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6章誰更想誰(慎入)

第46章誰更想誰(慎入)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16 08:59  字數:3551

榮慧卿的手腕軟軟地跌落在地上,唇間吐出一口長長的氣,氣息那樣綿長,似乎是要把一生的氣都吐了出來,再不會有進的氣了。<冰火#中文.

什麼樣的人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只有快死的人。

羅辰條件反射一樣抱起榮慧卿,不加思索地扶住她的頭,低頭含住她的唇,將一口氣渡了進去。他是魔界之主,又煉化了六芒星印記,呼吸之間,魔氣縱橫。他哺入榮慧卿唇間的氣息,當然也帶有幾分魔氣。

對於人界修士來說,他們的身體如果注入過魔氣,會被漸漸異化,最後魔化,被魔界吸收。就像狼七一樣,它在陰棲之地被魔氣侵襲,以至頭上長角,連狼尾都異化了。當魔界的界之門大開的時候,它差一點被吸了進去。

羅辰渡完氣,才想起這個問題,一時沉默不語,保持著半跪的姿勢,心裡想著要把榮慧卿放到地上,身體卻不聽使喚一樣,還是將她摟在懷裡,靠在胸前。她的面頰,就在他一低頭,就能觸及的地方。

榮慧卿的肩膀、胳膊和腿上,都是鞭痕和斑斑血跡。舊的血止住了,新的又流出來。她的嘴唇因為失血過多,已經變成淡淡的肉色。

垂眸看了榮慧卿半晌,羅辰的一隻手掙扎著抬起來,顫抖著在榮慧卿的傷口處拂過。指尖過處,血污褪去,露出污穢底下潔白無暇的肌膚。一處處血肉翻飛的鞭痕在羅辰的輕拂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如初。

榮慧卿的呼吸漸漸平順起來,不再是呼出的氣多,呼進來的氣少。唇色也由肉色轉為淡粉,微微撮起,像四月微雨里的櫻花。誘人採擷。

羅辰鬼使神差地低下頭,不受控制地將自己的唇印在榮慧卿的唇上。他本來只打算淺嘗輒止,結果一碰觸到榮慧卿柔軟到不可思議的雙唇,他的意識就飛到九霄雲外。

雙唇裹住榮慧卿的雙唇,反覆吮吸舔弄起來,似蜜蜂在吮吸蜂蜜,裹住花心,又似乾渴了幾百年的酒鬼把住陳釀,飢餓已久的老饕面對美食。不斷地啜飲吞咽,不把對面的美物吞食下肚,不會罷休。

榮慧卿斜躺在羅辰腿上,兩條胳膊軟綿綿地搭了下來。

百卉和那結丹修士歡好的聲音越來越大,從山洞的暗處傳了過來。在寂靜的山洞裡回蕩,越發清晰。

那帶著無可遏制的的嬌喘和大叫,還有百卉運轉到極處的頂級媚術散發出來的蘭麝之香,統統都傳了過來。

羅辰的呼吸也跟著粗重起來。他的身體好像憶起了曾經有過的那一場狂歡盛宴,全身每一處都在叫囂著要重溫舊夢。

羅辰武裝了很久的意識和自製轟然崩塌。他單手一揮,在山洞裡面便破開一個單獨的空間。長披風一卷,就將那隻穿著護甲的玲瓏浮凸的身軀包了進去。下一刻。山洞裡面已經變得空空如也。榮慧卿和羅辰都消失了。

而在另一處不知名的狹小空間裡面,出現了羅辰和榮慧卿的身影。羅辰還是保持著半跪的姿勢,將榮慧卿擁在懷裡。

榮慧卿到底是築基後期大圓滿的修士,外傷痊癒之後。靈力跟著運轉自如。

羅辰哺進去的那口氣,雖然有魔氣在裡面,但是魔界至高之主的氣息,到底非同凡響。

榮慧卿的意識逐漸恢復過來。有些渙散的雙眸漸漸有了焦距。

凝視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那張臉。榮慧卿抬起一隻手,撫上羅辰的面龐。

「我不是在做夢吧?真的是你嗎?辰叔?你怎麼……變成這副樣子了?」

羅辰將臉在榮慧卿手掌上蹭了蹭,本不想理她,可是喉嚨里發出一聲低低的「唔」,寵溺之意表露無疑,臉上卻依然是一副淡漠決絕的樣子,顯得十分矛盾。

榮慧卿卻對這種矛盾十分熟悉。

羅辰似乎總是在她面前顯得矛盾重重。

「我知道,是我的辰叔回來了。」榮慧卿笑著抱緊了羅辰的脖頸,將自己的面頰和羅辰的面頰緊緊相貼,「再也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們一直在一起。」

羅辰的眉頭皺了皺,想說,不好。可是張了嘴,卻只有「好」這個字,發出了音。那個「不」字,似乎被他吞下去了。

榮慧卿激動得渾身顫抖,在羅辰耳邊喃喃輕語,不斷訴說著相思之苦,離別之殤,訴說著那些孤獨的夜晚,看著羅辰的水晶棺入睡的夜晚。

羅辰默默地聽著,不發一言,胳膊卻越箍越緊,將頭同樣埋在她的肩頸處,深深吸了一口氣,暗啞低沉的聲音在榮慧卿耳邊回蕩,「……卿卿……卿卿……我也想你」。說完這句話,似乎費了羅辰九牛二虎之力,額頭上冒出大顆大顆的汗珠。

真的是辰叔!

羅辰的聲音鼓舞了榮慧卿,她更加緊緊地抱住了羅辰,將自己整個身子都貼了上去。

熱騰騰、軟喧喧的身子纏繞過來,似要將白鍊鋼化為繞指柔。

羅辰的手指按住榮慧卿貼身護甲的某一處,輕輕往下一拉,那結丹修士用盡了法寶都拉不開的護甲應聲而落。

羅辰的目光停在那護甲之上。那是他當年在人界親自給榮慧卿煉製的貼身護甲,是用榮慧卿的娘親給她留下的鳳凰尾羽的包袱皮做得,除了榮慧卿本人,還有自己,沒人能夠解開這個護甲。

榮慧卿沒有掙扎,沒有抗拒,柔順地貼在羅辰身旁,的身子從護甲中顯露出來,在有些昏暗的空間里發出細白的光。

羅辰將披風鋪在地上,同時將榮慧卿抱著放了上去。

這個空間是羅辰剛剛開闢出來的,地面非玉非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