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章苦海無涯

第7章苦海無涯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15 11:49  字數:3946

那人影頭上的連身帷帽壓得低低的,根本看不清面容。握著長鐮刀的手上戴著黑色的長手套,整個人都被籠罩起來,如同裝在套子里的人。

卯光一驚。他自己是妖修,而且是剛剛結嬰的妖修,比元嬰中期,乃至後期的人界修士都不遑多讓。可是面前這個人影,只是站在那裡,一股巨大的威壓都壓得他動彈不得。

榮慧卿也瞪大了眼睛,往前飛奔過去,「你是誰?!給我讓開!——你敢動我辰叔一根毫毛,我要你的命!」說著,手裡的日月雙鉤脫手而出,往前方飛速掠去。

卯光擔心對方出手,榮慧卿會吃大虧,忙大聲阻止:「這人的修為深不可測,榮姑娘小心!」

眨眼間,榮慧卿的日月雙鉤卻已經突破了他面前看不見的障礙,往那黑衣人直衝而去!

饒是卯光見多識廣,也被此時的景象驚呆了。

他這個元嬰修士突破不了的障礙,卻能被榮慧卿這個築基修士輕輕鬆鬆突破!

這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對面那個拿著長鐮刀的黑衣人似乎也被這個景象驚呆了,愣了一愣,才慌忙拿著手裡的長鐮刀迎面一揮,將那飛過來的日月雙鉤反擊回去。

榮慧卿伸手將被打回來的日月雙鉤握住,指著那黑衣人冷冷地道:「你敢動一動,休怪我不客氣!」

那黑衣人咯咯的笑起來,笑聲如金屬鏗鏘,尖銳刺耳,聽得卯光心神震蕩,丹田處的元嬰捂著腦袋翻滾起來。

卯光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一下子被那黑衣人放射出來的威壓逼得半跪下去。

榮慧卿看見卯光不勝重負的樣子,更加驚訝,連忙走到卯光身邊,一手護著卯光。一手指著那黑衣人怒道:「在我的洞府還想佔便宜。你是不是失心瘋了?!」

那黑衣人沒料到自己的修為似乎對榮慧卿完全不起作用,不僅有些惱羞成怒,厲聲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我說三道四?!」說著,運起靈力,將長鐮刀換到左手,往榮慧卿那邊猛地一划。

一股龐大的靈力如同要毀天滅地一樣,往榮慧卿這邊直衝過來。

她身後的牆壁抵擋不住這股巨大的靈力。呼啦一聲倒塌下來。

在外面屋裡正嘻嘻哈哈瘋跑的肯肯和肉芝呆了一呆,便看見整個洞府裡面的東西全稀里嘩啦掉在地上,然後化為齏粉。牆壁、柱子頓了一頓,便從中折斷,倒塌下來。

整個洞府頓時塵煙滾滾。

無數的灰色煙塵撲面而來。

榮慧卿下意識用手臂擋在眼前,避開那股嗆人的煙塵。

那黑衣人趁著這個機會。右手往地上一扔,一個蹭亮的水晶棺材頓時落在羅辰床前。

黑衣人右手將毫無知覺的羅辰抓了起來,扔到水晶棺材裡面,然後闔上棺材蓋子,托在右手上,左手長鐮刀再次往前劃開,榮慧卿的洞府徹底坍塌,露出洞府外面湛藍的天空。

從榮慧卿洞府旁邊經過的青雲宗修士傻了眼。眼睜睜地看著一個黑衣人左手手持長鐮刀。右手托著一具長大的水晶棺材,騰空而起。飛到半空中。

榮慧卿手握日月雙鉤,隨後緊追不捨。

兩人在天空打了個照面,便同時消失了蹤影。

那黑衣人的身影消失之後,卯光才能動彈。

看見榮慧卿飛身追著那黑衣人的身影而去,卯光也跟著躍入空中,往前面的兩人消失的地方追過去。

雖然榮慧卿和那黑衣人已經消失了蹤影,卯光卻循著旭日訣的氣息,緊緊追隨其後,來到大楚國北面的苦海海邊上。

苦海又稱無涯海。因為在海邊立有一個石碑,上書「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八個大字,所以苦海又被稱為無涯海。

這個地方也確實如同它的名字,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

當年在崑崙悟道的道門第一人鴻鈞老祖來到此地,見人界愁苦無限,在此感嘆:人生苦短,苦難無邊無際。然後特地動用大神通,移山造海,引天下之苦,灌溉此地,遂成苦海。

可惜隨著人界的發展壯大,苦痛也成倍增加。一個區區的苦海,已經不足以承受人界所有的傷痛和悲苦。

久而久之,這苦海便被大家遺忘了。

而鴻鈞老祖飛升仙界,這人界的愁苦,自然也與他無關了。

榮慧卿站在苦海邊上,飛快地瞥了一眼那石碑上的八個大字,想起來這段典故,在心頭微曬。

這鴻鈞老祖,倒也是性情中人。還想用此海承盡人界所有的愁苦,減輕人界的苦難。

億萬年之後,這苦海,應該已經變成普通的海水了吧?

榮慧卿手持日月雙鉤,對著站在不遠處的黑衣人厲聲道:「把辰叔還給我!」

「還給你?憑什麼?——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他在一起!」那黑衣人抬起頭,面上居然也罩著黑色面罩,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能看見一雙寒星般的狹長眸子,眸中星光流轉,嫵媚不可方物。

榮慧卿二話不說,脫手就放出日月雙鉤,同時將自己身上所有之前準備的高階攻擊符籙都掏了出來,不要命地往對方那裡攻擊過去。

「螻蟻也敢跟日月爭輝!——我倒要讓你瞧瞧,我一根指頭就能捏死你!」那黑衣人張狂地大笑,吐出一團黑氣,將她自己全身上下籠罩起來。

榮慧卿的日月雙鉤和符籙,卻突破了那層黑氣的保護層,往那黑衣人身上砸去。

「什麼?!——你怎會突破我的結界?!」那黑衣人又驚又怒,連連幾個翻身,一邊躲開榮慧卿的日月雙鉤,一邊將羅辰的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