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2章突破

第32章突破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15 14:05  字數:3555

「那就是說,聖子還是站在我們這邊的?」不知不覺間,榮慧卿已經將光明神殿分成了兩派,一派是自己人,「我們」。一派是別人,潛在的敵人。

聖女笑了笑,坐到自己的座椅上,揮手讓榮慧卿出去。

榮慧卿一直等著羅辰那事的結果,不捨得出去,陪笑問道:「聖女小姨大人,煉器樞機的事……」

聖女想起這事,一股無名之火油然而生,瞪著榮慧卿怒道:「跪下!」

聖女威壓還沒有放出,榮慧卿已經不由自主雙膝一軟,跪了下來。

她的膝蓋向來很硬,從來不跪別人。

可是聖女一個眼神,榮慧卿就只有滿心服從的份兒。

這就是高階修士對低階修士自然而然的威懾吧。

榮慧卿不知道聖女為何讓她跪下,滿臉委屈地道:「小姨,我哪裡做錯了嗎?」

聖女不放心,又在洞府里加了一層結界,才對榮慧卿傳音道:「哪裡做錯?——你居然跟一個魔界中人結為雙修道侶!你還要不要命了?這事要是傳出去,你就全毀了!」

榮慧卿大驚,「小姨……你怎麼知道的?」完了,羅辰是不是已經……

榮慧卿生出一股無窮的勇氣,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就要往洞府外衝過去。

聖女身形一閃,站到了榮慧卿面前,低聲呵斥道:「回去跪著!——你想去哪裡?」

榮慧卿握緊拳頭,沉聲道:「你既然知道了辰叔是魔界中人,你們把他怎樣了?——我要去救他!」

聖女氣得反倒笑了,「救他?就憑你?——如果被你救了,我光明神殿這麼多能人異士都可以去死了。」說得斬釘截鐵,讓榮慧卿心裡的恐懼更盛。

榮慧卿咬牙。唰的一聲亮出日月雙鉤,對聖女道:「如果救不了,就跟他死在一起算了!」

聖女冷笑,「同生共死?他也配?——一個魔界餘孽,理應獻祭給光明之神!」

「不——!」榮慧卿狂吼一聲,全身靈力流轉,和聖女洞府的天地元氣突然達到了一個平衡。

無數的天地元氣頓時如漩渦一樣,以榮慧卿為中心,往她頭上灌了進去。

榮慧卿的面頰頓時變得血紅。全身不受控制的膨脹起來。

聖女吃了一驚,立刻盤膝坐下,幫榮慧卿護法,指揮著那些天地元氣有次序地往她頭頂的百匯穴灌注下去。

榮慧卿的五感六識似乎被關閉一樣,她感知不到外界的氣息和反應。只徜徉在一片溫暖如春的元氣之海里。

她的神魂穿過無邊的元氣之海,往遠方最明亮的那個地方飛越而去。

一路行來,似乎是在浩瀚的星空裡面,她看見日升日落,月圓月缺,看見星辰宇宙在莽荒之中誕生,又在黑洞之中結束。而在浩瀚星空的一角,她似乎窺見了無數頂天立地的巨人,還有無數白光穿梭飛翔,像是無數生靈在激烈搏鬥之中。

榮慧卿非常好奇。想靠近看一看,可是那邊好像有一道無形的結界,阻擋了她的腳步。

榮慧卿有些可惜。如果肯肯在這裡就好了。肯肯可以無視任何結界……

四周的星空突然沉寂下來,榮慧卿漂浮在一片星雲當中。發現已經離遠處最明亮的那個地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快要靠近那個地方的時候,那個地方卻如同爆炸的星雲一樣,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一股衝擊波唰地一下從那最明亮的地方輻射而來。

榮慧卿恍惚地看著遠處的景象,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糟了,是誰把天捅了一個窟窿……

衝擊波沖刷到榮慧卿身邊,將她狠狠地從這一片星空推了出去。

榮慧卿大叫一聲,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是置身在聖女的洞府裡面。

這裡的天地元氣似乎被她一攪而空,稀薄的可怕,而聖女滿臉蒼白,盤膝坐在她身邊,搖搖欲墜。

榮慧卿忙收起手上的日月雙鉤,將聖女扶起來,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靈力給她注入進去,然後還將自己煉製的一顆七品養靈丹給聖女服下。

聖女對榮慧卿沒有抗拒,很快就服下靈丹,開始煉化。

榮慧卿一心專註在聖女身上,等她恢復過來,才憂心忡忡地問道:「這裡的天地元氣怎麼突然變得稀薄了?這可怎麼好?要如何補充呢?」

聖女微微一笑,放出神識感知一下,便欣慰地道:「你啊,你已經是結丹後期了,你沒有發現嗎?」

榮慧卿大驚,回觀自身,果然已經突破了結丹中期,直接進入了結丹後期大圓滿……

這是什麼節奏?

這是要結嬰的前奏啊……

榮慧卿一時呆在那裡。

聖女恢復了靈力,雙手連揮,連使七個大手印,將此地的陣法結界解開。

洞府外界的天地元氣一擁而入,將這裡的元氣補足。

「唉,新注入的元氣,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和我融為一體。」聖女輕輕嘆息一聲。

榮慧卿大致猜到,剛才她在激憤焦慮之中,將這裡的天地元氣幾乎消耗殆盡,才順利晉級。

這裡的天地元氣,果然非常適合她修鍊。

不過榮慧卿想起羅辰,心裡還是一沉。

如果這裡不接受羅辰,她也不會待下去。

「聖女大人,我要去見辰叔。請告訴我他在哪裡。」榮慧卿恢復彬彬有禮的樣子,對聖女沒有剛才熟不拘禮。

聖女笑著搖頭,「你這個樣子,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在五州大陸活下來的。」

像個炮仗一樣,一碰就炸,一點就著。

榮慧卿笑了笑,輕聲道:「我能活下來,都靠了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