吧?那魏卿卿呢?」

在聖教宗半神之軀裡面發生的事,外面的這幾個人都不知道。他們只看見五彩的光華亮了又滅,滅了又亮,最後聖教宗的半神之軀消失了,只有一個光球出現,遁入榮慧卿的身體裡面。

因為這個光球散發出純凈的光明之氣,他們倒是沒有懷疑是魏卿卿的魂體。

對於修士來說,功法好似他們的第二生命,有著不可更改的痕迹。別的可以偽裝,功法散發的氣息和靈力偽裝不了。

榮慧卿旭日訣的功法的氣息,就是獨一無二的,跟光明之神散發的氣息極為相近。

除了榮慧卿本人,他們不認為有其他人有這種獨特的氣息。

榮慧卿繪聲繪色地把在聖教宗半神之軀裡面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當聽見是魏卿卿的元嬰自爆,才讓聖教宗的半神之軀開始消散,他們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有別的原因。」聖子笑了笑,鬆了一口氣。

聖子和聖女交換了一個眼色。

聖子走到榮慧卿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著道:「你趕快回去鞏固修為,三日之後,光明神殿會向五州大陸宣告你的真正身份,還有光明之女誕生,你將成為光明神殿新的最高供奉!」

聖教宗被榮慧卿的魂體吸收,掌教被魏卿卿的元嬰吸收,後來魏卿卿的元嬰又自爆,只留下榮慧卿的魂體,而且光明之神降下神諭,毫無疑問,她肯定就是真正的光明之女。

聖子感慨地道:「天意真是不可測。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居然還是應到你身上。」

榮慧卿想起聖女跟她說起過,光明之女,其實是承載女媧神意的容器,大吃一驚,正要反駁,卻聽見聖女對她傳音道:「不要反對,不要拒絕。晚上來我的洞府,我們再仔細商議。」

榮慧卿心裡一凜,忙接話道:「這個『光明之女』的身份,得來真是一波三折。」說著又抿嘴笑道:「也許註定要經歷這些波折,我才能成為光明之女吧。」

聖女站在一旁,微笑著看著她,一幅與有榮焉的樣子。

聖子看了聖女一眼,轉身道:「我們走吧,慧卿也要和羅辰好好聚一聚,我們不要在這裡打擾他們。」

聖女只好跟著出去,在門口的時候回頭道:「你們也回去吧。通天塔里,還是不要久待的好。」

聖女和聖子走出通天塔,跟通天塔前聚集的光明神殿弟子說了幾句話,就讓他們散去了。

看著那些弟子遠走的背影,聖子背著手,皺著眉頭道:「光明之女既然出現,我們要加快搜尋女媧神意的步伐了。可是我們光明神殿尋了這麼久,女媧神意至今渺無蹤跡,也到底是遺漏了哪個地方呢?」

光明神殿自創立以來,就是為了搜尋女媧神意,好送她重返神界。

聖女執掌黑夜,聖子裁決光明,其實就是分做兩撥人馬,夜以繼日,不眠不休地在人界搜尋女媧的神意。

數百萬年,他們沒有任何收穫。

聖女嘆一口氣,搖頭道:「神意有自己的方向,我們只能追隨她的腳步,永遠無法預測她下一步,會做些什麼。別想那麼多了,繼續我們的要做的事情,直到我們卸任,將膽子交給下一任聖女和聖子。」說著又有些躊躇,「真的要宣布慧卿是光明之女嗎?我的意思是,是不是緩一緩?等女媧神意有眉目的時候,再宣布。」

聖子偏頭想了想,點頭道:「這樣也好。那就宣布她是下一屆聖女吧。」說完深深看著聖女,「你不是說,有人在等你,你一直想去見他嗎?」

聖女怔忡不已,搖頭道:「我不想做聖女,並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現在有了更好的人選。——光明神殿的職位,從來都是有能者居之。」

通天塔內,榮慧卿看著聖女和聖子走出了通天塔,才轉身看向羅辰。

她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轉為一臉擔心。

抬起手,輕撫羅辰銀白色的長髮,她問道:「辰叔,你還沒說,你的長髮怎麼會變白了?」

「當然是為你擔驚受怕,才變白的。你沒見父母為了子女,都操心得滿頭白髮嗎?」一個細小的聲音響起來,緊接著,一直深棕色的花栗鼠跳上羅辰的肩膀,叉腰對榮慧卿說道。

怎麼扯到父母和子女上面去了?

榮慧卿囧了囧,拍了肯肯一下,瞪起眼睛道:「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亂比喻,哪有這麼比的?辰叔是我的雙修道侶,不是……」話沒說完,她不好意思說下去。

羅辰自從榮慧卿醒過來,就一直一眨不眨地看著她,看著她的一顰一笑,一喜一怒,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看見她和肯肯嬉笑怒罵的樣子,羅辰覺得放心了。——如果是「她」,是絕對不會露出這種表情的。

「她」的身姿,永遠是在最佳狀態時出現。就算是被人暗算,毀掉神軀,墮入三千界的時候,她也能在最後關頭,對他回眸一笑,從容將他送出大荒山……

在那樣危急的關頭,她放棄了自救的機會,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