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5章女主女配之爭(2)

第45章女主女配之爭(2)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16 08:59  字數:3841

>山洞裡面,傳來一陣悶哼,還有大力撕扯的聲音。

百卉一陣心急,就要往裡沖。

羅巧姿拉住她,朝山洞裡面努了努嘴,「裡面的是結丹後期的大修士,你不過是築基中期,打得過他嗎?進去還不是白白送死?」

裡面的那個修士,羅巧姿知道,是魯瀅瀅在寶船上搭上的一個相好。她本來不想管魯瀅瀅的事,可是擔心她膽大妄為,會影響到自己,所以一直暗中留意她。

羅巧姿先前在浮島上轉了一圈,沒有找到什麼法寶功法,就知道這裡大概沒有自己的機緣,所以提前回去了。

等魯瀅瀅回來的時候,羅巧姿正在閉目養神。

魯瀅瀅輕哼一聲的「榮慧卿」,將羅巧姿徹底驚醒。她跟著魯瀅瀅出了底艙,看著她上了一樓,鑽到那個結丹修士的艙房裡。

百卉從浮島上看見朵鈴山莊那一幕之後,就回了寶船,也盯著魯瀅瀅,正好跟羅巧姿碰了一路。

兩人交手之後,發現目標一致,對對方也沒有惡意,就決定聯起手來,看看魯瀅瀅到底要做什麼。

她們一路跟蹤魯瀅瀅又回到浮島之上。

只因為魯瀅瀅這一次說服了那結丹後期修為的大修士一同前往浮島,為了防備被這個大修士察覺她們的真實目的,百卉和羅巧姿只好遠遠地跟在後面,並不敢跟得很近。

這也是為什麼,魯瀅瀅和那結丹修士已經把榮慧卿擄到這裡來了,她們才剛剛跟過來的原因。

羅巧姿的話,百卉不是沒有想過。而且她自己是修習媚術的,對男女之間的事並不在乎,一時也遲疑起來。

「我跟過來,是擔心魯瀅瀅闖禍,連累我。你跟過來又是做什麼?難道也是覬覦榮慧卿身上的寶貝?」羅巧姿對百卉傳音問道。因為擔心裏面結丹修士的修為太高,會聽見她們的對話。

百卉低了頭·看著地上暈迷不醒的魯瀅瀅,傳音回去道:「榮慧卿救過我一次,我是還個人情而已。」修行之人,很忌諱欠別人的人情。

羅巧姿笑了笑·眼望著遠處的海面,「這樣啊,那我不攔你了

百卉咬咬牙,正要衝進去,魯瀅瀅居然已經醒了,摸著後腦勺坐起來,抬頭看見是羅巧姿·還有一個看起來很眼熟的女修,立即大聲叫道:「有人來了!快出來救我!」

百卉和羅巧姿毫不猶豫地一起出手。

百卉手裡一把明晃晃的銀色短針甩了出去,盡數扎進魯瀅瀅的後心。

羅巧姿則是拿著一把看上去不起眼的青鋼劍,從魯瀅瀅前胸穿透而過。

兩股靈力一起順著利刃進入魯瀅瀅的心脈,將其全數斬斷。

魯瀅瀅兩眼一翻,吐出一口鮮血,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萬里之外的青雲宗大殿裡面,魯瀅瀅的命牌四分五裂·從高架上掉了下來。

守大殿的弟子聞聲而來,看見了魯瀅瀅四分五裂的命牌,嘆息著拾了起來·「又隕落了一個弟子。」

浮島上的山洞前面,百卉看了羅巧姿一眼,「你在這裡守著,我進去。」

羅巧姿將魯瀅瀅的屍體往海邊拖行,回身擺手,「自己小心。」

百卉深吸一口氣,將頂級媚術運轉開來,一絲如蘭似麝的香味,往山洞裡面鑽了進去。

那結丹修士已經換了第三個法寶,還是不能把榮慧卿的緊身護甲撕開·一時惱怒異常,將捆著榮慧卿的鞭子喚了回來,握在手裡,對著她就抽了幾鞭子。

榮慧卿「啊」地慘叫一聲,下意識偏了頭,躲過那鞭梢的倒刺·裸露在外的左肩卻被抽打得鮮血淋漓。

血紅的鮮血,雪白的肌膚,明艷不可方物的容顏,讓那結丹修士突然升起一股難以言說的快感。

「哈,想不到鞭打你這樣的美人兒,也能讓我渾身暢快!」那結丹修士大笑著,手裡長鞭揮舞,呼的一聲,又抽了榮慧卿一遍。

榮慧卿聽見鞭聲呼嘯,忙往另一邊側了側身子,鞭梢再次在她身上划過,這一次是她裸露在外的右胳膊。

緊身馬甲一樣的貼身護甲,只能護住她的要緊部位不受傷害,卻阻擋不了她的肩膀、胳膊和腿受到傷害。

榮慧卿看出來這修士大概有些虐待狂的傾向,連忙咬住牙關,一聲不吭,免得喊叫起來,讓對方更加興奮。

呼!

又是一記長鞭,這一次,那結丹修士用足了十足的力氣,竟像是要活活抽死榮慧卿才是!

榮慧卿被對方的靈力威壓鎖的動彈不得,就連腦袋都不能自由轉動了,只得眼睜睜看著對方的長鞭凌空襲來,心裡痛苦悔恨到了極點,最後大叫了一聲「辰叔!」就打算閉目等死。

她的話音剛落,那呼嘯的長鞭就像被禁止一樣,停在了空中,離榮慧卿的鼻子,只有一寸的距離。

榮慧卿的鼻子里,甚至能聞到那長鞭上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兒,不知道浸過多少人血……

「你在做什麼?」百卉的聲音在山洞裡面響起來,一雙眼睛媚眼如絲地看向那個正在揮鞭的修士。

那修士保持著揮鞭子的狀態,靜止了一秒鐘,然後如同剛剛蘇醒過來一樣,腦袋有些僵硬的動了動,兩隻眼睛轉到百卉身上,然後又從百卉,落到山洞的地面上。

榮慧卿正鮮血淋漓的躺在地上。雙眸緊閉,不知是死是活。

百卉心裡一動,趕緊移開眼睛,走到那修士身邊,伸出一隻纖纖玉手,撫在那修士胸前,膩聲道:「那個女人,哪有我好?大爺,不如我來伺候你啊?」百卉將頂級媚術運轉到極致,一股股蘭麝之氣往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