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9章旖旎的夜(慎,淺笑輕紗靈

第29章旖旎的夜(慎,淺笑輕紗靈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25 08:38  字數:4834

「你這是做什麼?還不趕緊穿起來!」孟林真有些驚慌失措,快步走上前去,從地上揀起衣袍,想給面前的赤裸少女穿上。

那少女卻往前一步,走入孟林真懷裡,將赤裸的胸膛靠在他的胸前,喃喃低語,「我還冷。你這裡好溫暖。」

柔軟挺翹的胸脯如一對展翅欲飛的小鴿子,在孟林真懷裡躍躍欲試。

孟林真伸手想去將她推開,一雙大手卻不由自主推在她的雙峰之上。

不算很大,卻很挺翹,觸手生溫,說不出的柔軟細膩。

孟林真的雙手如有自我意識一樣,握住了手裡兩隻白嫩的鴿乳,輕輕旋了旋。

那少女嚶嚀一聲,全身都在顫抖,趴在孟林真懷裡,軟軟地不斷往下滑。

孟林真一直強忍的心情在和故人重逢之後,終於難以抑制。

大手鬆開綿軟的鴿乳,從少女的腋下穿過,將她舉了起來。

少女嫩白的胸前騰起一陣起伏的波浪。

孟林真輕輕將頭靠過去,用唇含住一顆綻放的蓓蕾,輕輕吮吸起來。

舌尖頂住那蓓蕾上的凸起,不斷頂弄、戲耍,如同多少回日思夜想的那樣,將那一晚,他們沒有能完成的洞房花燭繼續下去。

少女的身軀從白嫩變得粉紅,緊繃著身子,卻沒有推拒,柔順地抱住了孟林真的頭,兩條修長的大腿往前捲起,盤上了孟林真的腰間。

孟林真托著少女的身軀,往前急走幾步,將她抵在艙室的厚重木板之上,吮吸得更加劇烈。

櫻粉的蓓蕾被頂弄得顫巍巍的立了起來,和孟林真的舌尖不斷嬉戲,玩起了你追我逃。你進我退的把戲。

一邊的蓓蕾在口舌之間猛烈綻放,另一邊的蓓蕾卻在獨守空閨,渴望被疼愛。被關注。

孟林真放開這一邊的蓓蕾,看見那殷紅挺立的頂端,微微一笑,轉頭看見另一邊有些委靡的蓓蕾。不由拿鼻子往那蓓蕾之上蹭了蹭,親昵地低聲呢喃:「別急,很快就到你了。今晚是我們的洞房花燭。我們要不醉不歸……」說完就張嘴含了上去,裹住那有些怏怏的蓓蕾,不斷唆拉。

少女只覺得胸前腫脹不已,似乎有什麼悶悶的情緒想要噴涌而出,卻又找不到出口,只得在她胸口處不斷碰撞。

她的一顆心本是軟玉雕成,不能跳動。更不知冷熱。

可是在孟林真越來越猛烈的吮吸當中,她的軟玉雕成的心,開始輕微跳動起來。

撲、撲、撲……

聲音雖輕,卻不容置疑。

聽在孟林真耳朵里,剛好喚起了他對那一晚的記憶。那一晚。他和榮慧卿在琅繯寶鏡的鏡中世界拜堂成親,洞房花燭。他的手,就如同今晚一樣,捂在她的胸前,感受著她的心臟勃勃的跳動。

「榮兒,是你回來了,是吧?你到底還是放不下我,我也放不下你。我只要那個跟我在鏡中時間渡過五年時間的榮兒。我不要你花容玉貌,傾國傾城。那不是你,不是我心中的你……」孟林真喃喃低語,將隱藏在自己心底的話盡數傾吐。

一隻手緩緩下滑,來到少女兩腿之間的花溪之地,輕攏慢捻抹復挑,將有些乾涸的花溪逐漸弄得春水潺潺。

「你也挺熱情的嘛,做什麼每天綳著臉,像我倒欠你無數靈石一樣。」孟林真調笑著抬起頭,一手在少女身下撥弄,一邊看向少女沉醉的面龐。

少女打鼻子里哼了一聲,雙腿間伸起一股潮意,內里突然覺得無比空虛,渴望被碰撞,被填滿,不由在孟林真指間扭動,自動把自己送了上去。

「這麼著急?寶貝兒,那次我要你,你還扭扭捏捏,後悔了吧?」孟林真看著面前的少女,完全不能自拔,心裡已經回到了那一年的洞房花燭夜,似乎這中間的時間只是一場過渡,睜開眼,他就回到了那一晚,他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洞房。

孟林真胯下的腫脹也難以遏制。他是修行之人,對這種肉體的慾望已經很陌生了。可是今天這股極待發泄的慾望又是怎麼回事?似乎不像是他自己,可是他一時也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他現在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跟她完成洞房。這一點,似乎很重要。

「榮兒,我來了。」孟林真一手拽下自己的衣袍,一手托住少女赤裸圓潤的雙臀,抵住她的花溪,不再等待,不再戲耍,就這樣直挺挺地沖了進去。

少女發出一聲歡呼,感慨自己的渴望終於得到滿足,沒有破瓜的劇痛,沒有被撐開的不適,只有滿心的歡喜。

她摟住了孟林真的脖子,更緊地貼上去。

孟林真卻將她按在厚重的木板之上,一手將她盤在他腰間的一條大腿拉開,高高地托在自己肩上,一手緊緊箍住她的纖腰,狠命前後抽插起來。

咚咚的聲音從木板上傳出來,孟林真隨手撐開一個結界,將自己、少女,還有那一扇木板籠罩起來。

咚咚的撞擊之聲更加劇烈,外面卻一點也聽不著,除非有人的修為高過孟林真,才有可能突破他的結界,聽見結界裡面的春光旖旎。

寶船的五樓之上,一個面目沉靜,中年文士打扮的人睜開雙眸,唇角露出一絲微笑。

良辰美景奈何天,春宵苦短,何苦追尋大道呢?——大家都應該及時行樂。

這中年文士手一揮,手中酒杯裡面剩下的半杯「今宵醉」便化作完全雨絲,往整個寶船的各個艙室鑽了進去。

每個修士都在不知不覺中著了道兒。有雙修道侶的男女修都忍不住抱住對方,行那雙修之事。沒有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