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9章吾王回歸

第19章吾王回歸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19 20:29  字數:3538

>狂風肆虐,大雨傾盆。

整個沉星海上掀起了狂烈的大風暴。

這風暴不僅吹刮著海水,在海面上製造出一個又一個巨型漩渦,也在空中堆積著越來越厚的雲層。

似乎把四面八方所有的烏雲都一股腦兒地吹了過來。

滿天的烏雲層出不窮,一朵又一朵彙集起來,懸掛在黑沉沉的天幕上。烏雲越積越多,沉甸甸的,從天空中一直往下墜,往下墜,漸漸快要夠到沉星海的海面。

金蛇亂舞般的閃電跟著在烏雲中穿梭來去,伴隨著一聲急似一聲的驚雷,如戲台上鼓點鏗鏘,馬上就要拉開大幕,上演一出好戲。

浮槎上的修士眼看著烏雲越壓越低,很快就要壓到他們身上,個個手忙腳亂地撐開護身的法器,抵擋著越來越近的烏雲,還有快要擊到他們頭頂的閃電。

驚雷過處,一絲絲藍色的電光從烏雲深處灑落下來,星星點點落在沉星海的海面上,落在海面上飄搖動蕩的小船上,也落在浮槎上面互相攙扶站立的修士身上。

這些修士驚恐地看著天空,怎麼也不明白,浮槎自帶的最厲害的結界,怎麼就跟憑空消失了一樣,再也起不到絲毫的防禦作用。

「怎麼搞得?老大,怎麼會這樣?以前我們乘著在浮槎,在四大海洋上縱橫來去,從來就沒有遇到過什麼海上風暴,或者海妖精怪,今天到底是怎麼啦?——難道是這丹藥……」一個修士戰戰兢兢地看向立在中間那個為首的修士說道。

他們都知道,異寶出世的時候,都會伴有激烈的天象變化。

可是他們手裡的七品丹藥,也不是第一次出世啊?——在青雲宗都現世好久了,不會到了現在才出現天象變化吧?

「難道是這裡有大神通者,想要咱們手裡的丹藥?」另一個修士遲疑了一瞬,試探著問道。

別的修士都是轉著這個念頭,聞言馬上點頭·「老大,不如把這兩瓶丹藥獻出來吧。——咱們要是送了命,以前這些年的出生入死豈不是就是一場笑話?!」

他們是黑道,但是也是修士。他們混黑道·跟那些混白道的修士一樣,都是找一條修行的路罷了。

蝦有蝦路,蟹有蟹路,他們只不過找了一條最適合自己的路而已。

「是啊,老大,快把那丹藥獻出來吧。」隨聲附和的修士越來越多,「這兩瓶丹藥沒了·咱們再殺回青雲宗,把榮慧卿那煉丹師抓過來,專門給咱們的主人煉丹不就行了?到時候,想要多少七品丹藥,就能有七品丹藥……」

立在中間為首的修士十分惱怒,斥道:「你們好好抵禦閃電驚雷就夠了,別瞎打主意!——這浮槎是異寶,我就不信這些平平常常的閃電驚雷能奈得了它!」

眾人爭執之中·都沒有注意到,當他們說出「榮慧卿」這個名字的時候,半空中的驚雷如同被打了雞血一樣·陡然提高了好幾個檔次,猛烈到無以復加,閃電也越來越猖獗,從烏雲里落下來的藍紫色電光也越來越密集。

沒過多久,還在吵吵嚷嚷的那些修士的護身法器就被這些藍色電光打得粉碎。

那些藍色電光擊碎他們的護身法器,又透過被擊碎的法器落到他們身上,瞬間將這些結丹修為的修士變成了焦黑的人形木炭。

中間那個首領和別的修士一樣,變成了黑乎乎的焦炭,腰間乾坤袋也被這驚雷擊成碎片。

他的乾坤袋裡別的法寶藥草靈石都被擊得粉碎,只有那靈玉瓶卻逃過了雷擊·從他身上掉落下來,滾到浮槎之上,又順著在漩渦里傾斜搖擺的浮槎,滾落到狂暴的海水之中。

嘩啦!

動蕩不安的海上發出一聲巨響。

沉星海里大大小小的漩渦突然有一剎那的靜止。

天上翻滾的烏雲、飛揚的閃電、滾動的驚雷,也有了一剎那的靜

呼嘯的風聲,狂吼的海浪聲·震耳欲聾的雷聲,都在這一刻靜止下來。

雲幕低垂,天地噤聲。

在這無邊無際的寂靜和肅穆當中,似乎蘊育著一種等待,一種新生。

漩渦中心的水晶棺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引導著,越升越高,漸漸高離了海平面,脫離了海水,漂浮在半空中。

轟隆!

如同被解禁一樣,所有的靜止有活動起來。

烏雲繼續翻滾,閃電繼續飛揚,驚雷滾動得越發頻繁,如迎戰時

無數的藍色電光如同星星一樣,從空中漂浮的水晶棺材上滑落下來,掉入怒號的海水裡。

天空下起了浩瀚的藍色流星雨,就像回到了太古時代,眾神之亂,毀天滅地,從九天之上墜落的無數沉星擊打此地,打穿了地幕,讓地底的暗河洶湧,構成了現在的沉星海。

沉星海好像也被喚起了這久遠的記憶,瞬間掀起一個又一個驚天的巨浪,似乎不甘心那水晶棺材的脫離,海水四濺,趁著浪花往上,再往上,去把自己失去的東西再找回來!

可是那水晶棺材在閃電的包裹下,越飛越高,逐漸鑽入了厚厚的烏雲層里。

濃重的烏雲似乎仲出了兩隻歡迎的臂膀,將那水晶棺材攬入懷中。

四周又有一剎那的寂靜。

比先前的寂靜還要徹底。.

先前的寂靜,只是聲音和動態的靜止。

現在的寂靜,卻好似時間的靜止。

在靜止的時間裡·生與死,合與離,善與惡,對與錯·似乎都不重要了。

時間的靜止,就如同永恆。

只是這種永恆,太過寂寞,寂寞到沒有人可以忍受,沒有妖魔可以忍受,也沒有神仙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