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8章美少年和美少女(含粉紅480提前+)

第28章美少年和美少女(含粉紅480提前+) (1/3)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24 11:21  字數:5988

陸奇宏追蹤著自己乾坤袋的蹤跡,來到了卯三郎拋灑乾坤袋的地方,費了一番力氣,才將自己和魯瀅瀅的乾坤袋拾回。

不出他所料,對方偷去他和魯瀅瀅的乾坤袋,是想搶靈石去買船票。

他的乾坤袋的印記高,對方打不開,而魯瀅瀅乾坤袋的神識已經被抹去了,裡面的十萬下品靈石失去了蹤跡,應該是被人偷走了,別的東西似乎都還在。

陸奇宏並不知道魯瀅瀅乾坤袋裡都有什麼,除了下品靈石以外。因為他們倆來到沉星海邊,就是為了要上這艘寶船,宗門裡特意給他們一人發了十萬下品靈石,算是對他們的資助。

被卯三郎取走的記憶薄,陸奇宏當然不知曉。

不過等陸奇宏拿著兩個乾坤袋,趕回到沉星海海邊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已經上了遠處停泊的寶船。

陸奇宏獃獃地站在岸邊,看見遠處的寶船揚帆啟航,往遠處沒走多遠,就消失了蹤影。

完完全全從他視線里消失了。

陸奇宏知道,那寶船其實是一個煉製的法寶。它消失了,應該是各種陣法結界起了作用,將他的視線屏障了而已。

岸邊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就連魯瀅瀅都不見蹤影。

先前魯瀅瀅突然覺得頸邊又麻又癢,暈了過去。陸奇宏幫她查看過,給她吃了一粒榮慧卿當年煉製的清心丸,將她救醒。

後來兩人發現身邊的乾坤袋丟失,陸奇宏就讓魯瀅瀅在這裡等候,自己飛奔去抓賊。

他沒想到,魯瀅瀅居然一個人上了寶船。

她是怎麼上去的?

難道是她另外有地方存放靈石?

這樣一想,陸奇宏又釋然,又有一些失望。

他自己就有兩個乾坤袋,準確來說,有一個乾坤袋。一個儲物袋。儲物袋能裝的東西更多,而且法力更強大,他都是把特別重要的東西藏在儲物袋裡,而且沒有掛在腰間這樣顯眼的地方。乾坤袋裡都是裝著一般的東西,掛在腰間,方便取用。

再加上魯瀅瀅有家族長輩魯大長老撐腰,也許她也另外有儲物袋也說不定。

只是他沒想到,魯瀅瀅居然能拋下他。一個人上寶船。

自從和魯瀅瀅結成雙修道侶以來,陸奇宏能夠感覺到,魯瀅瀅的一顆心都在他身上,凡事都以他為先,照顧他,為他著想。

陸奇宏內心深處,其實對榮慧卿的感覺更深。

可是因魯瀅瀅一直以來的關注和鍾情,他也不知不覺,把一部分對榮慧卿的感情,轉移到魯瀅瀅身上。

兩人近來琴瑟和諧。感情越來越好。

而這個寶船事件,卻是在陸奇宏頭上敲了重重一錘。

看來。他對自己在魯瀅瀅心裡的地位,估計過高了。

都是修士,對方也是以修為為重的。

雙修道侶,不過是在修行路上的一個點綴而已。

想到這裡,陸奇宏嘆口氣,轉身回了青雲宗,第一時間去看魯瀅瀅的命牌。

她的命牌完好無損。

這說明。她沒有遇害,她確實是在寶船上,踏上了尋找龍神之路。

沒有寶船。陸奇宏自忖自己無法抗擊沉星海的海獸精靈,他便死了尋找龍神這條心,一心在青雲宗閉關修鍊起來。

他和魯瀅瀅兩個人一起出去,卻只有他一個人回來。

青雲宗當然要詢問一聲。

當知道魯瀅瀅一個人上了寶船,大家也就無話了。

反正她的命牌完好無損,她的性命無憂。而至於其他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發生。但是她已經是築基修士,就算有些許磨難,應該也是她修行路上必經的階段。

青雲宗就不再擔心此事。

只有青雲宗的掌門,倒是想起來榮慧卿也去了沉星海,不知道她會不會也上了寶船。

若是如此,希望榮慧卿機靈點兒,便跟魯瀅瀅打照面。

而此時被青雲宗上下羨慕嫉妒恨的魯瀅瀅,正在寶船底層一個爐火熊熊的艙室里大汗淋漓地幹活。稍微慢一些,管事的鞭子就抽了過來。臉上熏得全是黑灰,身上的衣衫早就破爛不堪,跟羅巧姿差不多。

魯瀅瀅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成了契約船工的一員!

因她簽了那個契約,就連這個鍊氣期的管事,她都無法反抗。只要她偷一下懶,對方就可以懲罰便打她。

她長這麼大,哪裡受過這種苦?可是不屈服,她又根本反抗不了。她身上的乾坤袋沒有了,所有的高階符籙都丟失了,她想瞬移回青雲宗都不行。

只好指望陸奇宏來救她了。

羅巧姿跟魯瀅瀅在一個組幹活。

她不同魯瀅瀅,她從天上落到地下,心態早就調整過來了。只要能尋找到龍神,今日這般對她的人,她會百倍償還!

啪!

鞭子又抽了過來。

魯瀅瀅讓了讓,用左肩接了鞭子,趕緊結束髮呆,繼續幹活。

一口氣做了兩個時辰,後面的人才過來接替她們。

他們所有的契約船工,分成了二十四組,每組兩個時辰,分別在四個艙室里日夜不停的勞作,維持寶船的正常運行。

寶船的二樓和三樓,是寶船主人開放給一般修士使用。四樓和五樓,都是禁地。無論是船工、船員,還是繳納了靈石的客人,都不得上去。

四樓和五樓據說都是住的寶船主人的人。四樓住著他的下人,五樓住著他和他的姬妾。

每日里,都有曼妙的音樂和女子的歡聲笑語從五樓傳下來,停在二樓和三樓那些人耳朵里,只覺得如貓抓一樣,恨不得順著船桅往上爬,去看看那裡是怎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