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3章心愿

第23章心愿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21 10:42  字數:3642

如今的水晶棺,本來就是一具幻影。但是有羅辰的法力支撐,人界修士基本上是破除不了這個幻影的。

但是黑衣人手裡的長鐮刀,卻是一件不屬於人界的異寶。長鐮刀,再加上黑衣人那和羅辰如出一轍的法力,本來應該牢不可破的水晶棺轟然破碎。

幻影水晶棺化為無數星星點點的星光,穿透了問仙樓頂層密室的牆壁,往天外飛去。

黑衣人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在密室里飛舞,想把所有的星光都收斂起來。可是她的速度,沒有星光飛散的速度快,還是有好些星星點點脫離了她的控制,飛向高空。

黑衣人飛快地奔到窗前,做法打開本來密封的窗子,看見那些星星點點越飛越高,逐漸脫離了她的視線。

想不到他還留了後手!

黑衣人咬著下唇,怔忡地盯著消失在夜空里的星光,靜靜地立了許久,才轉身回來,重新將窗戶密封,開始對著那具幻影羅辰的身體做法施為。

將一具幻影身體變為實體,對於有高階修為的修士來說,並不算特別難。

曾經有一個孩童,天賦異稟,但是跟父親是天生的仇人,後來闖了大禍,這孩童為了不連累父母,最後削骨還父、剔肉還母,償還了父母對他的生養之恩。後來他的師父找到他的三魂六魄,用西天極樂池裡面的蓮花蓮藕重新造了一個新的身體,他才得以再世為人。

黑衣人緩緩掏出腰間的儲物袋,從裡面拿出了一朵盛開的白蓮花,然後又拿出四節嫩生生的蓮藕,放在地上擺做一個人形。

白蓮花一遇到幻影羅辰的身體,便迅速變得烏黑,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枯萎凋謝。

沒過多久,那朵白蓮花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黑衣人苦笑,「……你還真是壞的徹底。連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都難以承受你的極惡。」

只有蓮藕,沒有蓮花,重塑而成的身體,便只有形,沒有神,是個呆傻之人。神智未開,就無所謂善惡。黑衣人把玩著裝著羅辰所有的善的靈玉瓶,想了整整一夜。最後終於下了決心。——就讓他們永遠密不可分吧。

黑衣人拿出一把小銀刀,往自己左手腕割過去。

一滴滴紅到發黑的濃稠的鮮血都注入了那具新塑造的身體,羅辰那雙空洞無神的狹長雙眸終於有了焦距。

黑衣人心頭更喜,迅速把另一隻手的靈玉瓶打開,將裡面所有的善往羅辰的心口處傾倒而去。

一柱香之後,羅辰從地上緩緩坐了起來,定定地看了黑衣人一眼,才從地上站起來。

黑衣人痴痴地看著羅辰沒有表情的面容,伸出一隻手,將他拉到身邊。將頭靠在他的胸口,低聲道:「……當日一別。你就杳無音訊。我竟然不知道你在凡塵俗世惹下這麼多的情劫。現在好了,我守著你,你守著我,誰也不能把我們分開。」

羅辰就如一具泥塑木雕一樣,靜靜地待在密室。

黑衣人讓他站就站,讓他坐就坐,讓他走動就走動。讓他睡覺就睡覺,完美地演繹了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是什麼樣子的。

黑衣人知道羅辰已經沒有了心,現在這個雖然只是傀儡。可好歹跟他的本尊生得一模一樣,而且對自己言聽計從,於是一腔真心又漸漸移到這個傀儡之上,倒也消停許多。

榮慧卿帶著自己的三個靈寵在山間小道穿行,十幾天後,終於來沉星海邊上。

沉星海是四大海洋之一,就面積來說,當然比她以前去過的苦海要大多了。

茫茫的青灰色海面,淡青色的天空,海天之間翻飛的灰白色海鷗,浪花翻滾,拍打著潔白細緻的沙灘,看上去就是一副莫奈的印象派的油畫。

榮慧卿站在海邊的一塊凸起的怪石之上,閉上眼,神識往外放出,往沉星海探去。

神識如同乘著風的翅膀,往沉星海的深處疾奔而去。

她才是築基中期的修為,但是因為修鍊旭日訣,還有帝流漿的相助,以及她的魂魄不同一般,她的神識格外強大,已經可以媲美結丹修士。

可是就算是結丹修士的神識探測能夠覆蓋數千里,她還是探測不到沉星海的邊緣在哪裡。

大海茫茫,哪裡才是可以停靠的彼岸?

在這樣的大海之上,尋找一具體積可以忽略不計的浮槎,得需要怎樣的機緣和運氣啊……

榮慧卿大汗淋漓地收回神識,坐到了海邊的怪石之上。

睜開眼睛,看著那沉星海出神。

赤豹、狼七和肯肯大氣都不敢出,乖乖地陪在她身邊。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n天……

榮慧卿一直坐在怪石之上,看著大海出神。不說不動,如同一具凝固了的望夫石。

狼七終於受不了了,從地上跳了起來,對著怪石之上發獃的榮慧卿大叫:「主人!你還要看到什麼時候啊?!——你在這裡使勁看,就算把這大海看出個洞,那浮槎也不會自己飄到你面前的,我勸你……」

話音未落,榮慧卿突然站了起來,驚喜地指著海平面大聲道:「浮槎!是浮槎!——是不是浮槎?!你們快看看!」

狼七渾身一個激靈。——不會這麼巧吧?它狐疑地看看天,老天不是故意的吧?它剛說浮槎不會自動飄到他們面前,浮槎就神奇般地出現,飄到了他們面前。

這可是*裸的打臉啊……

狼七和肯肯、赤豹一起,極慢極慢地將頭轉向沉星海的方向。

只見在海天交接的地方,果然有一具長條型的木筏隨風飄蕩,晃晃悠悠地從遠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