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8章緣之所起

第38章緣之所起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21 11:48  字數:3721

浩瀚的星空,無數恆星漂浮來去。////◎◎

兩個相近的大圓球上,面對面站著一個白衣人,一個黑衣人。

榮慧卿淚眼迷離,看著一個小小的女孩突然被扔到這片星空。她選擇了那個白衣人,往他那邊飛過去。

白衣人正好一掌揮出,凌厲的勁風將小女孩擊飛。

下一刻,小女孩跌落在白衣人腳邊,奄奄一息。

在黑衣人的嘲笑聲中,白衣人拔出自己身上的肋骨,和小女孩對換……

「你怎麼啦?聖女為難你了?」羅辰走到榮慧卿近前,他的容貌,和榮慧卿記憶里的那個白衣人重疊起來。

原來就是他。

榮慧卿撫了撫自己的左肋,那裡有一根肋骨,來自他。

伸出手,撫上羅辰的胸膛,那裡也有一根肋骨,來自她。

原來從那麼早之前,他們就骨肉相連了。

榮慧卿抱住羅辰的腰,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之上。

無數的花中精靈飛了過來,好奇地繞著他們轉來轉去。

羅辰看著覺得煩,抱起榮慧卿,問道:「你的洞府在哪裡?」

榮慧卿指了指不遠處的地方。

羅辰身形閃動,帶著榮慧卿回到她的洞府。

其實這是魏卿卿的洞府,她現在被聖女帶走備用,這個洞府就歸榮慧卿一個人住了。她還沒有來得及在這裡設下陣法和結界,目前就跟空心洞一樣,誰都可以來去自如。

羅辰四下里看了看,眉頭緊皺,還是布下結界,問榮慧卿:「你這些日子。就住在這裡?」

榮慧卿點點頭,雙臂伸展,做了個自由呼吸的動作,「這本來是魏卿卿的洞府,我是借住。現在她翹辮子,這裡就歸我了。」

「魏卿卿?就是你娘的那個假女兒?」羅辰知道這一段往事,也知道榮慧卿曾經很痛苦,不知道為何聖女會把魏卿卿當做是她。

榮慧卿就把剛才在聖女那裡了解的當年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原來兜了這樣一個大圈子。」羅辰感慨。他早知道榮慧卿的娘管鳳女跟光明神殿糾葛不淺,不過現在才知道。原來這種種事端,都跟榮慧卿有關。

「你的出世,可算是顛覆了光明神殿。嘖嘖,真看不出來,一個沒有靈根的小妞兒。也能折損光明神殿的聖教宗和掌教。」羅辰煞有其事地取笑榮慧卿。

榮慧卿偎到羅辰懷裡,低聲道:「你救了我一命,又給了我一根肋骨,為何從來不跟我提起?——那個跟你爭鬥的黑衣人是誰?」

羅辰一窒,雙臂僵在空中,過了半晌才垂下來,放在榮慧卿肩上。「你想起來了?我封印了你的記憶,你是如何想起來的?」對那黑衣人的問題避而不談。

摸了摸榮慧卿面頰,羅辰又是一驚,「你已經是結丹後期大圓滿了?這才幾天功夫?」

榮慧卿抬頭。又是得意,又是疑惑,「你還記得大荒山嗎?我覺得這裡和大荒山一樣,特別適合我修鍊。我就煉了一下午。就從結丹中期,突破到結丹後期大圓滿。」

羅辰皺起眉頭。退後兩步,仔細打量榮慧卿,雙臂抱在胸前,很是擔憂地問道:「這個地方會不會有問題?你晉級太快,根基不穩,恐怕到結嬰的時候,會有坎過不去。」

榮慧卿倒不覺得,搖了搖頭,「我感覺還好,沒有阻障的情形出現,應該不會有大礙。」

說完再上前一步,拽著羅辰坐下,靠在他肩頭,一刻也不想跟他分開。

「他們知道你是魔界中人,可還是讓你入了光明神殿,你不覺得這才是有問題嗎?」榮慧卿對羅辰傳音道。

軟軟的身體偎在身邊,耳邊是她糯糯軟軟的嗓音,吐氣如蘭,拂面楊柳風,羅辰終於把持不住,一手將榮慧卿抱過來坐在懷裡,一手掀開她的袍子,從內里鑽了進去,重重地撫上她豐軟嫩生的胸脯。

「有什麼問題?我早知道光明神殿對人、魔的執念沒有別的地方大。當年我統率魔界大軍進入人界的時候,光明神殿的高手可是袖手旁觀的。」羅辰說得譏誚,手上卻一點也不容情,很快將榮慧卿裡面的衣衫扯了下來,只留一件外袍鬆鬆地披在身上。

榮慧卿略略推拒了一下,就任他為所欲為了。

他們很久沒有在一處了,她也有些想他……

坐在羅辰的腿上載沉載浮,榮慧卿的腦子裡昏昏沉沉的,想著自己和羅辰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羅辰是魔界中人,他**難消還有個說得過去的解釋,自己卻是人界的修行中人,而且已經是結丹後期大圓滿的修士。

據說修為越高,這些作為凡人的**就會越少。

可是榮慧卿不覺得自己作為凡人的**有減少。至少在這方面,她和羅辰一樣渴望。

難道她真的是魔界餘孽?

羅辰彷彿聽到了榮慧卿的心聲,悶聲道:「專心點!」一把握住她的腰,使勁上下樁動起來,「你有**,是因為你有我的肋骨,你有魔界之骨,你的靈根從此而來,所以無論你的修為有多高,你都不會無欲無求。」

榮慧卿猛然醒悟過來。她倒是忘了這一岔了。

她身上的肋骨,可不是什麼聖物。——那是魔王之骨。

難怪聖教宗說她會是魔界餘孽,而且從污穢之地而來。一點都沒有說錯……

榮慧卿心情複雜,抱緊了羅辰,任他抱著自己起起伏伏,融會貫通。

一時雲散雨歇,榮慧卿懶懶地靠坐在羅辰身上,任他給自己清理乾淨。

說來也怪,他們並沒有拿對方採補的意思。

但是每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