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4章剷除異己(那年ゝ聽風靈寵

第74章剷除異己(那年ゝ聽風靈寵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21 14:59  字數:4723

>「怎麼啦?有大問題嗎?」榮慧卿看見羅辰的臉色驟變,惴●不安地問道。

羅辰從來沒有問過榮慧卿的身世,聽她自己主動說過一次,都是關於她娘親,還有她的家鄉落神坡的。

但是羅辰想來想去,也想不出這個道理。

就算榮慧卿真的只是落神坡的一個村姑出身,她娘親也只是湊巧有那樣驚人的美貌,但是如何解釋她剛出生不久,就有人在她體內種下那一縷寄生體一樣的氣息?

這股氣息完全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架式。

如果榮慧卿一輩子不修行,那股氣息可能一直潛伏下來,等她壽元到的時候,那股氣息可能逃逸出來,回歸到天地之間。

如果榮慧卿踏上修行之路,則她每一次晉級,都會有這股氣息出來吸收她的修為和靈力。

久而久之,很可能會培養出另一個神識,將榮慧卿奪舍。

而且這種奪舍,是無聲無息之間,誰都察覺不到。

因為這股氣息自榮慧卿出生不久就存活在她體內,對她的一切事情了如指掌。

就算自己的魔界之主的身份,也逃不過這縷氣息的窺視。

想到自己和榮慧卿那樣親密的舉止,也在這縷氣息的注視之下,羅辰感受到深深的厭惡。

如果不是這一次榮慧卿結丹,自己正好在身邊,這件事也許永遠不會被發現,甚至到那一天,榮慧卿真的被奪舍的時候,自己都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發現。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髮現,也晚了。

奪舍之時,一般都會對被奪舍的靈魂先行吞噬,吞噬不了,也會趕出體外。

羅辰抱住榮慧卿·突然明白自己剛才突然而來的恐懼是什麼。

是在恐懼她突然變了一個人吧?就如同塗山在朴宮贏面前一樣……

羅辰擁住榮慧卿,「有,有大問題。我問你,你要完完整整跟我說說你的身世。不是你從小住在落神坡的事·而是你知道的你家所有的事。說實話,我是不信你們一家人都是落神坡那地方土生土長的人。」

「這跟我的身世有什麼關係?」榮慧卿狐疑地問道。

羅辰頓了頓,還是將自己剛才探測的東西對榮慧卿說了一遍。

榮慧卿霎時氣得通紅,很快又變得慘白。

「有這麼個東西在我身體裡面,想想就要吐了。」榮慧卿十分嫌惡地瞪著自己的身體,雖然不知道那股寄生體躲在哪裡,可是她知道就在她身體裡面·光這一點就足夠她嘔吐了。

羅辰也是同樣的感覺,不過他沒有多說,免得榮慧卿太過厭惡她自己的身體,做出自殘的傻事。

榮慧卿就將自己家的事又說了一遍,這一次,她不僅說了娘親的樣貌被掩蓋的事,還有自己的爺爺榮老爺子的事,並且說了在浮島上看見的有關發法家頂級宗門的事·告訴羅辰,她懷疑自己的爺爺,曾經是法家頂級宗門高階修士的後裔·而且後來去了光明神殿擔任樞機一職。

「光明神殿的樞機?!」羅辰倒抽一口涼氣,「你爺爺有這樣大的來頭?」說完又點頭笑道:「難關你精通陣法。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爺爺在光明神殿大概是擔任的陣法之道的樞機。所以你有這些寶物。」他指的是榮慧卿精通的易傳,還有她用來卜卦的三片龜甲。

榮慧卿著急地道:「好了,我的家世都說了,你還沒有說,這些跟我身體內的那股氣息有什麼關係呢?」

羅辰收了笑容,低聲道:「我懷疑,你出生後不久,就被人注入了這股氣息·簡直是十二萬分的隱秘。而且這股氣息可以跟著你一起成長,完全不會被外界察覺。」

榮慧卿也跟著倒抽一口涼氣,「我出生的時候,不過是個小嬰兒,跟人無仇無怨,為何要對我做這種事?」

「不是針對你·也可能是針對你爺爺,或者你父母。」羅辰冷靜地分析道,「你想,你娘親生得那樣美貌,不可能是平凡家庭養得起的。你爺爺十有八九,就是法家頂級宗門的後裔,也是光明神殿的樞機。而你爹的身份,就更加神秘。」

「我爹有什麼神秘的?」榮慧卿狐疑著問道,「他不過是一個普通又普通的山裡漢子。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他有什麼出眾的地方。不像我娘,到底還是見過她的樣貌,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可是我爹,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出來……」

羅辰站了起來,來到榮慧卿身邊坐下,偏頭看著她完美無暇的側臉,淡淡地道:「他能是你爺爺的兒子,娶你娘親做妻子,甚至能生得出來你這樣的女兒,足以證明他的不凡。」

榮慧卿聽了又好笑,又覺得心驚膽戰。

「我爹真的這麼厲害?」榮慧卿蹙眉,跟著搖搖頭,「不對。如果他們真的這樣厲害,為何他們身上毫無修為?」看見羅辰張嘴想說話,榮慧卿忙制止他,「別說他們是九尾狐族,跟塗山王女一樣在修鍊狐尾。我知道他們不是妖修,他們是普普通通的人,不是修士。」

羅辰別過頭,平視著前方,淡淡地道:「······沒有修為,還有一種情形,就是他們的修為被廢了。」

榮慧卿氣急地捏緊拳頭,「被廢?!為何?誰能這麼狠心?!」

「光明神殿。我有個預感,這些問題,都跟光明神殿有關。」

「你說,是光明神殿做得?!」榮慧卿氣憤地問道,「這也太狠毒了。我不信我們的家人犯了彌天大錯。以他們的性格和為人,他們是決計不會做那些大逆不道之事的。」

「不行,我一定要趕快祛除這個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