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5章狴犴古卷

第75章狴犴古卷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22 10:06  字數:3855

榮慧卿和羅辰看見塗山{走入天塹之中,也緊跟著跳下

倏倏的風聲在耳旁掠過,他們急速往下墜落。

羅辰伸臂挽住榮慧卿的腰身,側身幫她抵擋著塹底的寒風。

在一片轟鳴聲中,榮慧卿和羅辰都看見腳底黑乎乎的天塹突然綻開一條細縫,無數五色光環從細縫裡射出,直衝天際。

在他們前面墜落的塗山{已經一躍跳入那細縫當中。

榮慧卿和羅辰立刻將神識放開,探入那細縫裡查探一番。

卻見那裡面是崇山峻岭,草木蔥蘢的一個所在。

兩人腦子裡同時閃過一個詞:大荒山。

「跳!」羅辰攬緊榮慧卿的腰,榮慧卿也抱住了羅辰,兩人一起加大靈力,迅速往那處細縫跳了進去。

那細縫處本有一層層雲霧繚繞,像是屏障一樣,試圖將那細縫和外界隔開。

若是大荒山不允許,任何人接觸到這一層層雲霧,只會被反彈回去。

只有通過大荒山選擇的人,才能穿透那層雲霧,進入大荒山。

榮慧卿和羅辰是幸運的那批人。

當通過那層雲霧的時候,幾乎毫無阻礙,兩個人就順利地躍入了細縫。

頭頂的裂縫霍然合攏。身邊的五色光也瞬間消失。

榮慧卿抬起頭,只看見湛藍的天空,雖然沒有太陽,但是柔和的光線無處不在,空氣中似乎有玉蘭的芬芳,天地元氣充溢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低下頭,看見腳底起伏的山巒,連綿不絕,延伸到無窮無盡的遠方。山上鬱鬱蔥蔥,生長著高聳入雲的蕨類植物。有一些看著怪裡怪氣的動物生靈在山與山之間的水窪處懶洋洋地徜徉。

塗山{站在最高的一處山峰上向他們招手。山頂紅衣烈烈,映著藍天白雲,分外妖嬈。

榮慧卿和羅辰迅速往塗山那邊飛過去。

從高空落下·塗山{偏著頭打量榮慧卿和羅辰,笑盈盈地道:「真看不出來,你們還是這大荒山的有緣人。」

榮慧卿笑道:「我們都是好人,這大荒山不會太挑剔吧?」

「據我所知·大荒山可不是看好壞來放行的。」塗山{笑得歡暢,似乎榮慧卿說了一個十分好笑的笑話。

榮慧卿禁不住臉紅,趕緊轉換話題,「我看這個地方,怎麼這樣奇怪?天上好像沒有太陽,但是又有陽光一樣的光線。還有那邊的大樹,看起來都不像是樹·但是一點都不比參天巨木矮小。」

塗山{看著這裡的情形,悠然嘆息道:「這裡的情形,跟億萬年前完全沒有差別。」

「你怎麼知道?」榮慧卿咋舌,「說得好像你見過億萬年前是什麼樣子一樣。」

「你不是想看那幾幅圖嗎?我給你帶過來了。」塗山{說著,兩手一攤,手上出現了幾幅古卷。那古卷的材質看上去像是皮質,但是絕對不是他們熟悉的羊皮等各種用來做卷宗的獸皮。

「不用驚訝了。這是龍族的龍皮所制。」塗山{淡淡地道,然後制止榮慧卿更多的問題·「別問我老祖宗是如何得到龍皮製作這些古卷的,因為我也不清楚。」

榮慧卿只好閉嘴,湊到塗山{身邊·仔細看著她手上的龍皮古捲圖。

第一副圖,畫著一幅天道有損,眾神禍亂,人界遭殃,一幅眾生遭劫,慘不忍睹的樣子。

第二幅圖,則是畫著一個身披獸袍的妙-齡女子,立於大荒山上,好像就是他們現在站的山頭,面前燃著熊熊烈火·正在煉製五色石。正是盤古之後最大的神靈女媧。

第三幅圖,則是那女媧手持五色石,凌空飛舉,展大神通以補蒼天。在她周圍,盤旋著無數面目猙獰的異獸妖靈,看著她和她手裡的五色石垂涎不止·卻被五色祥雲所阻,不得近前。

第四幅圖,無數暗靈從四面八方圍堵過來,向荒火發出一次又一次猛烈攻擊,只有覆滅荒火,它們就能對付那女媧。女媧一手持五色石補天,一手持軟綢回擊,和那些企圖破壞她補天的暗靈異獸展開殊死爭鬥。

第五幅圖,女媧得勝,順利補上最後一個窟窿,天地間飄散起無數花朵,鳳鳥往來其間,翩翩起舞,場面熱鬧歡快,似乎都能讓觀畫之人身臨其境,聽見鳳鳥美妙-的歌聲。

第六幅圖,一男一女單膝跪在女媧面前,似在回話。女媧側耳傾聽,面露祥和的微笑。那一男一女背對著畫面,看不清他們的樣貌。

第七幅圖,畫面驟然變暗,天空上烏雲壓頂,壓得密密麻麻,根本看不見天空的情形。濃密的烏雲當中,一個裂縫時隱時現。裂縫裡面電閃雷鳴,不時有罡風往外吹舉。而女媧面前只有了一個女子,另一個男子不知所蹤。兩人面對面站著,背對著畫面的女子兩臂伸出,推向女媧。女媧往後急退,往那裂縫處疾飛······

整整七幅圖,展現了一個完全不同於人界傳說的女媧補天記。

榮慧卿忍不住將這七幅圖從塗山{手裡拿過來,翻來覆去地看,最後指著第六幅圖上單膝跪著的一男一女,對塗山{問道:「這些真的是你們老祖宗親眼所見?」

塗山重重點頭,「確實是老祖宗親眼所見。為了以防他記憶有亂,他特意找狴犴,向它求了一段狴犴皮,將自己識海裡面的畫面拓印去。」

「狴犴?」

「是的,狴犴是上古神龍第七子,它長得像老虎,最好訴訟,天生能辨別謊言和真話,而且急公好義′仗義執言,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斷。用狴犴皮做成的卷宗,不能承載謊言。」塗山不慌不忙地道,將手裡的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