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2章有內奸(see_an和氏

第62章有內奸(see_an和氏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26 16:20  字數:3814

榮慧卿不悅地皺了皺眉頭,「我剛從龍虎山死裡逃生回來,陸師叔還是容我先回去打坐恢復一下,再去見人吧。」她丹田之內的小烏不知怎地,鬧起彆扭,正在她的丹田裡左衝右突,她忍得很辛苦。

陸奇宏未料到榮慧卿居然拒絕他,不由一愣。

榮慧卿轉身就進到自己住的院子,快速走到屋子裡面,將門關起來。

從乾坤袋裡取出陣旗,將屋子裡布下屏蔽的陣法,榮慧卿才敢將小烏從丹田之內取出來,捧在手裡問它,「怎麼啦?」

小烏的翅膀拍了拍,一臉委屈地看著榮慧卿,「小烏餓了……」

榮慧卿:「……」。

「你要吃什麼?」

「妖獸的肉。」小烏在榮慧卿懷裡躍躍欲試,巨大的鳥嘴邊居然流下一滴口水。

一隻要吃肉的烏鴉。

榮慧卿更是無語。難道這就是神鴉和普通烏鴉的不同?

「我這裡暫時沒有。呃,祝余你要麼?」榮慧卿從乾坤袋裡掏出一把綠葉。

小烏別過頭,「不吃。小烏不是兔子。」

還敢挑食?

榮慧卿蹙起眉毛,「吃。小孩子不可以挑食。挑食會……長不高,以後修鍊會打折扣。」最後把烏老三都搬出來嚇唬小烏。

小烏沒有法子,含淚吃下榮慧卿手裡的祝余,然後帶著一臉嫌棄的表情,被榮慧卿收回到丹田之內。

為了表示抗議,回到榮慧卿丹田之內的小烏,四腳朝天的睡在丹田之內一塊虛無的空間之內。

榮慧卿懶得理它。一個被慣壞的小孩子,讓它自己反省反省。

榮慧卿盤膝坐下,開始調息。

今天一場惡戰,她的靈力消耗很多,等一會兒還要去見人,不知道會有什麼事。

同一時候,那藍衣修士已經被先帶到一間屋子裡回話。

那屋子中央放著一個屏風。屏風後面坐著有人。

藍衣修士站在屏風前回話。

「怎麼只有他一人?不是說有兩個弟子活著回來了嗎?」一個清朗的聲音在後面問道。

旁邊有人回答:「還有青雲宗的一名女弟子。她剛回來。說要調息過後才能回話。」

先前那個清朗的聲音嗤笑一聲,「想不到架子還挺大。好吧,我給青雲宗這個面子,就等她一等。對了,我這個人情,你得跟青雲宗的朴宮掌門說一聲。我可不喜歡別人昧了我的人情。」

聲音不大,散發出來的威壓卻無處不在。

藍衣修士站在那裡。只覺得背上全是汗,卻既不敢爭辯,又不敢退縮,只得強撐著垂頭站在那裡。

一柱香之後,榮慧卿終於姍姍來遲。

一進這屋子,榮慧卿就感覺到那股無處不在的威壓。心裡更加不滿。——本來就是上位者,有必要還要拿修為秀存在感嗎?欺壓修為比自己的低的修士,就真的那麼好玩?

屏風那一頭的人見榮慧卿進來了,也是愣了一下,狠狠地盯著她的面龐看了幾眼,才語帶挑剔地問道:「你們丁戊組一行兩百多人,只有你們兩人活著回來。——你們倒是跟我說說,你們兩個築基修士。是怎樣活著回來的?」那人故意把「築基」兩個字咬的特別重。

榮慧卿和藍衣修士對視一眼。都從那人的語氣里聽出不善的成分。

榮慧卿淡淡地道:「難道大人對我們活著回來不滿意?還是大人認為我們丁戊組應該全數死在龍虎山,才對得起二級宗門這一次的援手?」榮慧卿跟著抬起頭。往屏風那邊剜了一眼,她知道自己雖然看不見屏風另一面的人,但是屏風另一面的人應該能看得見自己。

「哼!我不過是表示一下疑惑而已。這一次攻擊龍虎門的妖獸個個修為不凡,那些修為比你們高的修士都沒有能逃過這些妖獸的毒手,你們兩個人何德何能,能夠幸免於難?」屏風後的人似乎被榮慧卿的話激怒了。

榮慧卿在心裡扮了個鬼臉。屏風後的人修為深不可測,可是好像不怎麼會鬥嘴……

「大人這話說得耐人尋味啊。」榮慧卿拱了拱手,「大人這算不算是運籌帷幄之中,熟知千里之外?——大人既然沒有去過龍虎山,如何會得知攻擊龍虎門的妖獸修為不凡呢?而且大人言里言外,對我們兩人活著歸來頗有怨言,實在怪不得我們浮想聯翩。」

屏風後的人再一次中計,似乎騰的一聲站了起來,怒道:「你如何知道我沒有去龍虎山?我還偏偏去了?」

「這就是大人的不對了。大人既然去過龍虎山,如何能坐視我們丁戊組的弟子被妖獸殺得乾乾淨淨?——難道以大人的修為,還敵不過龍虎山上的那些妖獸?!」榮慧卿牙尖嘴利,立刻將那人跟見死不救聯繫起來。如果這屋裡還有三大派的人在聽他們說話,榮慧卿的話肯定會讓他們互相之間起隔膜。

是啊,這一次參與獵妖行動的弟子,不管是二級宗門,還是三級宗門,都是精英弟子,全都是築基修為。

可以說,五州大陸修行界一半的未來,就在這些弟子身上。

可是他們今天第一天去龍虎山執行任務,就差一點被人連鍋端。這消息要傳回各自的宗門,大家不心生嫌隙才怪。

啪嗒!

屏風後的人出手推倒了屏風。

一個五官清雅,看上去雌雄莫辯的修士站在他們面前。

強大的威壓散發出來,倒在地上的屏風在一瞬間化為灰燼。

榮慧卿和藍衣修士被那股威壓迫得跪了下來。

榮慧卿死死支撐,咬的牙關吱吱作響,只肯單腿半跪。

「愚蠢!一個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