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3章你不仁,我不義

第73章你不仁,我不義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15 11:49  字數:3820

「鍾仁義可真是行動迅速。」魯大長老冷笑道,吩咐陸奇宏,「我們去抄他的後路。他不是去攻打葫蘆街嗎?我們就去把他的後路斷了!」

榮慧卿聽了有些著急。如果魯大長老跑去抄鍾仁義的後路了,這裡就無人能阻擋鍾仁義。若是卯光結嬰的時候,無人拖住鍾仁義,卯光就危險了……

「大長老,抄後路這種事,讓陸師叔去就夠了。大長老應該直接去葫蘆街,堵住鍾仁義,看他到底敢不敢跟大長老正面相抗。」榮慧卿上前獻計,「那些混和雜交的妖獸,其實修為不高,陸師叔去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魯大長老沉吟起來。榮慧卿說得也有道理。再說,自己是元嬰後期,一個小小的鐘仁義,不過是元嬰初期而已,再則,葫蘆街的妖修,涉及到人界和妖修當年的同盟協議,如果任由鍾仁義一手摧毀,他們青雲宗可是會得不償失的。

「你說的有理。我就帶人去葫蘆街那裡候著,奇宏你帶著人去抄那人的後路。」他們正商議妥當,外面已經有太華山和華嚴寺的領隊臉色蒼白地沖了進來。

「魯大長老,事情不好了。那個鐘仁義,帶著無數妖獸,還有兩個本事高強的妖修,直接往京城撲過來了。大楚國的皇帝已經得到消息,知道抵擋不住,已經帶著皇室人馬和重要大臣連夜出城去了。」兩人的臉色非常難看,繼而義憤填膺,「沒想到,原來整個妖獸襲擊事件,都是鍾仁義一手炮製的,卻把我們二級宗門,以及五州大陸的無數修士拉下水,他這一招,真是好狠毒啊!」

魯大長老和陸奇宏早就知道鍾仁義的真面目,倒不是很奇怪。他們只是奇怪。鍾仁義居然不顧真相大白於天下的危害,居然鋌而走險,悍然直接調動他手下孵出來的混和雜交妖獸來進攻大楚國的京城。

看來,他對葫蘆街真是志在必得啊。

魯大長老和陸奇宏對視一眼,心裡都是一沉。

葫蘆街到底有什麼東西,讓鍾仁義不惜冒著自絕於所有修行界正道人士的威脅,使出這破釜沉舟的一招?

如今大楚國的京城。只剩下他們這些修士,和一些還來不及逃走的老百姓。

皇室貴族和達官貴人早就走了。

「有這麼嚴重?」魯大長老的臉色變了,「跟我去看看。」

榮慧卿也跟在他們身後,來到大楚國的京城南城門口。

據說,鍾仁義的妖獸大軍,會從南面而來。

他們一行人來到城牆之上。舉目遠望。

雖是上午,天色卻漸漸陰沉下來。

天空上烏雲翻滾,雷聲震震,一場大雨似乎迫在眉睫。

轟!轟!

一陣陣整齊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傳到他們耳邊。

城牆跟著震顫、晃動,就連城牆下面的大地似乎都跟著顛簸起來。

泥沙從城牆上簌簌滑落,砸在城下人的頭上。無數人四散奔逃。

榮慧卿瞪大了眼睛。

遠處的地平線上,出現了烏壓壓一片看不到邊際的妖獸大軍。個個身穿盔甲。手持鐵棒。有的還舉著弓箭。

嗖的一聲,一支長箭從遠處射了過來。還帶著一絲靈力。

魯大長老面色一沉,祭出自己的半月形圓盤法器。

妖獸的長箭還沒有到他們跟前,就在半空中被引爆了。

居然還帶有火藥。

「這個鐘仁義,是不是瘋了!」魯大長老咬牙切齒地道,「我去會會他!」說著,將自己的半月形圓盤法器往空中一拋。那法器急劇放大,像一個草帽一樣漂浮在空中。

那邊已經出了大楚國的京城,禁飛陣法已經不管用了。

魯大長老跳上法器,往妖獸大軍攻過來的地方飛去。

陸奇宏忙道:「我們快去招集幫手,將四個城門都守起來。從現在開始,大家要聽從我的號令!」

青雲宗有魯大長老坐鎮,太華山和華嚴寺的領隊當然唯青雲宗馬首是瞻。

陸奇宏又安撫這些二級宗門的修士,「大家別怕。我們已經送信到頂級宗門,還有光明神殿,讓他們馬上派人過來增援。這些妖獸大軍。」陸奇宏指了指遠處,「不過體力過人,數目眾多而已。要說有多少神通,它們還是算不上的。」

聽說已經報給頂級宗門和光明神殿知曉,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援手應該很快就到了。

那些妖獸不過是看起來嚇人罷了。嚇唬普通老百姓可以,但是嚇唬他們這些築基以上的修士,還是差了點火候。

「大家小心,防禦的法器各位都要用上。今日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等著魯大長老將鍾仁義擊斃,危機自然就解除了。」陸奇宏進一步寬大家的心。

這些修士聽了更加放鬆。

魯大長老是元嬰後期,鍾仁義不過是元嬰初期,應該不難對付的。

陸奇宏就將所有的修士分為四個小隊,分守各個城門。

可是大楚國皇帝出逃的消息,已經在京城傳開。

無數的老百姓扶老攜幼,帶著家中細軟,也要跟著出城避難。

不知從哪裡傳來謠言,說妖獸只要奪京城這個地方而已,不想傷人命。如果大家願意把這個地方讓出來,妖獸就絕對不會再糾纏大家。

對於凡人來說,只要有一絲活命的機會,哪怕是一點點,他們也會如溺水之人一樣,盡量用手抓住。

「求求各位仙人,我們只要出城逃命就是了,你們把城門封住,可是要我們死在這裡啊……」

無數的人跪在各個城門,向守在那裡的修士求情,非要出城避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