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9章繩命更加玄幻了(情到深處

第29章繩命更加玄幻了(情到深處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13 02:57  字數:3599

>榮慧卿對於這個處置很是不滿,嘟噥道:「她想殺我卻只是讓她禁足,這代價也忒小了吧?不是說光明神殿嚴禁同門相殘?——就這麼點處罰力度,光明神殿的弟子還真是聽話的小綿羊」

聖子聽見榮慧卿的嘟嘟囔囔,溫言笑道:「你還不是光明神殿的弟子。

」意思是,榮慧卿還不夠享受「同門相殘」的特殊待遇。

榮慧卿一時被噎了回去,只好瞪了魏卿卿一眼。

魏卿卿身上的傷口還需要包紮,她早被兩個服侍她的光明神殿的僕人扶起來,送到一旁的屋子裡去了。

「她會禁足半年,這半年時間,她都不能離開這個洞府,也夠了。再說,你是結丹修士,她才築基,說她能害你,不是讓人笑話你?」聖子居然打趣起來。

榮慧卿一時也忘了氣憤,好奇地跟在聖子身後,走出了魏卿卿的洞府。

「跟我來。」聖子托住了榮慧卿的胳膊。

榮慧卿似乎只眨了一下眼睛,就發現自己來到了另一座山上。

和聖女居住的山峰一樣,聖子的山峰也有諸多的重檐飛頂,不過比聖女的山峰多一些的東西,就是那些在天邊無憂無慮飛翔的仙鶴。

榮慧卿還從來沒有在同一個地方,見過這麼多的仙鶴。

雖然在修行界,仙鶴一直是高階修士坐騎的標準配置,可是對於一直在下層修行界打轉的榮慧卿來說,還是很少見到仙鶴的。

聖子長嘯一聲,兩隻仙鶴從天上飛了下來,落地變成兩個彬彬有禮的三尺童子,笑嘻嘻地跑上來,行禮問道:「大人回來了,這位美貌的姑娘是哪裡來的?」

榮慧卿好奇地打量兩個仙鶴童子,甚至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其中一個仙鶴童子頭上兩個圓啾啾的髮髻。

那仙鶴童子眉毛一豎,就想發怒。

可是聖子背著手掃了它一眼它只好委屈地低下頭,不敢反抗榮慧卿的「魔爪」。

榮慧卿察覺到那個仙鶴童子不高興,忙把手縮了回來,訕訕地道:「對不住啊我是看你太可愛了……」

那仙鶴童子無語,默默地往旁邊挪了一步,離榮慧卿遠一些。

聖子笑了笑,帶著榮慧卿進入自己的洞府。

榮慧卿一進去,就發現這洞府如雪洞一般,什麼陳設都沒有,樸素異常。大大的屋子中央擺著兩個蒲團,僅此而已。可是就算這樣空曠,榮慧卿也立刻意識到,這裡面設有非常高明的陣法,一時心癢難挨,恨不得去親自體會一下這個陣法的高明之處。

聖子卻只是淡淡地指了自己對面的一個蒲團,「坐吧,我有些話要問你。」

榮慧卿只好收回視線盤膝坐在聖子面前的蒲團上。

「你姓榮?」聖子盯著榮慧卿的眼睛,輕聲問道。

榮慧卿心裡一緊,想起聖女管輕紗和自己娘親曾經囑咐自己的話,讓自己不要將家裡的情形讓光明神殿的人知曉。可是這聖子的問話,又讓她無從答起。

「你不用害怕,在我這裡說話,外面沒有人能夠聽見。」聖子以為榮慧卿是擔心被人聽到,所以閉口不語。

榮慧卿想了想,對聖子傳音道:「我姓榮,我爹當然也姓榮,這有什麼奇怪的?」

聖子笑了笑,放出一縷神識往榮慧卿身上試探了一番,良久才嘆了一口氣,道:「你爹和你娘都囑咐過你,要避開光明神殿吧?」

榮慧卿一愣。難道聖子也是知情者?

天,光明神殿還有多少人知道她家的事?

人人都知道的秘密還算是秘密嗎?

榮慧卿突然覺得秀逗了。自己還在遮遮掩掩,生怕別人看破自己的來歷其實每個人都看穿了她的來歷,那她還掩飾個什麼勁兒呢?

也許說「每個人」有些誇張,目前來看,只有聖子和聖女。

但是光明神殿目前最厲害的兩個大頭目,就是聖子和聖女…

榮慧卿一邊感嘆自己到底是什麼運氣,一邊急速思考著要怎樣回答聖子的問話。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想知道這麼多年過去,榮兄過得好不好。你不用害怕,我以心魔起誓,不會害他們的。」聖子說得異常誠懇,他本來就如陽光一樣,給人和煦溫暖,海納百川的浩瀚之感,而且榮慧卿總覺得他給他的感覺很熟悉。

「當年他們能逃離神殿的監控,還是我一手促成的。」聖子見榮慧卿還是忐忑不安,忍不住對她傳音說道。

榮慧卿的識海裡面響起來聖子的這句話,精神一振。——她是不是可以向聖子套一套當年的事情?

「聖子說得話,我好像聽不明白……」榮慧卿硬著頭皮反駁道,眼神卻閃爍不已。

聖子莞爾,「你這麼緊張做什麼?你可知道光明神殿收徒大典上,會有驗證你血脈的一個儀式。—你的身份,如果沒有我的協助,瞞不了多久的。」

榮慧卿大驚,「還要驗證血脈?為什麼啊?」

一想到收徒大典還要驗證血脈,榮慧卿愣了一會兒,但是想到聖女管輕紗肯定知道有這回事,可是她從來沒有對她提起過,就知道她肯定有應對之策了,榮慧卿的膽子又大了起來,笑道:「我沒有什麼需要瞞人的。」

聖子突然閃電般出手,手裡一股白光閃過,榮慧卿的手上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小小的針眼,而聖子的手掌上,多了一滴小小的血珠。

托著那滴血珠,聖子笑道:「你若不是榮兄的女兒,自然不用擔心。」

榮慧卿一下子被打敗了,低下頭,垂頭喪氣地道:「好了啦,不要套我的話了。我爹是榮和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