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6章高下立判(粉紅180+)

第26章高下立判(粉紅18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10 21:16  字數:3629

魏卿卿這樣的小伎倆,完全不放在榮慧卿眼裡。

榮慧卿笑得一雙明眸成了彎彎的月牙,「你娘很漂亮?那你為什麼生得這麼難看?是因為你爹太丑嗎?」

魏卿卿的容貌,跟榮慧卿小時候的容貌一模一樣,最多只能算清秀。不過,榮慧卿小時候的那幅容貌是假的,是為了隱藏她真正的絕世容顏,和管鳳女的容貌一樣,都是曾經被封印過的。

不過這些事情,不僅魏卿卿不知道,就算她那個便宜爹魏楠心,也不知道。——如果知道,他就不會弄出這樣一個大烏龍。

魏卿卿漲紅了臉,泫然欲泣地拽了拽管輕紗的衣襟,「師父,您看她罵我……」

管輕紗閉著眼睛道:「人家說實話,怎麼叫罵你?」

魏卿卿的眼淚唰地一下就流了滿臉,真是說哭就哭,極是厲害。

榮慧卿抿嘴一笑,也跟著閉上眼睛,眼不見心不煩,不再跟她拌嘴。

其實看見魏卿卿的樣子,榮慧卿心情十分複雜。

她這張臉,她曾經頂了許多臉。她一點都不知道,原來那張臉只是偽裝,她的真實容貌,曾經被人封印過。

當然,不管哪個女人,如果真的生得傾國傾城,美絕塵寰,都不是一般普通人家養得起的。

天妒英才,人妒美人,人之常情。

以前的榮家,避居在落神坡那樣的小山村,為了保險起見,肯定是要遮掩容貌的。

不然的話,沒有強大的實力,也想擁有絕好的資源,只能說自不量力。

絕世美女跟稀有礦藏一樣,都是稀有資源,會被高位者爭來奪去。

比如榮慧卿的娘管鳳女,離開了光明神殿的護持。就只有將容貌隱藏,變成個相對醜陋的農婦的樣子,才能在落神坡安安靜靜過了八年普通人的日子。

但是就算是遮掩了容貌,最後也被魏楠心看穿了,引來殺身之禍。

榮慧卿睜開眼睛,仔仔細細打量魏卿卿。

她同樣穿著光明神殿的長袍,腰上鬆鬆地圍著一根腰帶,一頭秀髮倒是漆黑靚麗。是她身上最吸引注意力的東西。

只是那張和自己以前酷似的臉,卻看上去說不出的詭異。

榮慧卿恍然間又想到一個人,那個跟在孟林真身邊的傀儡。

跟魏卿卿不一樣。魏卿卿的臉,在榮慧卿看來,應該是動過刀的,整過容,所以能跟自己以前很像,但是同時她也是人,會長大,而且她已經漸漸變得跟榮慧卿以前的模樣不太像了。畢竟就同一個人來說,*歲時候的樣子。和二十多、三十多肯定不一樣了。

魏卿卿已經築基了,所以容貌還能保持著少女的樣子。

而跟在孟林真身邊的傀儡,卻根本就不是人,所以她能永遠保持*歲的樣子……

榮慧卿打了個寒戰,感覺到身上的龍骨鑰匙突然間變得滾燙,然後又恢復了正常。

沒過多久,管輕紗睜開眼睛。微笑著道:「到了。我們先下去吧。」說著,一手挽住榮慧卿,一手挽住魏卿卿。從步輦裡面消失了。

榮慧卿只覺得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等她眼前出現光明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了一個巨大的大殿裡面。

大殿都是用白色的石頭蓋起來的,四周有巨大蔚藍雕著花紋和人物的窗戶。

外面的天光透過這樣的窗戶照進來,像是被過濾過一樣,顯得柔和溫暖。

畫著各種浮雕人物故事的屋頂形如蒼穹,高得難以想像。

榮慧卿抬頭看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屋頂,都覺得高得有些讓人眩暈窒息。

在這樣的屋子裡說話,大概都會有迴音的。

空曠的屋子,就如同寂靜的曠野,人站在裡面,只覺得天蒼蒼、野茫茫,魂魄不知在何方。

榮慧卿又飛快地掃了魏卿卿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在這裡待久了,又或者是受聖女管輕紗的影響,她的神態,倒有幾分莊嚴肅穆的樣子,流露出一絲聖潔的味道。

當然,最神態凜然,飄然若仙的,還是站在她們前面的聖女管輕紗。

「見過掌教。」管輕紗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晗身,向大殿正面高高的寶座鞠躬問好。

榮慧卿想抬頭看一眼那寶座上的有沒有人,卻被一股靈能威壓鎖定,怎麼也抬不起頭,就像有一股大力在按著她的脖子,拚命要將她按入水裡一樣,讓她很不舒服。

魏卿卿也抬不起頭。她的狀況比榮慧卿更糟,全身都在顫抖,似乎忍受著極大的痛楚,可是又對那痛楚甘之如飴,不捨得丟棄,感覺十分複雜的樣子。

從前面的寶座上傳來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很好,今年終於又出了一個七品煉丹師。人界倒是藏龍卧虎,隔幾百年,就出現一個不錯的人物。」

管輕紗恭敬地答道:「掌教,這一次,不僅是七品,據煉丹樞機檢測,已經到了八品,甚至九品的神級品級。」

大殿前方突然沒了聲響。

榮慧卿疑惑之餘,突然覺得周身毛骨悚然,有一股神識已經來到她身邊,正在仔仔細細打量她,似乎想要看清楚她的里里外外。

「咦?這個煉丹師,居然已經結丹了。——不錯,不錯。」那個虛無縹緲的聲音又想起來,是從前方的寶座上方傳來的。

榮慧卿鬆了一口氣,只覺得汗流浹背,腿都快軟了。

那股神識實在太過厲害,跟她根本就不是同一個數量級的。自己在他面前,大概就跟螞蟻在自己面前一樣,隨時能化成齏粉,粉身碎骨。

說話間,煉丹樞機也來到大殿裡面,對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