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2章繩命玄幻了

第12章繩命玄幻了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31 09:39  字數:3811

想起自己的娘管鳳女,榮慧卿慨嘆之餘,猛然想起來,娘親囑咐過她,如果有一天,她實在走投無路,就去到雲鶴樓,求見那裡的掌柜。見到之後,將自己的指頭割破,把血滴在雲鶴樓供奉的迦陵頻伽玉石像上,自然會有人來幫她。

這番話,她只是記在心裡,並沒有真正想過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是如今細細想起來,似乎跟光明神殿和眼前的聖女有一絲關聯。

雲鶴樓在明神殿也在br/>

滴血在雲鶴樓供奉的迦陵頻伽的玉石像上,而給聖女拉步輦的異獸,就是迦陵頻伽!

榮慧卿忍不住不斷打量聖女的側臉,在心裡揣摩著跟自己家人跟光明神殿和聖女的關係,但是看聖女情緒激動,榮慧卿又不敢造次。

兩個人在步輦里默默無語,垂頭對坐。

過了好半晌,聖女才止住心裡沸騰翻滾的情緒,對榮慧卿傳音道:「……我姓管,名輕紗。」

管輕紗?

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榮慧卿一下子明白過來。自己的娘親也是姓管!

「我娘叫管鳳女!」榮慧卿馬上傳音回去。

管輕紗臉上帶淚,卻笑得無比動人,「我知道,我知道,她·……是我姐姐,我嫡親的姐姐……」

榮慧卿一下子愣住了,整個人木木獃獃地看著管輕紗。——自己的娘親居然是光明神殿的嫡親姐姐,還有比這更玄幻的事嗎?

雖然娘親後來的樣子,確實是美絕人寰,可是之前她醜陋農婦的形象,實在是在榮慧卿心裡的印象太深了,她完全不能把娘親跟光明神殿的聖女聯繫在一起。

管輕紗看見榮慧卿呆若木雞地樣子,心裡縱然再悲傷,也忍不住嫣然一笑,「怎麼?你很意外嗎?」說著縴手輕揚,撫上榮慧卿的面頰,凝神著她不若凡間顏色的面容,輕聲道:「這樣傾城的顏色除了我們管家女子,還有哪一個女子能生得出來?」

管輕紗的手剛一撫上榮慧卿的面頰,榮慧卿乾坤袋裡面的龍骨鑰匙突然狂暴地震動起來,響動之大,差一點讓榮慧卿的乾坤袋裝不下它了。

榮慧卿忙將一股靈力注入到乾坤袋內,平息了龍骨鑰匙的騷動,心裡也頗為奇怪不知道這龍骨鑰匙發什麼瘋。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這龍骨鑰匙裡面鎖有龍神聽風的一縷精魂神識,無論相隔再遠,哪怕天涯海角,哪怕隔世重生,都能讓它找到它想找的那個人。

萬里之外的沉星海上,龍神聽風從睡夢驚醒,全身震動不已就連牙齒都不斷上下磕磕顫動。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他等待了萬年,那個高塔上的女子,他終於找到她了!

龍神身形一晃已經從沉星海上的寶船里消失了,如一顆金色的流星一樣,往東之大陸的青雲宗飛奔而去。

龍骨鑰匙這一鬧騰,也讓榮慧卿從剛才的震撼

她先是被聖女管輕紗的絕世容光震撼,後來卻是被「絕世聖女管輕紗是自己的小姨」這個消息震撼。

現在清醒過來,榮慧卿就將所有有關聖女和光明神殿,還有自己娘親的事在腦海里過了一遍。

這樣前後連貫起來一想,榮慧卿就明白過來,娘親當年讓自己去鶴樓,在雲鶴樓供奉的迦陵頻伽玉石像上滴血就有人來救自己,大概也是指的光明神殿的聖女吧?

不過,當年聖女也確實出現過,還將那個冒牌貨魏卿卿,帶去了光明神殿,收為她的嫡傳弟子。

這件事當年在大楚國的修行界傳得沸沸揚揚。

榮慧卿又不禁氣餒,對管輕紗傳音問道:「剛才我太激動了,倒是忘了問你一句話。你不是已經把魏卿卿接到光明神殿?還收她為你的嫡傳弟子。你收她為徒,不是看在我娘管鳳女的份上?」居然將人都認錯了,榮慧卿咬了咬下唇,一臉的不高興。

管輕紗輕笑,扶著榮慧卿的頭頸,輕聲道:「這裡面的波折多著呢。我只問你,你娘當年有沒有對你提過雲鶴樓?」

榮慧卿猛然抬起頭,一雙明澈的雙眸瞪得圓圓的。

「那就是說過了?你娘是不是還曾經囑咐過你,不要告訴別人你娘親的姓氏?特別是不要對光明神殿的人說起你爹和你娘的名字?」管輕紗莞爾,看著榮慧卿微張著小嘴的樣子,跟自己的姐姐管鳳女神似無比,又有些傷感。

榮慧卿怔怔地想起來,娘親去世之時,魂魄曾經入夢,對她說過,「不要讓光明神殿的人知道你是娘和你爹的女兒。」

這個光明神殿的人,包不包括面前的聖女管輕紗?

如果包括,娘為何又提起雲鶴樓的迦陵頻伽玉石像?如果眼前的聖女管輕紗不值得信任,娘親為什麼要讓她自投羅/>

榮慧卿的腦子一時亂紛紛的,各種念頭翻來倒去,拿不定主意。

管輕紗看見榮慧卿的樣子,就知道自己猜的沒有錯。

當年的事,實在太重大了,而且驚動了聖教宗。不然姐姐他們一家也不用這麼謹慎。

「你爹呢?還有你爺爺呢?」管輕紗傳音問

榮慧卿小扇子一樣的長睫閃動兩下,笑著道:「魏卿卿沒有跟聖女說嗎?她爹是誰?她娘又是誰?」

管輕紗笑著搖搖頭,「真是孩子,還在想著那個假貨?」

榮慧卿笑不出來了。今天晚上一個接一個的重擊,已經讓她的腦子已經接近麻木了。——說不定,她直接去面對頂級宗門的盈沖道長還要容易一些吧雖然那也是很難很難的,可是總好過被聖女一下接一下的敲打。

「我知道她是假貨,一開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