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4章海上桃源

第64章海上桃源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16 08:59  字數:3634

>榮慧卿是萬年不遇的雷靈根,本不應該有這樣的草木青氣這種靈氣,人界修士當中,就算是單一的木靈根,也修鍊不出來的,除非有絕大機緣,吞噬過上古草靈木妖,又或者得到天地本源之氣的滋養,才可能修鍊出草木青氣。

樹妖藤怪倒是很容易修鍊出草木青氣,因為那本來就是它們的本源,只不過沒有這樣精純,而且裡面摻有很濃厚的妖氣,這種草木青氣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羅辰久久地凝望著陷入深層修行狀態的榮慧卿。

絕世的容顏一片肅穆,居然有了些寶相莊嚴的味道。

羅辰突然很不喜歡看到榮慧卿這個樣子,雖然艷絕麗絕,但是美得不像真人,反倒讓人生了隔閡。他懷念那個一顰一笑盡嫣然的女子,會哭會笑,會吵會鬧,會賭氣會撒嬌,還會耍無賴顯刁蠻。

他知道,她的修為越高,這些屬於人的情感就會越來越遠的離開她

是冷冰冰的並肩而坐,對望千年,還是讓她在懷裡放縱一晚·天明就各散東西,這真是個難題。

羅辰輕嘆一聲,別過頭去,不再看著榮慧卿。

榮慧卿卻在抓緊從葫蘆根裡面吸收靈氣,轉化成自身的靈力修為。

不得不說,那葫蘆根實在太給力了。先天三大靈根之一,真是名不虛傳。

戴著葫蘆根在身上,簡直是隨身帶著極品靈礦啊。可是再極品的靈礦,都不能跟這葫蘆根相比。

有那麼一瞬,榮慧卿也想過,這最小的葫蘆根都這麼厲害,那另外兩顆大一些的葫蘆根呢……

不過她馬上醒悟過來,這是心魔在企圖試探她,侵蝕她。

貪、嗔、痴、慢、疑,就是心魔五毒,是修行之人經常會遇到的。只要隨時警醒·這五毒不難祛除。

心魔最毒,是情毒,五毒之外,自成一脈·沾之無葯可醫。

一般修士最容易遇到的心魔,是貪毒。得隴望蜀,見利忘義,人心不足蛇吞象,都是在說一個字,一個貪字。

榮慧卿收斂心神,摒除這種貪婪的慾望·重新進入新一輪的修鍊。

羅辰闔上眼,開始凈心修鍊自己的魔道。

浮槎既然有妖靈,他們就不用擔心方向問題,它知道往哪邊走。

赤豹和狼七住在各自的房間里,本都在打坐修鍊。

阿娥卻百無聊賴,出去跟肯肯說話。

肯肯坐在樓船三樓的桅杆之上,眼望著前方逐漸亮起來的晨曦,笑著問阿娥·「你不想家嗎?」

阿娥笑道:「這是沉星海,就是我的家啊。不過,我倒是挺想我大哥的。」

肯肯知道她說的是海蛇族的少主阿貴·小小的三瓣嘴輕撇,有些不以為然地道:「那小子心志不堅,我還以為它真的看上我家主人呢,結果老大一來,就把它嚇跑了。這麼沒骨氣,讓它一輩子找不到交尾的對象!」

阿娥聽了有些不高興,「肯肯,那是我大哥,你能不能」

話音未落,海面上起了一層層薄薄的霧靄·快要明亮的天色又變得陰沉,天空中的雲層越來越厚,像是烏雲密布的樣子。

嘩啦!

傾盆大雨從天而降,澆得肯肯和阿娥一身都濕了。

兩個傢伙趕緊回到自己的房間,看著窗外越來越密集飄搖的雨絲髮呆。

風也颳了起來,呼呼的風聲如海獸怒吼·震耳欲聾。

海上颳風下雨,一般都很危險。運氣不好的時候,會有狂風巨浪,引發海嘯。

樓船越發晃蕩得厲害。

羅辰從入定中驚醒,拉開艙室的門一看,就被撲面而來的大雨澆得身上都濕了。

海風夾著水氣,順著半開的艙門吹了進來。

就連榮慧卿也驚醒過來,收了旭日訣,站起來問道:「出什麼事了?」

「好像是颶風。」羅辰緊緊地盯著遠方天邊那一處搖曳的直線,慢慢地道。

「不是颶風,是龍吸水。」榮慧卿的識海里傳來浮槎妖靈的聲音。

「龍吸水?」榮慧卿反問道。

羅辰回頭看了她一眼,「你說什麼?」

榮慧卿走到他身後,抱著他精壯的腰身,從他背後探出頭,看著遠方的景象,「你看,那邊是不是龍吸水?」

只見不遠處的地方,那條海天之間的黑線越來越清晰,像是一個隧道一樣。

灰藍色的海水通過那個隧道,從海面流向天空,形成一個倒灌的現象,就象是真的有龍在空中探出頭來,正往海面吸水。

無數的魚蝦螃蟹,還有各種奇奇怪怪的海獸都被這股吸力扯了出來,順著倒灌的海上往天空飛去。

榮慧卿無意中想起了「鯉魚跳龍門」的典故,笑著道:「如果天的那一頭,真的有龍門存在,這些有修為的海獸,就不用在辛辛苦苦修鍊了。」

羅辰不知道榮慧卿在說什麼,不過龍吸水」的典故,他還是聽說過的。

「不是什麼厲害的海妖就好。」一般的天氣現象,對於修士來說,就是浮雲。

可是海面的風浪越來越大,浮槎雖然屢次企圖改道,繞開前面惡劣的天氣,可是海水起了好幾個大漩渦,將那浮槎圍在中間,不肯讓它逃離。

浮槎倒是不用擔心自己會沉,就是顛簸的非常厲害。

一個大浪打來,浮槎被壓入水底。

然後一個大浪掀起,他們又被投入浪峰。

如此上下顛簸,就連榮慧卿都受不了了,臉色發白,哇地一聲吐了起來。

羅辰急忙抱起她,從裡面的屋子找到一壺清水,先倒入自己嘴裡品評之後,確認沒有毒,才哺進榮慧卿嘴裡。

榮慧卿喝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