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6章各有因緣

第26章各有因緣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23 13:06  字數:3486

>十萬靈石一個艙位。

榮慧卿開始算帳。赤豹和狼七肯定不能以靈寵的身份隨行,得變成人形。肯肯當做靈寵應該無事。

「一個艙位能住幾個人?」榮慧卿問道。

「兩個人。」卯三郎笑道,「我這裡有靈石······」

榮慧卿擺手阻止他,「三十萬下品靈石我還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太多人想去,到時候大家一起競價就慘了。」

卯三郎大笑,金棕色的皮膚,雪白的牙齒,如陽光一樣清新的爽朗笑容頗具感染力。

榮慧卿也忍不住笑了。

「不會的。你以為這五州大陸修行界,真的是誰都能輕而易舉拿的出來十萬下品靈石的嗎?」卯三郎意味深長地道,「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船塢,看看交靈石的地方就知道了。」

榮慧卿很是驚訝,「這麼多出來尋找龍神的修士,難道出得起十萬下品靈石的還不到一百人?!」

卯三郎神情微滯,想了許久才道:「……其實五州大陸的修行界,主要資源有八成都掌握在頂級宗門手裡,剩下的二成裡面,一成半掌握在二級宗門裡面。三級宗門,佔有剩下那半成的八成。而無數的底層散修,只能爭奪那半成裡面的兩成。你仔細想想,到底有多少人能出得起十萬下品靈石?」

榮慧卿在心底默默地算了算。整個修行界,百分之八十的資源掌握在頂級宗門手裡。而頂級宗門的修士,只佔整個修行界極少的一部分,就連一成都不到,只有千分之一,甚至是萬分之一。二級宗門佔有百分之十五的資源,而二級宗門的人數,大概占整個修行界的百分之一。三級宗門佔有修行界百分之四的資源,三級宗門的人數占整個修行界的百分之二十。

這樣說來,整個修行界百分之八十的底層修士,只能去爭奪那百分之一的資源。

實在是太殘酷了。

榮慧卿突然發現自己的運氣其實一直是不錯的。雖然她失去了父母、親人,但是在修行路上她可以說是得天獨厚。別人費盡心機才能擁有的東西,她好像得來的全不費力氣。比如說,天分,又比如說,機緣。

當然,別人隨隨便便就能擁有的東西,比如親情比如家庭,對她來說,都是太大的奢望。

偏偏她本來就是個胸無大志的人,先前刻苦修鍊,是為了自己的娘親。現在努力修鍊,是為了羅辰,還為了自己去世的家人······

也許她應該改變自己的狀況了。

修鍊,是為了別人但是更是為了自己。

第二天,榮慧卿在臉上蒙上一層面紗,帶著化為人形的赤豹和卯三郎跟著卯三郎去船塢處,尋找出海的大船。

船塢在離他們昨晚歇息不遠的地方。

遠遠看去,離海邊很遠的地方,停著一艘龍形的大船。

船身頎長,有五層樓船高立。船身棕黑色,停在海天一線,分外肅穆巍峨。

船首一隻猙獰的龍首,看得榮慧卿皺起眉頭,低聲問卯三郎:「……這龍船入海,難道不會惹怒龍神?」

沒有哪個遠古巨神神願意被當做坐騎吧?

卯三郎搖頭輕笑「還好。這船當初煉製的時候,將龍神的一個鱗片融入進去。那船頭的龍首,就是龍神的鱗片化成,在海里行走,一般的海獸精靈都不敢跟這含有龍神氣息的寶船對抗,只能躲得遠遠的所以分外安全。這也是這艘寶船特別昂貴的原因。」

「有多貴?」狼七抱著雙臂,乜斜著眼睛看著那龍船,從鼻子里哼了一聲,非常的不屑。

卯三郎負著手道:「聽說不是用靈石交易的。購得這艘寶船的修士,給了萬寶閣三個稀世奇珍做煉器材料。」

狼七無話可說,扭頭看向岸邊的修士。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穿著打扮不凡,一看就是出身良好,有宗門依託的修士。也有衣衫襤褸,但是氣定神閑,神采奕奕的修士,大概是有大機緣,得到傳承的高階散修。當然,絕大多數,是既衣衫襤褸,又神情委靡的散修,跟著人群來到岸邊,想試試運氣的。

寶船的主人派了幾個手下,在岸邊搭起了一個帳篷。凡是想上船的,去帳篷處交納靈石。一手交靈石,一手領憑證,跟著專人登上小船,去往遠處的寶船。

有些修士企圖投機取巧,偷偷用上隱身符,施展飛行法術,往遠方的寶船飛過去。可是卻在快到寶船的時候,遇到一股無形的屏障,被從半空中撞落下來,不僅隱身符失效,就連飛行法器也失去效用,慘叫著跌落到沉星海。

一群在旁邊窺伺已久的紅色血鯊一擁而上,瞬間就將那掉落在沉星海的修士吃得乾乾淨淨。麝紅霧從血鯊身上散發出來,淡淡的血腥味飄向岸邊,將在場修士驚得目瞪口呆。

那居然不是一般的血鯊,而是有著相當於鍊氣修為的血鯊!

海底的海獸如果有了修為,可比岸上的妖獸還要厲害三分。雖然它們也是走的妖獸煉體的路子,但是因為在海水裡,身體的修鍊比陸地上要容易一些,所以它們的修為增長得比陸地上的妖獸要快。

不過,海底的海獸因為種種限制,能開神智的很少。可是就因為很少,這一群密密麻麻開了神智,且有一定修為的血鯊,讓岸上的修士都變了臉。

「大家都看見了,那血鯊,是我家主人的下等契約靈獸。

凡是妄想不交船票就上船的人,這就是他們的下場!」那寶船主人派來的手下趾高氣揚地宣告。

岸上的修士沉默半晌,吩咐都打消了企圖用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