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2章州官放火

第22章州官放火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07 18:50  字數:3506

羅辰好像沒有注意計都的的話,重點在於「認錯人」了,反而敏銳地抓住了「榮慧卿雖然是我一手造就的」這句中間不痛不癢的話。

「你是如何造就她的?」羅辰也將聲音送了出去。

對面的計都一時語塞,冷笑道:「看來你真的是我們的事給忘了。我是如何造就她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反正你是認錯人了。你若是執迷不悟,以後你要想起來,我也不會原諒你!」

羅辰默然半晌,突然笑道:「你什麼都不說,我怎麼信你?也罷,你就當我移情別戀了吧小說章節。我的心裡,現在只有她,沒有你。」

這句話如同刀子一樣,狠狠插入了計都的心臟,讓她一時痛得說不出話來。

羅辰等了半天,見對方沒有再傳音過來,也閉上眼,開始冥想打坐。

他在人界其實不能修鍊,現在做這個樣子,也是陪榮慧卿這個太子讀書而已。

榮慧卿倒是很快陷入物我兩忘的境地。

第二天早晨,晨曦初上的時候,就到了煉丹大比的第一天了。

榮慧卿睜開眼睛,氣定神閑,雙眸之中的蔚藍之意更加明顯,襯的她的肌膚更加雪白無暇。

羅辰微微笑道:「準備好了沒有?」

榮慧卿站起來,在屋裡走了兩圈,精神抖擻地道:「沒事了。我一定能打敗她!」

如果說見到那黑衣鐮刀女之前,榮慧卿只想過要如何煉出七品丹藥。

見到那女人之後。榮慧卿卻升出一股危機意識。她不僅要煉出七品丹藥,更重要的是,她要打敗對手,打敗那個覬覦她男人的女人。

羅辰笑道:「就算輸了也沒關係。反正贏了的獎品也不是我。」

榮慧卿忍不住翻一個白眼,「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

羅辰笑而不語,看著榮慧卿走出客棧,往閔丹潭那邊去了。

參賽的煉丹師需要提前入場。

羅辰和赤豹、狼七、肯肯,還有阿娥他們是觀眾,要等煉丹師就位之後,才能入場。

榮慧卿走到閔丹潭邊上。看見整個百畝大的水潭已經被一個巨大的帳篷罩了起來。

那帳篷遮天敝日。簡直如同一個小世界一樣宏偉。

計都也走了過來,對榮慧卿還是有著幾分忌憚。

一路走來的時候,計都不是沒想過事先把榮慧卿做掉算了,也不是沒有打算動手。

可是從昨天到現在。榮慧卿身邊一直有羅辰陪伴。計都下不了手。

離開羅辰之後。計都立刻跟上,結果發現榮慧卿身邊還跟著有隱身護衛,似乎是光明神殿的人。計都自己身受重傷。還遠遠沒有復原,根本不是那護衛的對手,如果出手,實在是得不償失,只好暫且放下,跟榮慧卿一前一後進了那蓋住整個閔丹潭的帳篷裡面。

一進到裡面,不僅榮慧卿,就連計都都被眼前的景象震的張大了嘴。

以閔丹潭為中心,圍了一圈從低到高的座位。

在榮慧卿看來,就跟她前世見過的古羅馬斗獸場一樣。四周是高大的城牆一樣的觀眾座席,中間波平如鏡的閔丹潭,就是斗獸的場地。

閔丹潭上,漂浮著一個又一個小型的帳篷,每個帳篷頂上,漂浮著一個個金光閃閃的標記。

榮慧卿一眼就看見「青雲宗」三個大字,漂浮最中間的一個帳篷上面。青雲宗三個字下面,就是榮慧卿的名字。

不用說,那個帳篷就是她的了。

榮慧卿一躍而起,閃身到了自己的帳篷裡面。

別的煉丹師沒有她這樣厲害的修為,都是由光明神殿的護衛將他們一一送了進去。

計都為了隱藏自己的真正修為,也是由光明神殿的護衛將她送到自己的帳篷的。

她的帳篷,就在榮慧卿的帳篷旁邊。

煉丹師入了自己的帳篷之後,觀摩的觀眾才陸續入場。

三年一次的五州大陸煉丹大比,是修行界最大的樂事。

不僅有修為的修士紛紛花高價過來觀摩,尋找厲害的煉丹師,好為自己的修行求得一些上好的丹藥,還有從普通的凡人商家,也到修行界來求取一些治療不治之症的丹藥。

煉丹師通曉藥草的性能,其實個個都是人界數一數二的藥劑師。他們配出來的葯,就算是不能提升修為的廢葯,對普通凡人來說,都是可以續命延年的聖葯。

再加上今年有修行界風頭最勁的青雲宗榮女修出陣,來看的人就更多了。

可惜當觀眾們進來的時候,榮慧卿已經進到帳篷裡面去了。

羅辰帶著赤豹、狼七、肯肯還有阿娥在最好的包廂坐下,就聽見旁邊包廂里有幾個男人的聲音在那裡大放厥詞,「聽說那姓榮的妞兒盤正條兒順,一張臉更是無人能及。這樣的女修卻跑來煉丹,真是暴殄天物了。」

「誰說無人能及?今日露面的光明神殿聖女你們見過沒有?那一張臉才是無人能及。」

赤豹一聽就怒了,身形一閃,便從包廂里消失,出現在隔壁的包廂。

狼七急忙跟過去,將赤豹死拽了回來,低聲斥道:「你發什麼瘋?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若是打起來,暴露了老大怎麼辦?」

赤豹雙目血紅,怒道:「難道就任憑他們羞辱主人?」

羅辰看了赤豹一眼,淡淡地道:「說說而已,你不要太在意。」一邊讓赤豹不要太在意,一邊卻從包廂里消失蹤影。

赤豹和狼七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地道:「老大去哪裡了?」

肯肯坐在阿娥肩上晃著腳笑道:「去隔壁了唄。嘖嘖,真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