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1章貪小便宜吃大虧(see_an仙葩緣+)

第31章貪小便宜吃大虧(see_an仙葩緣+)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25 18:38  字數:4597

>海蛇一聽,頓時覺得很有道理,長尾往上一甩,硬生生將漩渦頂端的玫瑰色泡沫卷了回來。

泡沫裡面的一狼一魚,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

狼七道心不穩,居然已經現出了貪狼的原形,緊緊將紅髮美人魚壓在身下,不斷撻伐。

紅髮美人魚的魚尾劇烈地拍打著玫瑰色泡沫的底部,盪起陣陣漣漪,一直傳到泡沫外面的海水裡,伴著陣陣清香。

榮慧卿別過頭,對巨大的海蛇道:「你還不把它們放下?」說完又回過頭掃了海蛇一眼,「它們怎麼跑到這個泡沫裡面去了?」

海蛇洋洋得意地將玫瑰色泡沫放在地上,重新將巨大的身軀盤桓起來,捲成山一樣高,中間一小塊空地,正好容納那個玫瑰色泡沫。

榮慧卿匆忙之間掃了一眼,發現裡面的「激戰」好像已經結束了。

狼七重新化為人形,仰面躺在地上,面上的神情看不清楚,但是可以看見它依然將那紅髮長發的美人魚緊緊摟在懷裡。

榮慧卿嘆口氣,將日月雙鉤收回去,問那海蛇道:「你是蛇,它是美人魚,你怎麼說它是你妹妹?」

海蛇嘎嘎怪笑,塔燈一樣的大眼睛眨了眨。

榮慧卿面前升起一陣煙霧。

煙霧散盡,那座小山一樣的海蛇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灰衣灰發灰眸的少年。一雙狹長的眸子,瞳仁正是淺灰色。灰色長發略帶捲曲,漂浮在身後。精壯的雙臂,健壯的腰身,而腰身以下,是和那位美人魚姑娘一樣,長長的魚尾。

榮慧卿愣怔半晌,問道:「你們到底是蛇,還是美人魚?」據她所知·蛇和美人魚,完全是兩個不同的物種,從來沒有聽說是相通的。

那灰發少年正是從寶船上跳下來的海蛇族少主阿貴。它笑了笑,聲音還是有些粗嘎·指著已經開始變得稀薄的玫瑰色泡沫道:「它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我叫阿貴,它叫阿娥。」

榮慧卿大奇,「它的母親是美人魚?而你的母親是蛇?——那你怎麼也有尾巴?」

阿貴聽著榮慧卿「蛇」、「蛇」的叫,很是不悅,糾正她道:「我們不是蛇,我們是海蛇一族。我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這樣在水裡比較方便。海蛇的身體太過龐大·而人類的兩條腿太麻煩,所以我喜歡變成這個樣子,我妹妹看著也高興,不然她老是覺得跟我們不一樣,總想離家出走。」

「不都一樣?都是蛇。」榮慧卿撇了撇嘴。她最討厭長蟲類動物,不管是什麼蛇,反正跟長蟲有關,她就發怵。這是天性使然。

阿貴的嘴角抽了抽·不再跟她廢話,繼續追問道:「我要你的靈寵,你開個價吧。」

阿貴變成美人魚少年的模樣·兩眼不再有探照燈的功能。海底重新變得灰暗。

榮慧卿運起靈力,將目光變得明亮,看向阿貴身後。

玫瑰色泡沫似乎已經完全消散,狼七茫然地坐了起來,正四處觀望。

它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從船被赤豹扔了下來,還沒有落到海底,就被一個紅髮姑娘從斜刺里衝出來抱住,大叫「哥哥」!

對於慾火焚心的狼七來說,此時此刻·沒有什麼,比「哥哥」兩個字更讓它心動了。

再加上那紅髮姑娘的聲音如同天籟一般,讓狼七聽了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是舒坦的。

它實在忍不住,捧住那紅髮姑娘的臉,在她嫣紅的唇上狠狠親了下去。

狼七本來只想借親吻舒緩一下它身體里難以抑制的慾望,可是一吻之後·紅髮姑娘如同著了魔一樣,緊緊地抱住它不放。

狼七溫香軟玉抱在懷裡,能坐懷不亂就不是狼七,而是赤豹了。所以它沒有猶豫,跟著抱住紅髮姑娘,一邊親吻,一邊準備做「壞事」。

當它摸到紅髮姑娘原來不是姑娘,而是美人魚的時候,它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管它是人還是魚,反正自己也不是人

狼七自暴自棄地想著,心神一時不察,就被凌空一陣大力抓了起來,然後和那紅髮美人魚姑娘一起,被扔進了一間粉紅色的「屋子」。

在那間屋子裡,它們終於拋開一切束縛,一起翻滾起來。

當一切結束之後,狼七才發現,哪裡有粉紅色的屋子?——它們還是在冰冷的海底,周圍搖蕩著長長的海藻,一尾尾花色艷麗的小魚從它們身邊游過,海葵張開轉盤,抓捕著從它面前經過的小魚蟲。橙紅和白色的珊瑚疏影橫斜,將這一片小小的海底間隔開來。

狼七跌跌撞撞地站起來,才看見自己全身赤裸,驚慌地四處看著,「我的乾坤袋呢?」

「是這個嗎?」紅髮美人魚跟著遊了過來,手裡拎著一個小袋子,好奇地打量。

狼七這才看清這美人魚的樣貌。

深凹的雙眼,白皙的肌膚,潔凈的額頭,高直的鼻樑,紅潤到有些紅腫的雙唇。蔚藍色的瞳仁,火紅的捲髮,碩大的雙乳在胸前晃動,竟然也是一絲不掛。

狼七嚴肅地道:「那是我的乾坤袋。」伸手接過來,從裡面掏了一套衣裳穿上,然後皺著眉頭看向紅髮美人魚,「你怎麼不穿衣服?」

「衣服?」紅髮美人魚的眉頭微蹙,似乎想起了什麼,在努力思考。

阿貴看到這裡,忙從一樹珊瑚後頭走出來,輕輕攬著紅髮美人魚的肩頭,柔聲道:「妹妹,我們在海底,不穿衣裳方便。」

狼七聽了大怒,一拳擊中阿貴的鼻子,吼道:「有你這樣做哥哥的嗎?!——簡直是畜生!」

榮慧卿聽了狼七的話,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