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8章讓你雪上加霜

第28章讓你雪上加霜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12 11:27  字數:3628

管輕紗交待完話,就叫了一個光明神殿的弟子過來,命她帶著榮慧卿去魏卿卿住的洞府,和她住在一起。*文學館www.wxguan.com*

榮慧卿才發現,整座山上,那些重檐飛頂的屋子,其實都是鑲嵌在山上,露出個屋頂尖而已。走進去,就是真正的洞府。——挖出來的窯洞一樣,但是鋪陳豪奢,不是凡人那裡真正的窯洞可以比擬的。

「魏師妹,這是聖女馬上要收的關門弟子,以後就跟你住在一起了。你們是同門中的同門,理當互相照應。」那光明神殿的弟子十分會說話,煞有其事地對魏卿卿說了幾句話,就對榮慧卿點頭笑道:「榮師妹先住下吧。過兩天等熟悉情況了,聽聖女的吩咐吧。」說完馬上就走了。

洞府裡面只剩下榮慧卿和魏卿卿面面相覷。

沒有了外人,魏卿卿就把那幅溫良的笑容收了起來,傲慢地打量了榮慧卿兩圈,指了指洞府旁邊一個狹小的屋子,道:「那裡是我放雜物的地方,你去住吧。」

榮慧卿微微一笑,搖頭道:「對不住,我住哪裡,由我說了算,不是由你說了算。」

魏卿卿立時大怒,瞪著榮慧卿道:「光明神殿最忌諱同門傾軋,你難道想被聖子處置?」

她們雖然是聖女管輕紗的親傳弟子,可是光明神殿的弟子,最怕的不是聖女,而是平日里和煦寡言的聖子。

因為大家都知道,若是犯了錯,碰到聖女手裡,聖女還可能心軟放大家一馬。可是要撞到聖子手裡,那是鐵面無私,跟他們兩人在光明神殿以外的形象完全相反。

在五州大陸行走。聖女管輕紗執掌黑夜,殺罰決斷,說一不二。聖子裁決光明,帶給世人如陽光般的溫暖和煦。

在光明神殿,兩個人卻是完全反過來的。光明神殿的弟子都熟悉了,不過榮慧卿還不知道。所以聽見魏卿卿說會被聖子處置,榮慧卿撇了撇嘴,笑著道:「你在光明神殿待傻了?五州大陸不管哪個宗門,都是強者為尊。不是論入門先後,都是修為高的輩份在前面。我是結丹修為,你是築基修為,你有什麼資格來安排我住在哪裡?」

修行界就是這樣殘酷。當榮慧卿修為淺薄,被人追殺地如同喪家之犬一樣的時候。這魏卿卿可是在光明神殿享受著不屬於她的待遇。

偷來的東西時日長了,就習以為常了吧?

榮慧卿知道魏卿卿不會有好下場,可是她並不准備一直慣著她,直到最後一刻才讓她罪有應得。——榮慧卿打算從現在開始,就讓魏卿卿付出應有的代價。

既然不能一刀子解決她,就只有讓她零碎受苦了。

魏卿卿毒殺了她娘管鳳女,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榮慧卿不直接將魏卿卿碎屍萬段。已經是看在聖女管輕紗面子上了。

因為聖女暗示她,光明神殿對魏卿卿另有用處,她不能壞了光明神殿的事。

魏卿卿當然不知端倪。她在光明神殿這麼些年,修為雖然進展得不快。但是因為她是聖女的唯一嫡傳弟子,光明神殿人人給她三分薄面,將她慣的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所以榮慧卿說出這樣一番話,魏卿卿真是有些傻了。

「你……你……豈有此理!我是聖女的嫡傳大弟子。你算老幾?你連入門試都還沒有過,就想爬到我頭上?」魏卿卿一邊說。一邊手掌一翻,一柄冰刃符刀無聲無息繞到榮慧卿背後,就要對著她的後心紮下!

榮慧卿已經是結丹修為,跟築基修為完全是天差地別。

魏卿卿手腕一翻,榮慧卿就知道她放出了符刀。

不過她不打算提醒她,一直等到那符刀快要扎到榮慧卿背後的時候,榮慧卿的身形一晃,突然消失在魏卿卿面前。

符刀失去了榮慧卿的身形阻隔,如閃電一樣往對面的魏卿卿扎去。

魏卿卿大驚,眼睜睜看著那柄冰刃符刀破空而來,她只來得及往旁邊移了一步,躲開要害,可還是被那柄冰刃符刀插在右臂之上,頓時痛得全身抽搐,倒在地上。

榮慧卿的身形顯露出來,站在魏卿卿身邊,鄙夷地道:「我還沒動手,你倒先動手了。這樣狠毒,不好好折磨,也難消我心頭之氣。」說著,榮慧卿放出神識,將那柄冰刃符刀裹夾起來,往魏卿卿右臂狠紮下去,扎了個對穿。然後又挾制著冰刃符刀,在魏卿卿左臂扎了對穿,最後一刀,扎在她的大腿之上。

「三刀六洞,算是給你個教訓,以後不要惹自己惹不起的人。」榮慧卿冷冰冰地道,並沒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魏卿卿疼得在地上翻滾不已,看見榮慧卿袖手旁觀,魏卿卿一咬牙,顫抖著伸手入懷,將懷裡給光明神殿弟子的弟子符捏碎了,召喚聖子過來裁決事端。

榮慧卿還沒有正式入光明神殿,當然不知道每個光明神殿弟子身上都有弟子符。只要在光明神殿的範圍之內,捏碎弟子符,聖子頃刻之間就會趕到。

不過每個弟子每年只有一個弟子符可以使用,也就是說,每年每個弟子只能召喚聖子一次。

不是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光明神殿的弟子都不會捏碎弟子符。

魏卿卿也是被逼無奈。

魏卿卿的冰刃符刀本來不是特別高深的符籙,因為她自己只是築基修為,太高深的符籙她也操縱不了。只是她為人太過陰毒,在這柄冰刃符刀上,她自作聰明,上了一些讓人痛不欲生的劇毒,結果居然被用到自己身上了。

「出了什麼事?」聖子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魏卿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