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9章不放手

第49章不放手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16 08:59  字數:3599

>「如果我不出現,你要把自己的血流光是不是?你知不知道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吸收修士精元的?!」羅辰對榮慧卿傳音說道。

榮慧卿雖然面色蒼白,可是臉上卻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也許以後她會覺得自己很蠢,居然用這種方法脅迫羅辰出現。

可是如果她不這麼做,她會一輩子後悔。而她的一輩子,可能很長很長,她不要在餘生都痛悔自己沒有破釜沉舟,逼他現身!

「如果我把血都流光了,你也不出現,算我認錯人。——也死心了,這輩子再不會跟你有任何瓜葛!」榮慧卿聲音雖然輕柔,聽在羅辰耳里,卻百般不是滋味兒。

兩個人默默地站在山洞裡對望。

而山洞裡面的暗處,浮島的地面正在緩慢地吸收著那結丹修士的身體和剩餘的精元,壯大著自身。

「就當你認錯人了。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長痛不如短痛。——你忘了我吧。」羅辰淡淡說道,轉身就走,長披風在身後無風自動,緩緩漂浮起來。

榮慧卿心痛得無以復加。為什麼會這樣?每一次,她以為自己靠近他的時候,他就要把她推開,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辰叔!」榮慧卿叫得撕心裂肺,那股痛楚甚至傳到羅辰的肋骨處,一陣鑽心的劇痛傳來,他的腳步踉蹌,被路上凸起的礁石絆了一下。

這一停頓的功夫,榮慧卿已經從背後衝過來,抱住羅辰的後背,將頭埋在他背上,哽咽著道:「那就讓我在你背上再哭一次,好不好?—最後一次,哭完你就對我施法,把我記憶裡面的你,完完全全割捨出去·好不好?這樣我就不會再想起你,也不會認識你。我們從此形同路人,好不好?」

羅辰的脊背挺得僵直,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幽深的目光看向山洞外麵灰藍色的大海,似乎在思考這種提議的可行性。

榮慧卿的淚水逐漸滲透了他的外衫,打濕在他的後背之上。

淚水有一點熱度,但是還不到滾燙的地步。

可是羅辰甫一感覺到,居然像被火燙一樣,左臂往後一撈,就將榮慧卿從背後拉了過來·緊緊抱在懷裡,低頭在她頭頂親了一下,沉聲道:「在我懷裡哭,然後我施法,讓你從此不認識我······」

榮慧卿心頭更是大慟,緊緊抓住羅辰的前襟,哭得快要暈過去,卻一聲不吭·只是默默流淚。

這種無聲的哭泣更讓人受不了。

羅辰下意識將榮慧卿越抱越緊,一隻手不由自主托起她淚流滿面的小臉,不加思索地低頭吻了上去。

溫熱的唇息在榮慧卿的面頰上徜徉來去·一遍又一遍,似乎非要吻干她的淚不可,但是她的淚那麼多,怎麼吻也吻不幹。

羅辰無可奈何地搖搖頭,終於敗退下來,「······好了,別哭了。我不離開你就是了。」

話音剛落,榮慧卿的哭泣戛然而止,除了還不時抽泣之外。

羅辰將榮慧卿身子倏然推開,看見她嘴角還沒有來得及隱去的一絲狡黠的笑意·卻發現自己一點都不生氣。

扶著榮慧卿的肩頭,羅辰看了她一會兒,傳音問她道:「你真的想跟著我?不管我去哪裡,你都跟著我?」

榮慧卿搖搖頭,「不是跟著你,是我們在一起。等我做完我要做的事·我就跟你走,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但是現在,你要跟我走。」

羅辰詫異地挑高眉毛,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嘆息一聲,繼續傳音道:「······沒有我,你還是過得很好,是不是?你不會尋死覓活?剛才不過是你在試探我而已。」

榮慧卿沒有說話,因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

到底是試探羅辰,還是自己真心所至,她不清楚。

她想這麼做,她就做了,甚至沒有考慮過後果。

「我剛才做的,都是我真心真意。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總之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就不會放你走。」榮慧卿伸出雙臂,抱住羅辰的腰,將頭靠在他的胸口處。半晌抬頭皺眉道:「你的心到哪裡去了?」

羅辰心裡一沉。他沒有心,但是他的胸口處,依然有一顆勃勃跳動的東西,除了那一次拿著鐮刀的黑衣人,還沒有人知道他並沒有心。——榮慧卿的修為低微,她是如何知道的?

「你的心到哪裡去了?」榮慧卿固執地繼續問道。

羅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將她好奇地小腦袋攬入懷裡,答非所問,「我現在的身份,你都知道了。你再跟我在一起,會被我魔化的。你可願跟我一起去魔界?」說完又加了一句,「當然是完成你的心愿之後。」

羅辰知道榮慧卿有一個心愿。雖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完成,而且他作為魔界之主,並不能一起在人界陪著她。只是他現在已經煉化了六芒星印記,他可以自由穿梭界之門,不脖擔心有任何異變。

榮慧卿從羅辰懷裡探出頭來,微微地笑,「你只要不再碰我,我不會被你魔化的。」

剛剛的春風一度,她已經感覺到羅辰的魔氣入體,不過她的旭日訣好像並不排斥。

不過這一點,她沒必要讓羅辰知道。

羅辰皺眉,似是愁得很,仰頭看著洞頂,自言自語,「這可難了。若是不碰你,我去碰誰呢?……剛才那個修鍊媚術的女修似乎不錯……」

話沒說完,榮慧卿已經捂住他的嘴,惡狠狠地道:「還敢說?!想碰別人?你想都不要想!」

羅辰的雙眉平順下來,唇角微微翹起,「我不碰別人,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