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4章塵封的記憶(求保底粉紅票

第14章塵封的記憶(求保底粉紅票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8-01 09:39  字數:3561

龍神等了一萬年,就是在等曾經那個高塔上的女子。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她的氣息出現,他怎麼可能分心想別的事情?直接就忽略榮慧卿說的有關他殺了盈沖道長的事。

「光明神殿的聖女?不對啊,年紀不對...龍神沉吟起來。他是太古時代的神族後裔,從天外天來到界,也有十萬年了。當然,最近的一萬年內,他都是在龍虎山後山的龍潭裡渡過的,因為他要等人。

而光明神殿的歷史,在人界幾乎已不可考,只知道好像自天地創始以來,就一直存在一樣。

再近一點說,至少十萬年前,龍神剛剛從天外天來到人界的時候,就知道光明神殿的存在了。

光明神殿的最高首領,叫作聖教宗。聖教宗以下,有聖女和聖子二人。聖女執掌黑夜,聖子裁決光明。黑夜象徵著孕育和希望。光明象徵著傳承和未來。黑夜和光明交相替代,就是世間萬象生生不息的源泉。

聖教宗代表著光明神殿無上的權威,從來沒有在人界露面。人界的光明神殿只有一個大掌教,平日里稟承聖教宗的訓令,主持光明神殿的日常運作。所以五州大陸,知道大掌教的人多,知道聖教宗的人極少。

和聖子、聖女平行的,還有四大樞機,分別掌管煉丹、煉器、陣法和符,都是在這四個行業絕對的佼佼者。

據龍神所知,光明神殿的聖女,每一任不會超過一百年。然後就要卸任,交給新一代的聖女。——

其實光明神殿的人修為並不算特別高,其頂級宗門的修士修為高。但是他們有著光明神殿聖教宗賜下的,只要拿著光明神殿的信物在五州大陸行走,他們的修為就是所向披靡,沒有人能夠戰勝他們。

比如聖女的步輦,其實就是一個無上的靈寶。聖女只要坐在步輦裡面,就是無敵的存在。

聖女本身的修為,大概是化神比大多數頂級宗門的修士,已經強很多了。但是還沒有到如龍神這樣強大的地步。所以對於合體期的盈沖道長,聖女只能憑藉步輦的威力,威懾盈沖道長,卻沒法如龍神一樣,彈指間就滅殺了一個合體期類似散仙的盈沖道長。

五州大陸修行界的等級,從築基、結丹、元嬰、到化神,算是終於踏進了仙界的門檻。化神之後的煉虛、合體、大乘和渡劫,就是進入散仙的級別了,也叫地仙。渡劫之後,當然就是真仙了。

頂級宗門的盈沖道長和了緣和尚信奉的上仙,就是真仙級別的存在。

可是光明神殿的強大,獨一無二的統治地位,不是在於它的成員是否修為最高,而是在於它一直表示自己是授命於天,是天意立光明神殿在人界,為神界傳送人界的消息。

簡單一句話,就是人家背後有神,或者上頭有神,所以就連有上仙撐腰的頂級宗門,也不敢明著跟光明神殿分庭抗禮,只能做服從狀。數十萬年以來,頂級宗門一直比光明神殿要低一頭。

當然光明神殿也不是鐵板一塊,裡面也是有派別林立的。只是有聖女和聖子存在,並沒有如同頂級宗門那樣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別人不知道光明神殿的具體情形,龍神倒是知道一二。

但是就因為他知道,反而對於剛才那個給他氣息波動的女子居然是光明神殿的聖女表示懷疑。

難道這一屆的聖女已經一萬多歲了?

不,不對,龍神記得,這一萬年來,光明神殿的聖女已經換過好幾茬了。

榮慧卿看著龍神沉吟的樣子,十分著急,低聲道:「頂級宗門真的要追究盈沖道長的事情,我們青雲宗確實沒有辦法,請龍神為我們考慮一二。」

龍神被榮慧卿打斷了思緒,很是不滿,冷著一張臉道:「那又如何?關我什麼事?」

榮慧卿也急了,硬著頭皮道:「那我....那我...就不告訴你有關聖女的事!」

龍神白了榮慧卿一眼,悻悻地道:「算你狠!」然後很是不虞,「剛才那老頭子想對你不利,我是救了你。我對你有救命之恩,你就

這樣報答我?」

榮慧卿一想也對,剛才她只是滿心害怕頂級宗門會藉機滅了青雲宗,卻是忘了感謝龍神的救命之恩,很有些不好意思,喃喃地道:「....一碼歸一碼,你的救命之恩,我肯定是要還的。」

「還什麼?你還得起嗎?」龍神又好氣,又好笑,正要繼續數落榮慧卿,突然從心底生出一股濃濃的危機感。

「不好!」龍神暗道一聲,發出一聲龍吟,背後一個金龍的虛影騰空而起,迅速在此地圈出一個結界。

榮慧卿被一股靈識包裹著,躲在結界的一個角落,眼睜睜看著那個黑衣鐮刀女在結界形。

她是什麼時候摸進來的?

榮慧卿的雙眼眯了起來,臉色不善地看著那黑衣鐮刀女,也就是這一屆的冥王。她到這裡來做什麼?

那黑衣鐮刀女似乎沒有看見榮慧卿,只是盯著站在結界桀桀笑道:「我說青雲宗什麼時候出了這麼有能耐的能人異士,能殺我頂級宗門的盈沖道長,原來是龍神出來管閑事了。怎麼?你不在那個水池子里等著你的美人兒了?」

龍神背著雙手站在那裡,冷聲道:「你是來給那個老頭子報仇的?我看你去黃泉陪他算了...說著背後那隻盤旋飛翔的金龍虛影仰天長嘯一聲,如電光一樣往那黑衣鐮刀女那邊飛撲過去。

「你的本事,對付人界修士是綽綽有餘,可是想對付我這個—上仙,卻是嫩了點兒!」那黑衣鐮刀女咯咯一笑,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