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5章聖女的記憶

第35章聖女的記憶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18 11:02  字數:4067

>榮慧卿聽得滿臉驚訝,卻又喃喃地說不出話來。

聖女的口氣卻又一變,有些複雜地看著榮慧卿,「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們做好準備,要逃離光明神殿之時,光明神殿遇到一個自從光明神殿出現在人界之後,最厲害的一個強敵······」

聖女雙手盤起,狀如蓮花,正是佛宗最神秘的輪迴大手印。以光明之力,轉輪迴之輪,聖女從自己的記憶里成功地抽出當年的情形,展現在榮慧卿面前。

通天塔前黑雲環繞,黑沉沉的天空從頂上壓下來,像是有十萬天兵天將躲在雲層後頭,只等妖魔鬼怪跳上雲頭的時候,就一棒子砸下來,砸入十八層地獄。

而事實上,讓整個光明神殿如臨大敵般對待的,只有一個身著黑袍的女子,蒼白著臉,赤著雙足,駕著一朵蓮花般的雲彩,浮浮沉沉來到通天塔前。

她眉眼模糊,在聖女的記憶里看得不真切,只感覺到她的修為高得讓人難以想像,應該是比大乘還高的修為,她一身的氣勢,還有她身周縈繞的一層層若有若無的霧氣,卻讓榮慧卿有股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識之感。

「…···將光明之女交出來,我就饒你們不死。」那女子吐出一句冰冷的話,看得榮慧卿心驚膽戰。

光明神殿是什麼樣的地方?——在五州大陸,那是神一樣的存在。

可是在這黑袍女子口中,就跟她面對的是龍虎門這樣不入流的宗門一樣,她一巴掌就能捏死他們所有人。

光明神殿的人當然不受威脅,一個個悍不畏死地衝上雲頭,和她打鬥起來。

她的修為如此之高,不過在光明神殿的地界兒,她的修為好像好似受到一定的桎梏,並不能完全發揮出來。

數個煉虛期的光明神殿弟子一起和她拚命,她也不能輕輕鬆鬆就做掉他們。

通天塔前霞光閃爍·無數法寶器靈四下飛騰,繞著那黑袍女子一個人斗的不可開交。

榮慧卿雖然看得目眩神秘,可是她也知道,這麼多光明神殿的大拿都拿不下那黑袍女子·可見她有多厲害…···

爭鬥還在繼續,而那黑袍女子眼見得天空中的黑雲越來越厚重,而在那無邊無際的黑雲邊上,一縷銀光逐漸亮了起來,給那黑雲鑲上一道金邊。陽光逐漸從雲層中照出來,落到通天塔上。那些黑雲的銀邊跟著慢慢耀目起來,變成五彩的霞光·將黑雲的銀邊也變做五彩。

黑袍女子看見這黑雲邊上鑲嵌著的五彩霞光,似乎越發著急,發出一聲清叱,如鸞鳥出岫,整個人突然一分為二,一個黑袍女子依然和光神殿的弟子激斗,另一個黑袍女子卻化作一道流星閃電,倏地一聲離開原地·鑽入通天塔內。

通天塔的最頂樓里,上一任聖女管鳳女正滿頭大汗,到了要臨產的關頭。

這個孩子關係重大·光明神殿里所有最高職司的修士,都守在了產房外頭。

上一任聖子榮和飛,陣法樞機榮星弘,掌教,現任聖女管輕紗,聖子,還有符樞機,都並肩立在產房門外,守護著管鳳女的安全。

榮慧卿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爹爹。雖然和那個山裡樸實漢子的形象完全不同,榮慧卿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這種父女血脈相連的天性·是到哪裡都截不斷的。

那黑袍女子來到管鳳女產房門前,看著諸多嚴陣以待的光明神殿高層,哈哈一笑,「蚍蜉也想撼大樹。就憑你們?實在是異想天開!」整個人又化為一道流星,如閃電一般衝破他們的阻撓,往門裡進去了。

外面的修士面面相覷·跟著奔向屋裡。

可是他們已經來遲一步。

那黑袍女子看見正在產床上生產的管鳳女,一掌揮出,一股凌厲的靈氣呼嘯著直衝管鳳女的肚子。

管鳳女正是最虛弱的時候,她也沒有料到,無論是她丈夫榮和飛設下的陣法,還是光明神殿的掌教設下的結界,都沒有能攔的住那黑袍女子的靈力。

砰!

那股靈力直直地擊中她硬如磐石,正一陣陣緊縮的腹部。

管鳳女隆起的肚腹里一陣劇痛,被那黑袍女子一陣痛擊,管鳳女頓時提前破水,一股羊水嘩嘩的流了出來,打濕了她身下的床鋪。

再下一刻,一個通體漆黑的女嬰順著嘩嘩的羊水流出了產道,落入產婆手裡。

那女嬰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僵硬地躺在產婆手上。

「哈哈,光明之女竟是這個樣兒的。幸虧我來得快,提前送你下地獄,不然讓你得了機會,轉世重生,我可是虧大發了。」那黑袍女子哈哈大笑,心情極為舒暢。確認那女嬰已死,才翩然從窗口跳下,如一隻黑色大葉蝶一樣,往塔底飛去。

光明神殿聖教宗的聲音突然在眾人耳邊響起來,「留住她····…殺了她···…」

掌教第一個跳了起來,往窗外躍出去,不加思索地攔住那黑袍女子的去路。

整個光明神殿,除了從來不露面的聖教宗,修為最高的就是掌教。

掌教拼盡全力一擊,居然也將那黑袍女子從雲端打落到半空中,急急地往下墜。

黑袍女子大驚,沒想到光明神殿也有能傷到她的人。她袍袖一拂,更大的雲霧出現在眾人面前,將她和掌教都圈了進去。

等雲霧散盡的時候,那黑袍女子已經不見蹤影,掌教軀體破碎,躺在通天塔下,只有元神得以逃脫,回到了通天塔的個神秘的小房間里。

而管鳳女的產房裡,畫面突地盪起一陣漣漪,就如錄影機倒帶重播一樣,又一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