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1章行家出手(人在梧桐下靈寵緣1+)

第71章行家出手(人在梧桐下靈寵緣1+)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31 16:01  字數:3648

榮慧卿笑盈盈地打量了一眼魯瀅瀅的右頰,意味深長地道不錯,你的臉,恢復得不錯。一點疤痕都看不出來了。」

榮慧卿第一次跟魯瀅瀅見面的時候,就給了她一個下馬威,將她的臉劃花了,算是出一出原書里的那股怨氣。

魯瀅瀅被榮慧卿的眼神嚇得一哆嗦,往陸奇宏身邊湊了湊,泫然欲泣地看著陸奇宏,「小師叔,我只是想跟榮師妹修好。我知道我做錯了事,只求能夠將功補過。」

因為功法的事情,魯瀅瀅也坑過榮慧卿,雖然很快被榮慧卿識破,然後反制於她,還在她身體裡面下了禁制。

榮慧卿右手半舉,手指搓了搓,做了種禁制的動作。

魯瀅瀅面色更加蒼白。

陸奇宏有些不忍,低聲道:「你這是何苦呢?我屋子旁邊有間空房,你就住在那裡吧。我會照應你的。」

效果居然比魯瀅瀅事先設想的還要好。

魯瀅瀅一下子破涕為笑,點頭乖巧地道:「瀅瀅聽小師叔的。」

榮慧卿笑了笑,帶著狼七轉身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在屋裡設下屏蔽的陣法,榮慧卿卻又欲言又止。

狼七看出來榮慧卿的心事,笑嘻嘻地化作人形,走到榮慧卿身旁的椅子上大搖大擺地坐下,壓低了嗓子道:「主人,你想問什麼就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榮慧卿看了它一眼。—居然還會用成語,啊。

狼七見榮慧卿只是看了它一眼,還是不開口說話,就只好撓了撓頭,主動交待,「老大狀況不錯,主人留下的聚靈丹,肯肯一直記得給吃。」是在說羅辰的狀況。

榮慧卿有些失神,抿了唇坐在那裡·半晌微微點一點頭,問道:「赤豹和肯肯還好吧?」

狼七在心裡笑得直打跌,面上趕緊做出一本正經的樣子,「它們好得不得了。赤豹還是假正經·肯肯……很乖。」有些心虛地偷偷瞄了榮慧卿一眼。

榮慧卿知道肯肯的本事,只要不對羅辰有妨礙,她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謝謝你。」榮慧卿輕聲說道,然後言歸正傳,「我這次請陸師叔將你帶過來,是有一件事,要托你去辦。」

狼七精神一振·兩眼幾乎發出綠油油的光芒,「主人有事請說話。我狼七這陣子潛心修鍊,修為提高不少,就是缺少一些歷練的機會。」

榮慧卿跟它說起卯光那邊的情形。

「妖修?要結嬰?」狼七覺得一下子衝擊太大了。自己修鍊了這麼久,才築基初期,直摸不著,人家強大的妖修殿下,已經要結嬰了!

果然是妖比妖·氣死妖么?

狼七的腦袋一下子耷拉下來,臉拉老長,「主人·人家結嬰,對付它的,又是結丹修士,讓我去,不是送死么?」說著變回狼形,從椅子上溜下來,小跑到牆角蹲下,對著牆上的影子顧影自憐。

榮慧卿看見狼七這幅憊懶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走過去拎著它的耳朵笑道:「你著什麼急啊·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狼七甩了甩頭,企圖把榮慧卿的手甩掉,榮慧卿的功力卻漸長,狼七根本就擺脫不了她的「魔掌」。

「你聽我說,我讓你去龍虎門,不是要去後山龍潭直接挑戰那些結丹修士·而是」在狼七耳邊嘰里咕嚕說了一通。

狼七越聽,眼神越亮,最後一躍而起,對著榮慧卿叫道:「給我隱身草,我就去!」兩隻眼睛裡面幾乎冒出星星。

榮慧卿笑著掏出一根隱身草,「你打算直立行走么?」

狼七站了起來,變回人形,從榮慧卿手裡抓過隱身草,放到自己腰間,大笑道:「等我的好消息。」

沒過幾天,龍虎門上下就開始雞飛狗跳,惶恐不安,特別是女弟子。

今天有女修發現自己珍藏的法寶肚兜不見了,明天有女修覺得自己在跟道侶雙|修的時候有人偷窺,後天又有女修從男修的床上醒過來,可是卻完全想不起來怎麼從自己的洞府,來到男修的洞府的。

然後就是龍虎門珍藏各種功法典籍的藏書樓被人偷進去好幾次,在裡面翻得亂七要的功法不翼而飛。守藏書樓的弟子被懲罰了好幾個,卻個個大喊冤枉,號稱從來就沒有在值班的時候睡著過。——這種事,就算有,也是打死都不能承認的。

最後是龍虎門門主的洞府,都被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溜了進去,在裡面洗劫一空,將門主積攢下來的一些丹藥和法寶都拿走了。

這些事在短短數日之內接連發生,就連門主的洞府都被光臨,實在讓龍虎門上上下下受不了了。

在門主的主導之下,龍虎門開始了整頓和大清洗。

結果門主失竊的丹藥和法寶,在副門主洞府里找到。

藏書樓失蹤的重要功法,在大楚國修行界的黑市出現,被人高價拍賣。

根據黑市的潛規則,凡是流入黑市拍賣行的東西,就是屬於黑市的如果你想要回自己的東西,行,參加拍賣,一起競價吧,親。

龍虎門被一連竄的事情弄得喘不過氣來。

門主終於決定,將那幾個在龍潭淤泥底清修的結丹修士叫出來,輪流在龍虎門上下巡查,以震懾那宵小之徒。

結丹修士在龍潭底的洞府清修半年,其實修為進步有限。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聽從了萬乾觀觀主鍾仁義的勸告,一邊在龍潭底的洞府吸收龍神留下的靈氣修鍊,一邊順便幫鍾仁義看守一個囚徒,給`鍾仁義一個人情。能讓元嬰修士欠人情,這種機會是不可多得的。

可是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