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1章天算者

第41章天算者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7-02 02:54  字數:3828

榮星弘不敢違拗,給老者磕了三個響頭,將自己和法家頂級宗門的最後一絲牽連下狠心斬斷。

當晚,老者親自將榮星弘送離了法家的頂級宗門。

榮慧卿、卯三郎和阿貴沉默地看著榮星弘的身影晃了晃,就消失在空曠的草坪當中。

老者沒有回洞府,而是在原野里站了一晚,眼望著星空出神,同時讓數根算籌飄散在自己紹,不停進行精密的計算。

卯三郎和阿貴看不出來那老者在做什麼。

榮慧卿卻看得明明白白。她自己就是算籌高手,甚至比這老者還要高出幾分。

她看得出來,那老者在計算星辰日月的走向,應該是在做一個有關預測未來的計算。

可惜,對於未來的預測,就算是榮慧卿曾經生活過的那個有超級電腦的時代,也是做不到的。

榮慧卿輕嘆一聲,在曠野里盤膝坐下,打坐鍊氣。

卯三郎和阿貴也跟著坐下,跟著修鍊。

卯三郎很快進入狀態。

阿貴卻不習慣。它是海底修鍊的,陸上的氣息讓它感覺很陌生。

坐了一會兒,它站起來四處走動,總覺得這個原野,有些讓它心神不寧的東西存在,恨不得馬上離開此地,回歸海底。

可是轉頭看看榮慧卿,不知怎地,它又不想走。

這種感覺,它從來沒有過,仔細想一想,心裡就跳得慌,不敢往深里想。

自己是海蛇族位高權重的少主,是絕對不會對一個人類動心的。

阿貴飛起一腳,將原野上的一顆小石子踢得遠遠的。

那小石子飛入天空,久久也不見落下。

阿貴頓時眉飛色舞地搓了搓手。覺得自己很是厲害。

……

第二天天剛亮,一股股濃黑的烏雲就從四面八方彙集過來,將法家的頂級宗門上空團團圍住。

「法家宗門。藏匿六道輪迴的逃犯,趕快給我交出來!不然的話,讓爾等身與名俱滅!」一個炸雷般的聲音在高空響起來。

同時一道電光鎖定榮慧卿所在的位置,又一個聲音大叫:「找到了!從六道輪迴逃走的那個靈魂找到了!」

榮慧卿驚訝地睜開眼睛。看向空中那束電光。

她不是靈體嗎?

這裡不應該是幻境嗎?

這些電光和雷鳴是怎麼回事?

真的是針對她的,還是針對數千年前的法家頂級宗門?

像是在回答榮慧卿心底的疑問,一個炸雷直接往榮慧卿盤膝而坐的地方劈過去。

阿貴大喝一聲。飛身撲上,抱著榮慧卿在地上滾了兩圈,躲開那束炸雷。

榮慧卿剛才盤膝而坐的地方,被炸雷擊出一個無底深坑。

阿貴雖然是結丹修為的海獸,但是那炸雷之威如此之烈,還是震傷了它的丹田。

阿貴哇地一聲,吐出一口暗黑的血。

榮慧卿慌忙將一顆適合妖獸的丹藥掏出來。塞到阿貴嘴裡,「快去煉化這顆丹藥!」

阿貴一隻手抹了抹嘴邊的鮮血,另一隻手更緊地將榮慧卿護在胸前,仰天大笑道:「死雷子,有種來打你小爺啊!」

話音剛落。又一聲驚雷響起。

不過這一次,一排數十根算籌如閃電般飛過來,遮在榮慧卿和阿貴頭頂的天空上,擋住了天上的驚雷。

那老者的聲音傳過來:「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但是那天雷想要你的命,請你速速離開。我們法家頂級宗門,已經快頂不住了。」

榮慧卿被阿貴箍得死死的,她的修為沒有阿貴高,掙扎不過它,只能從它懷裡探出頭,看向上空的雷電雲層,和他們頭頂上空不斷旋轉的算籌,皺眉沉思。

原野在雷聲擊打之下,逐漸抖動起來,大地從中裂開一條大縫,地底海水洶湧澎湃,如同萬丈水壓,從地底直噴而來。

榮慧卿心裡一驚。看看頭上的算籌,再看看大地上裂開的縫隙,和縫隙底下的海嘯,再想起剛才那老者計算的日月星辰的位置,一下子想起了當年榮老爺子給她講過的一個上古遺失的陣法:斗轉星移!

斗轉星移陣,需要的就是上古流轉下來的算籌為經,地上裂開的海溝為緯,同時輔助天生的日月星辰,和雷霆閃電之力,可以產生無上的威力,甚至可以讓虛者實之,實者虛之……

這個陣法之所以失傳,除了因為那上古算籌失蹤之外,更是因為幾乎已經沒人會「天算」之力了。

天算者,算之王者是也。

榮老爺子嘆息過,說五州大陸的天算者,已經絕跡很久了。

主觀條件和客觀條件都不俱備,當然斗轉星移陣就失傳了。

榮慧卿想起那老者剛才用算籌推演天象的演算法,心裡一時豁然開朗。——天算!那就是天算!

在心裡回憶一遍,榮慧卿已經將天算的步驟都記在心裡,融會貫通了一遍。

眼看大地的震動越來越厲害,法家頂級宗門裡面的弟子哀嚎哭喊,四處奔逃,有些人掉入深深的海溝,有些不甘被滅,祭出自己的法器,和天上雲層後面那些看不見的力量對抗起來。

榮慧卿一下子激發出無盡的勇氣,對死死箍住她的阿貴冷靜地道:「放開我。我有法子,可以幫助他們逃離這裡的困境。」

阿貴忍住背上被驚雷擊打的痛楚,沉聲道:「你不過是築基修為,怎麼能抵抗得了雲層上的那些修士?他們的力量,連我都快抗不住了。」

說話間,又一聲驚雷擊打下來,重重地落在阿貴背上。

嗤啦!

榮慧卿聞到一股皮肉燒焦的氣息。

「放開我,我真的有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