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8章青銅小鼎

第8章青銅小鼎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29 08:33  字數:3687

識海里傳來狼七可憐兮兮的聲音,榮慧卿一點都不奇怪。<-》

如果它們不是遇到麻煩,怎麼可能到現在都還沒有將那青銅小鼎弄到手?!

榮慧卿傳音過去,「你們在哪裡?出什麼事了?」

正疑惑間,從街角顛顛兒地蹭出來一隻滿身狼藉的流浪狗,轉到榮慧卿身邊搖尾巴。

榮慧卿認出來正是狼七,忍不住又氣又笑,伸出腿踹了它一腳,就往鎮外走去。

狼七嗚的一聲,跟在榮慧卿後面出了鎮子,來到鎮外的一處所在。

榮慧卿選了個空曠的地方,布下陣走了進去。

狼七馬上也鑽了進去。

「說吧,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榮慧卿淡淡地問道。

狼七恨不得鞠一把辛酸淚,「主人啊,不是我們不努力啊,但是那個宋之伯傻了,那青銅小鼎丟了!」

「丟了?!」榮慧卿大驚失色,「不會吧?這樣的好東西……」

可是她緊接著就想起來,成元丹樓的人似乎不太識貨,或者那青銅小鼎確實沒有表露出它真正的本事,沒有讓大家重視的資本。

狼七繼續嘮嘮叨叨地抱怨,「我們剛來這裡的時候,都是躲著眾人在晚上出來探聽消息。後來發現這裡的修士雖多,但是各種妖獸、草木精怪也多,我們就算大白天出來,大家也都不當一回事。也是,這成元丹樓聲名遠播,五州大陸不管是妖修、妖獸,還是人界修士,都來這裡求取丹藥,大家都見怪不怪了。我聽說……」

狼七鬼鬼祟祟做了個往四處查看的眼色。似乎在擔心有人會偷聽他們的談話。

榮慧卿笑道:「別裝樣了。這裡不會有人聽見的。」她親設的陣法,能破解的人真的不多。

狼七還是給榮慧卿傳音道:「……我們在這裡聽說,曾經甚至有魔界丹藥,成元丹樓也照樣跟他們做交易。而且,還是他們的大老闆,也就是成元丹樓真正的頭兒親自關照的。」

「哦?」榮慧卿皺起眉頭思索一番,然後看向狼七,「那你又是如何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狼七叫起撞天屈,「你以為我想啊?!那不是前些日子一直在外面奉承成元丹樓的人。結果那天成元丹樓的大頭兒出來,正好看見我在……在……跟成元丹樓的一個女修說話,就彈了我一鞭子,將我固定成這個樣子,連修為都被封了。」說完眼淚汪汪地看著榮慧卿。恨不得她馬上給他解了封。

榮慧卿用神識往狼七身體裡面探測了一番。還好,對方沒有用大手段。以前她是築基修為的時候,是解不開這樣的封印的。不過她現在已經結丹了,解開這個封印就綽綽有餘。

榮慧卿將一股靈力送入狼七的識海,解了它的「靈封」之印。

狼七頓時覺得無比輕鬆,在地上樂得打了兩個滾,然後化為人形對榮慧卿喜道:「原來主人已經結丹了!真是可喜可賀!」

榮慧卿笑了笑。問道:「成元丹樓的大頭兒是什麼樣子的?」

狼七忙道:「沒看清楚。穿著一身連身黑衣,手拿一柄奇怪的長鐮刀。有兩個道士模樣的人過來見她,稱她為『上仙』……」

榮慧卿一下子明白過來。——居然是冥王!

成元丹樓的幕後大頭兒,居然是冥王!

可是為什麼道門的人又稱她為上仙?

榮慧卿百思不得其解。也就放下了,問狼七:「赤豹呢?」

狼七哈哈一笑,「它被還原成豹子,不好意思在鎮子上待著。跑樹林里去了。」

榮慧卿抿著嘴笑,帶著狼七走出陣法。收回陣只火紅色的豹子已經如同一朵紅雲一樣,從林間飛奔而來。

榮慧卿停下腳步,看著赤豹來到自己面前。

「你也被封了?」榮慧卿好笑,輕輕送出一絲靈力,解了赤豹的靈封。

大概那冥王也沒有真的要跟它們過不去,只是小懲大誡而已。

再說當時它們倆都是化為人形的樣子,冥王大概沒有想太多。

榮慧卿琢磨著那黑衣鐮刀女的心態,跟赤豹和狼七一起在鎮子外面的樹林里歇了下來。

赤豹發現榮慧卿結丹了,也特別欣喜,跑回它待了一陣子的樹林里,給榮慧卿送來它和狼七在這裡得到的各種好東西。

「雪茯苓、天心草、蛇木,不錯不錯,你們從哪裡弄來的?」榮慧卿檢視著面前的藥草,樂開了花。這些藥草都不是東之大陸常見的藥草,但是在煉丹方面,卻是對於結丹和元嬰期修士有用的靈藥不可或缺的寶物。而且這些藥草的年份一看就是上千年,不是一般的葯圃里培育得出來的。

赤豹看了狼七一眼,見對方抓耳撓腮不說話,只好笑著道:「是我們一起從成元丹樓的庫藏里偷的。」

榮慧卿看了它們一眼,知道它們去庫藏肯定是找青銅小鼎去了,沒有找到,才順手順了些藥草。

「這些藥草在成元丹樓的庫藏裡面堆山積海,我們就是隨便拿了幾支。」赤豹也跟著狼七學壞了,避重就輕地道。

榮慧卿默默地將藥草放回自己的乾坤袋,咳嗽一聲,將兩粒丹藥彈到赤豹和狼七手裡,「拿著吃吧,可以增進妖獸的修為。」

赤豹放下心,知道榮慧卿肯定不會怪它們了,忙一口吃了丹藥。

狼七也跟著吃了,坐到一旁打坐,開始煉化丹藥。

榮慧卿抱膝坐在月色下想了想,傳音給狼七問道:「成元丹樓的大頭是離開這裡了?」

狼七很肯定地回道:「是走了。我在成元丹樓那裡本來混得挺熟了,聽人說,他們的大頭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