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章羅辰的身份上

第4章羅辰的身份上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6-08 13:45  字數:3662

>卯光看著榮慧卿別出心裁的將先天靈根之一的葫蘆根掛在她的脖子上,笑著搖搖頭,「這個法子倒也不錯。玉葫蘆在凡人當中喻意多子多福,本來就是好兆頭,你戴上也不顯突兀。」說完卯光飛快地掃了卯三郎一眼。

卯三郎的眼睛落在榮慧卿臉上,又移到她脖子上的玉葫蘆掛墜,留戀不已。

卯光順著卯三郎的眼睛跟著看向榮慧卿。

黑色的秀髮如絲緞般順滑,披散在背後,頭頂秀髮用一個赤金玫瑰的金環束起來。秀眉彎如新月,大大的眸子靈動過人,鮮妍明媚。瑤鼻挺翹,兩腮染暈,唇似點絳,面色瑩潤如玉。雪膚剔透,身形起伏動人。

卯光學過相面之術,再看榮慧卿,心裡已經明白過來。

她的眉形漆黑細長,可是微微鬆散,不再緊密服貼。腰身柔軟,行動時自然款擺,雖是無心,卻也顯露她已經並非處子。

也就是說,她已經有過道侶了。

「三郎,天色不早,你去收拾收拾,看你娘回來沒有,咱們就要離開葫蘆街了。」卯光將結界收了,有意將卯三郎支走。

卯三郎走到門口,回頭看了榮慧卿一眼,想說什麼,最終還是閉了嘴,轉身離去。

榮慧卿看向卯光,「卯大叔,有話就說。」

卯光將卯三郎支開,肯定是有話要說。

卯光負著手,低頭沉吟半晌,問道:「榮姑娘,你在葫蘆街也曾住過一陣子,我和依依都不把你當外人。雖然你和三郎沒有緣分,但是我們待你,一如三郎。」

榮慧卿很是感動。自從落神坡遽變之後,她就成了孤兒,隻身一人在外面闖蕩。後來雖然有羅辰相伴·可是他······

榮慧卿微微有些失神,看著面前如父親一眼親切和藹的卯光,想起那個在落神坡無聲無息死去的親生父親,眼圈紅了一紅·忙低頭拭淚,「我知道。卯大叔,胖大娘,我敬你們如父如母,卯三哥,我也當他親哥哥一樣。」

雖然知道是這個結果,卯光還是有些失望。——兒子的那一番心思·是真的白費了。

不過轉而一想,這樣也好。絕情棄愛,更利修行。情之一道,只能隨緣。強求是不會有幸福的。對三郎來說,也許是他的機緣。

「唉,修行中人,最講機緣。你和三郎緣分不到,也是無可奈何之事。不過·」卯光頓了頓,「既然你拿我和依依當家人,我也冒昧地問一句·你的道侶,是誰?」問完又趕緊解釋,「你還年輕,我和依依擔心你……遇人不淑。」

榮慧卿心裡一陣溫暖,低頭淺笑,「謝謝卯大叔關心。」想起羅辰的情形,榮慧卿忙對卯光問道:「卯大叔,我正想問問你。」便把羅辰的情形說了一遍。

當卯光聽到界之門開啟的時候,悚然而驚,失態地推倒面前的桌子·急促地問道:「真的是界之門開啟?你沒有看錯?」

榮慧卿莫名其妙-,忙安慰卯光:「那不是真的界之門,是幻境。後來那紀良棟被我抓了,幻境自然就消散了。連從界之門裡出來的魔軍都消失了。魔軍一消失,先前被它們吃下去的修士就都活過來了。——卯大叔,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那些修士是真的死了,沒人能夠把他們復活的。他們能夠復活,就說明他們不是真的死了,也證明那些魔軍和界之門都是虛幻的。」

卯光的眉頭越蹙越緊,半天沒有說話。

榮慧卿有些隱隱的不安,等了半天,強笑道:「卯大叔,我說的不對嗎?」

卯光沉吟道:「那羅辰現在在哪裡?我想見見他。」

榮慧卿的臉色陰沉下來,「這就是我想跟卯大叔說的話。——羅辰他,至今暈迷不醒。不,不是暈迷,是他的魂魄蹤影全無。卯大叔,你知不知道,如果一個人的魂魄不見了,我要到哪裡去尋?是去冥界嗎?可是冥界在哪裡?」

卯光的臉色更加難看,上下打量著榮慧卿,有些艱難的問道:「……他真的魂魄全無?——那他不就是個死人了?你還挂念著一個死人做什麼?」

榮慧卿驚訝,連連擺手,「沒有!沒有!他沒有死!他有呼吸,有靈力波動。我······我······看過他的瞳孔,沒有放大……就是跟植物人一樣!」榮慧卿一著急,把她在前世知道的醫學名詞說出來了。

「植物人?」卯光愣了愣,「什麼意思?」

榮慧卿也不是很清楚,只好道:「就是跟外面的花花草草一樣,有生命,但是沒有意識,沒有靈魂。」

卯光失笑,「你這可說得不對。外面的花花草草既有生命,也有意識,更有靈魂。如果你說的植物人,是由花草修鍊成人形而來的,那跟羅辰的情形倒是不搭界呢。」

榮慧卿無語。她怎麼就忘了,這裡是一個奇幻仙俠的世界,跟她前世那個處處講科學的地方完全不一樣。

「那卯大叔到底有什看法呢?」卯光的態度,讓榮慧卿很是忐忑。

卯光有些不放心,分出一股神識,悄然往榮慧卿身邊探去。他是元嬰修士,如果有心想查探榮慧卿,榮慧卿不會知曉。再則榮慧卿修鍊的是旭日訣,卯光更是旭日訣的大行家,在同樣的功法下,高階修士想查探低階修士,就是輕而易舉,而且不會被對方察覺。

卯光的神識悄然潛到榮慧卿的筋脈之內,順著大小周天遊走一周,才緩緩退去。

「還好。」卯光悄然鬆了口氣。也許情況沒有他想像的那樣糟糕。他本來以為,羅辰應該是魔界中人。他知道,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