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1章有緣的緣(含see_an

第71章有緣的緣(含see_an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20 10:27  字數:4685

>■「女媧鍊石補天,但是天道崩塌得太過厲害,女媧不得已最後將身補天,才得到天道平衡,天道法則從新運轉,眾神之亂隨著女媧的消失,才最後終結。」

羅辰說完這番話,抬頭看向沉星海上的天空,似乎在尋找以前那個崩塌的天道。

「女媧真的把自己補進去了?」榮慧卿好奇地問道。

羅辰沒有做聲。

塗山{沉聲道:「我們族裡故老相傳,跟大家都知道的這個說法有些出入。」

羅辰剛剛說過,九尾族族的王者曾經吞噬過女媧補天的大荒之火,才生成他們獨有的狐荒火。

那就是說,最後見過女媧的,應該就是九尾狐族的那個王者,如果女媧還沒有跳進去以身補天的話。

榮慧卿忙問道:「你們族裡是如何說的?能說給我們聽嗎?」

朴宮贏從沙灘上站起來,站在塗山{身邊,定定地看著她。

塗山{頓了頓,看向村莊那邊的天空。

那邊的長陵陣,終於被塗山{的狐荒火所破。

被長陵陣困住的那些修士一得到自由,就紛紛架起自己的飛行法器,爭先恐後地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唯恐慢了一步。

沒有飛行法器的低階修士衝到沙灘,看見茫茫大海,絕望之餘,都看見了停在遠處的那艘樓船,正是榮慧卿他們的浮槎。

「那裡有艘船!」渴望自由的修士跟瘋了一樣,往樓船那邊飛了過去。

羅辰皺眉,正想出手,榮慧卿制止了他。

「不用管,他們上不去的。」不然浮槎的妖靈還是一頭撞死算了,連這些低階修士都搞不定,它自己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妖靈的。

果然沒過多久,那些修士還沒有摸到樓船的邊兒,就一個個從天上掉了下來落到沉星海里。

有些修士見勢不妙,趕緊遊了回來。

而有些修士就沒有那麼好運,直接被一些隱藏在海底的海獸和精靈拖下了海。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上船去吧。」榮慧卿冷靜地道。

塗山{眯起眼打量了一下遠方的樓船,「是你們的船。」

「小破船,讓王女見笑了。」榮慧卿表示謙虛。

塗山{笑了笑,當先騰身躍起,往樓船那邊飛過去。

榮慧卿也趕緊跟上,一邊飛行,一邊跟浮槎的妖靈溝通告訴它,現在過來的,都是她的朋友,讓妖靈放行。

浮槎的妖靈不情不願地打開結界,讓了他們一行人進去。

海島上的修士看見這一幕,馬上又提起精神,想跟著飛過去。

可是很快,遠處的樓船閃了兩閃便憑空消失在海面上,完全無影無蹤了。

「居然讓它跑了」修士們跳著腳地罵了幾聲,就認命地在海島上住下只等下一個機緣,他們才能逃出去。

不然茫茫沉星海,他們貿貿然飛出去,不到邊界就會掉進海里。

與其去冒險,還不如就待在這裡,加緊修鍊,等以後修為大進了,他們自然就能飛出沉星海了。

只是沒有料到的是,榮慧卿他們的樓船剛走,那股泉水的神識就跑了回來從新將剩下的修士囚禁起來,繼續開始自己漫長的修鍊,此是後話不提。

榮慧卿他們上了樓船,浮槎的妖靈就跟榮慧卿說過了,它很不喜歡這邊的味道,打算馬上離開這裡。

榮慧卿讓它自己拿主意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問,很多疑難要解。

塗山{帶著靈舞,還有她的八個男護衛上了樓船,朴宮贏當然也跟在後面。

好在三層樓高的樓船房間很多,就算這些人一人住一間屋子,也是住的下的。

榮慧卿耐心地等塗山{收拾之後,才去她的屋子裡尋她說話。

塗山{已經換了一身紅色裙裝,那材質看上去非絲非綢,但是又閃亮順滑,不知道是什麼料子做成的。

「別看了,這是天狐族的織女送給我的護甲,我一直捨不得穿,如今卻只有這一身衣裳可以見人了。」塗山{爽朗地笑著,請榮慧卿坐下。

羅辰不請自來,大大咧咧地坐在榮慧卿身邊。

塗山{也沒有見怪,羨慕地看著他們道:「你們倆倒是有緣,這麼久了,還在一起,真是難得。」說完微微嘆口氣,一幅無可奈何的樣子。

朴宮贏也虎著臉推門進來,道:「我對你不放心,不日日夜夜守著你,我擔心你又走了。」

塗山{看著朴宮贏,面容平靜,眼底深處還有一絲憐憫之色,看得朴宮贏心驚膽戰,臉上的表情似乎要哭出來。

一個馬上就能結嬰的修士,居然露出這種無助無奈和痛苦的表情,著實讓人又好笑,又悲涼。

榮慧卿心有所感,悄悄伸出一隻手,從桌子底下握住了羅辰的手。

一隻溫軟又帶著些潤濕水氣的小手抓住了羅辰頎長的掌緣,羅辰下意識反手相握,將那隻小手抓得緊緊的。

兩人靜靜地坐在那裡,看著塗山{和朴宮贏說話。

塗山{滿是歉意,但是除了歉意之外,她也沒有別的感情了。

「你先坐下,我跟他們先說女媧的事。」塗山{做事有條不紊,鎮靜自若,確實有王者之風。

榮慧卿坐在羅辰身旁,將頭靠在他側肩上,嘴角含笑,聽塗山{說起他們族裡故老相傳,有關女媧最後時刻發生的事情。

「我們族裡的長老曾經說過,當年吞噬過荒火的那位前輩留下過記載。」塗山{看向榮慧卿。

「記載?什麼樣的記載?」榮慧卿坐直了身子。

「據說,是幾幅圖,我沒有親眼見過,但是我爹見過,小時候也跟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