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8章離真相只有一步(Enig

第68章離真相只有一步(Enig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15 11:49  字數:3681

百卉聽得面紅耳赤,低吼道:「我沒有!我是為了修鍊!你知不知道,功法對一個女修有多重要?前世的時候,我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女修,只能眼望著他們這些天之驕子,進名門大派,有高階功法,還有名師指導。我卻只能跟著一個野觀的築基修士混,最後被他採補而死……」百卉捂住臉,哭倒在地上。

榮慧卿聽得眉頭跳了一跳。她早就覺得,百卉的來歷有些奇怪。現在親耳從她嘴裡聽到,總算是解決了她多年來的一個疑問。

「前世?難道你是轉世之人?」榮慧卿想了想,遞給百卉一塊帕子,讓她擦臉。

百卉接過帕子,胡亂在臉上蹭了蹭,扔回給榮慧卿,一臉倔強地站起來,「不怕你知道,我是重生之人。」

那就是跟青雲宗自己的師姐魯瀅瀅一樣了。

「重生之人?那就是說,你上一世,也見過大牛、見過我了?」榮慧卿好奇地問道。她聽魯瀅瀅講過一遍重生的事,現在又聽百卉說起來,突然想驗證一下,到底誰說的前一世,是實有其事。

百卉抱著腿坐在地上,偏著頭斜飛了榮慧卿一眼,眼裡露出迷惘的神色。

「大牛,我當然見過。你知道嗎?上一世,大牛是切切實實的雷靈根。他是那一世的修行天才,娶了朵鈴山莊的大小姐朵影,對她情深義重。朵影小姐去世的時候,大牛悲痛欲絕,就在那時候,我看見他悲傷的樣子,心裡好生羨慕,覺得如果我是朵影大小姐,一輩子得他如此深情厚愛,就算死也值了……」

百卉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悲傷,像在說一件跟自己不相干的事。

只有心如死灰的人,才有這樣心態和感覺。

榮慧卿輕輕「哦」了一聲。有些明白了百卉對大牛的執念。從上輩子就傾心相許。到這輩子反目成仇,愛與恨的距離,也許並不遙遠。

「所以我重生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來找大牛,我要在大牛遇到朵家大小姐之前,先跟他在一起。我要盡一切力量,阻止他跟朵影在一起。因為這一世。他是我的,他只能跟我在一起!」百卉稍稍抬高了聲調,蒼白的雙頰上湧起兩團異樣的紅潮。

榮慧卿輕輕搖搖頭,「現在你知道了,大牛並不是你上一世看見的那個樣子。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為他做了那麼多錯事。如今悔改,也還來得及。」

百卉愣了愣,低頭抱住膝蓋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榮慧卿沒有阻止她,靠在旁邊的一顆大樹上,靜靜地等她哭完。

壓抑了這麼久,她也需要一個宣洩的渠道。

百卉不是一個好人,但也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只要她願意悔改,榮慧卿還是願意給她一個機會。

都是女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好了。說完大牛了。現在可以說說我了吧?在你的上一世,我是什麼樣子的?」榮慧卿看見百卉終於停止哭泣。半是正經,半是打趣的問道。

從魯瀅瀅那裡,榮慧卿知道,魯瀅瀅似乎是從原書的平行世界重生回來的。在那裡,榮慧卿就如同大綱向她展示的形象一樣,是一個企圖扮豬吃老虎的包子,然後差一點被人吃干抹凈的悲催形象。

不過那狡猾的大綱,只給她展示了一部分的劇情走向,還有很多關鍵部分,都是一帶而過,有時候甚至黑屏處理。從魯瀅瀅那裡,榮慧卿拼湊出一部分缺失的原劇情走向。

從百卉那裡,她會得到更多缺失的劇情走向吧?

「我是不是和現在一樣厲害?」見百卉久久地看著自己不說話,榮慧卿心裡有些發毛,試探著問道。

百卉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跟著搖搖頭,「不,不是。」

榮慧卿有些失望。劇情之力難道真是不可動搖的?可是剛才她和百卉合力摧毀大牛的丹田識海,應該把那坑爹的大綱顆粒已經全數抹殺了吧?

最後在大牛身上復活的那個怪物,跟那一天,魔界之門打開的時候,從界之門裡出來的魔軍的形象差不多。

可是羅辰不是表示過,說那些魔軍和界之門都是幻術,都是虛幻的,不真實的。

怎麼會還有一隻魔軍附在大牛身上?

榮慧卿的思緒不由自主又飄回到羅辰身上。——難道他的昏迷,另有蹊蹺?!

百卉站起來,伸手在榮慧卿眼前招了招。

榮慧卿轉過眼神,「想起來我是什麼樣子了?」

百卉一字一句地道:「你,不存在。」

「什麼?」榮慧卿一愣,忍不住撓了撓自己的耳朵,「你再說一遍?」

「我再說一百遍也是這句話。你,不存在。在我和大牛的上一世,你並不存在。雷靈根是大牛的,沒有你的份兒。管鳳女沒有女兒,魏楠心也沒有死得這麼早。你知道我先前為什麼一直針對你,想要殺死你嗎?——因為,你——不——存——在!你不是屬於這個世間的人!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到這裡來有什麼目的,可是我知道,你是這個世上的變數。大牛落到今天下場,其實跟你有很大關係。」百卉的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在榮慧卿耳旁炸響。

「我不存在?我娘沒有女兒?!」榮慧卿驚訝得無以復加。

本來以為會聽到更多的細節內容,來補充大綱缺失的那一部分劇情。

可是卻聽到一聲「戲散場了,明天請早點兒來。」

她甚至都不在那場戲裡面,她只是一個旁觀的路人甲。不,甚至連路人甲都不是。

榮慧卿的眉頭鎖成一個結,右掌一翻,日鉤出現在她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