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6章塗山王女

第66章塗山王女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17 09:47  字數:3688

居然真的是想搶羅辰。

榮慧卿忿忿地道:「你們打錯算盤了,我男人不行的……」

話音剛落,榮慧卿就感覺到「暈倒」在自己肩上的羅辰抖了一抖。」不……不行……?」那幾個漁女一下子呆了。她們見過的各種借口多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個「不行」的借口。

一串串目光往羅辰的兩腿之間掃來掃去。

榮慧卿故意不去想他的感受,繼續對那些瞠目結舌的漁女道:「你們一輩子在海島上生,海島上長,沒有見過多少男人。我跟你們說,這世上的男人,千奇百怪地多了去了。有的人厲害,有的人卻不行。你們運氣不好,碰上一個不行的男人了。」

幾個漁女互相看了看,然後異口同聲地對榮慧卿道:「我們不信。」

「事實擺在面前,你們不信也得信。」榮慧卿斬釘截鐵地道。

還是胸最大,腰最細,腿最長的漁女開口道:「你說了不算,我們得要試一試才信你。」

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不撞南牆不回頭啊。

榮慧卿突然起了一絲促狹之意,笑著道:「他……」

羅辰裝不下去了,慧卿還不知道要說出些什麼,他可丟不起這人。

漁起一陣煙霧,往四面散開。

幾個漁女下意識回身掩面,躲開煙霧。

等她們再回頭的時候,發現那漁無一人。

「糟了,這兩人跑了!」一個漁女尖叫一聲,正要撮唇疾呼,腦海里嗡的一聲,似乎有人拿針扎進去一樣。立刻疼得眼冒金星,暈了過去。

旁邊幾個漁女翻了個白眼,也同第一個暈過去的漁女一樣,倒在了地上。

羅辰護著榮慧卿在原地出現,地上是一片軟脫了的漁/>

「如果她們還過份一些,我一定讓她們全部去死。」榮慧卿冷冷地道,慢慢走了過來。

羅辰無奈地搖搖頭,「你別忘了,她們沒有修為。是凡人。你弄死她們,會受天道法則懲處的。」

榮慧卿看著她們的身體,深思說道:「不,不會。因為她們不是人,就算她們沒有修為。弄死她們,我也不會被天道法則懲處。」

羅辰負著手想了想,還是不同意,「不行。代價太大了。萬一她們也受天道法則保護呢?我可不能冒這個風險。」

榮慧卿白了羅辰一眼,「又不是讓你動手?我動手就可以了。」

「你動手跟我動手有什麼差別?你死了我還能獨活?」羅辰說得理所當然,好像在說餓了要吃飯,下雨要打傘一樣的自然。

正是這種理所當然。讓榮慧卿又紅了眼圈。

轉過頭偷偷抹淚,羅辰當沒看見,使了一個搬運的小法術,把那幾個漁女暈迷的身體送回她們剛才補漁設了一個結界將她們圈起來。

羅辰忙乎的時候,榮慧卿就站在美人泉前面仔細打量。

「你夠美了,還要喝?你不怕物極必反,反而變醜了?」羅辰施施然走了過來。好笑地看著榮慧卿。

榮慧卿蹲下身,從自己的乾坤袋裡取出一個小瓶子的容器。從美人泉里舀了一瓶水,「我要帶回去,等有空了仔細研究一下。」

羅辰耐心地站在一旁,等榮慧卿裝夠這美人泉的水,才帶著她一起往回走。

回去的時候,他們沒有走向來的時候拐的那個彎,而是拐向了相反的地方。

順著那條彎彎曲曲的小路東一拐,西一拐,繞過一大叢碧綠的芭蕉樹,還有高聳入雲的椰子樹,再走過一人高的灌木,他們漸漸聽見了雞犬相聞的聲音,還有村人說話、打趣的聲音,真跟世外桃源一樣。

榮慧卿和羅辰立即緊張起來,放出神識,往前方試探。

那裡有很多人的氣息,但是沒有修士的氣息。不過,那邊的天地元氣有些怪異,好像有意被掩蓋了一樣,流通不暢,跟外界似乎沒有交流。

兩人從灌木叢頂上看過去。

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小小的村莊景象。

一座座低矮的茅草屋零星擺在這片寬大的山間平地之的小孩子在屋與屋的空隙里跑來跑去,歡叫著,呼喝著。

有衣著整潔的婦人站在屋前大聲叫著孩子回家吃飯。

也有光著上身的漢子擔著一擔清水正往家裡趕。

還有幾個老太太坐在門前,手裡拿著小小的針線,一邊縫紉,一邊嘮嗑。

簡直是一派祥和的山居春景圖。

如果不是從一座茅草屋裡鑽出一個穿紅衣的女子,榮慧卿幾乎都要確信這裡確實是一個人跡罕至的世外桃源了。

那個紅衣女子,成功地讓榮慧卿張大了嘴。

羅辰順著榮慧卿的眼神看過去,也微微愣怔。

那紅衣女子梳著一條長長的鞭子,盤在頭頂。身材窈窕,俊眼修眉,眼波極有神,看人的時候,顧盼生光,一看就不同一般的女子。

她也絕對不是一般的女子。

原來讓榮慧卿差點驚掉了下巴的紅衣女子,正是當年她有過一面之緣的妖修塗山王女姽嫿。

塗山王女一向和妖修住在葫蘆城,偶爾出來走動,斬殺那些為非作歹的妖修。

但是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聽過塗山王女的消息了。

榮慧卿揉了揉眼睛,再仔細看去。確確實實是跟塗山姽嫿生得一模一樣。

她們雖然有些年沒有見過了,但是她們都是修士,本來就不會如同凡人一樣迅速衰老。她們就算要衰老,也是要經歷千百年的歲月。區區十幾年,她們是不會變樣的。

榮慧卿和羅辰對望一眼,琢磨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塗山王女雖然一身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