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7章情不知所起

第57章情不知所起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24 09:13  字數:3641

「可惜什麼?」榮慧卿更加好奇。既然是太古時代龍族的後裔,又遁入了天外天,就算來人界行走,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憾事吧?

榮慧卿想不出來,有什麼可惜的事,會發生在龍神聽風身上。

胖大娘一時語塞,想支吾過去。她也是好久沒有這樣放鬆過了,今天得知卯光還活著,而且就在離京城不遠的地方,她的話就多了起來,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

可是榮慧卿和卯三郎都不是她能打個馬虎眼就糊弄過去的。

「娘,您還是說吧。既然爹被關在龍神聽風的地界兒,我們就需要知道他的事兒。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卯三郎催促胖大娘。

榮慧卿有些疑惑,她一直以為龍神已經離開了龍潭。她記得很清楚,那一次,龍神發現自己認錯人了,那股強大的神識就消失了。

但是也有可能後來又回來了。

榮慧卿不想說這些沒把握的話,就忍住了沒有說自己當年的經歷,只是跟著和卯三郎一起,催促胖大娘把有關龍神聽風的事說出來。

胖大娘被催得躲不過去,只好跟他們含含糊糊地道:「我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都是聽別人說的。說是萬年以前,龍神聽風來到我們東之大陸,偶爾聽見一個女子如天籟般的歌聲,從此不能自拔。可是那女子被關在高塔之上,與世隔絕,就算是龍神聽風,也無法逾越。只得徘徊在那女子窗下,夜夜仰望。後來那女子被他感動,每夜打開窗戶,為他唱歌。兩人雖然素為謀面,但是神交已久。」

「後來呢?他們有沒有在一起?」榮慧卿瞪大眼睛,心裡怦怦直跳。

胖大娘嘆息著搖搖頭,「不知道。據說後來有一天。那女子的氣息突然從高塔之上消失,臨走之時,只是給龍神聽風託夢,讓他等她。龍神聽風醒過來,發現高塔的禁制已經消除,怒不可遏,便將那高塔摧毀,移山為潭。引了無數活水入山谷,那便是龍潭的由來。――龍虎山的名字,還在龍潭之後才出現的。」

卯三郎聽得神往,悠悠地道:「那龍神聽風可曾見過那個女子?」

胖大娘搖頭,「沒有。――如果見過,他就不會一直在原地等待了。他不敢離開,只是擔心她回來的時候,找不到他而已。」頓了頓,又道:「大家都說他可惜,為了一個女子。可以在龍潭那種地方等那麼多年,而他連她的面都沒有見過……」

「只聽過她的聲音。就痴心等了她一萬年……」卯三郎看向了榮慧卿。

胖大娘倒是沒有覺得不妥,淡然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你們還小,不明白這些東西。」

榮慧卿笑著把話岔開,「那個女子叫什麼名字?胖大娘知道嗎?」龍神說的那兩個疊字,到底是那女子的名字,還是兩人之間的昵稱呢?

「這個就沒人知道了。就連龍神的這段往事。也是龍虎門第一任掌門斷斷續續傳出來的。」

「這個掌門大概是想幫龍神一把,把這個消息在有限的範圍內傳出去。」榮慧卿默默地想,「過了一萬年。那女子不知道轉世多少次了。龍神是太古龍族,時間對他來說,大概是沒有什麼意義的。那個女子就不一樣了。人的壽命不過百年而已。一萬年,足夠她轉世一百次。但是,如果那個女子是修士呢?如果成功化神,也可以活到一萬年!」

這樣一想,榮慧卿又有些喪氣。五州大陸的化神修士,用五個指頭數得出來。關鍵是,沒有一個是女的!

真是男女不平等!

胖大娘說完龍神聽風的事,就安靜下來,喝了一口水。

榮慧卿還沉浸在那段往事說不清楚。

卯三郎的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敲著桌面,靜默半晌,問道:「娘打算如何去救爹?」

胖大娘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榮慧卿已經醒過神來,道:「這件事先交給我。等我打探清楚,我再通知你們一起過去。」說著,榮慧卿就將自己的來意說了一遍。

她本來是過來找卯光商議一下,如何應付越來越對妖修咄咄逼人的人界修士。

沒想到卯光居然已經被人關起來了。

情況看來比她想像的還要複雜。

「……我這一次來大楚國,是作為青雲宗的弟子,來大楚國參加獵妖行動。你們就在葫蘆街,最近幾天不要出來。我跟著他們出幾趟任務,等混熟了,再去龍虎山的龍潭去探探究竟。」

榮慧卿說完這話,就看向卯三郎,「那位黃鸝姑娘,交給我帶走吧。她是太華山掌門的外孫女,我認識一個太華山的修士,把她交給他們送回去吧。」

卯三郎毫不猶豫地點頭,「如果不麻煩的話,就拜託你了。」

榮慧卿打趣道:「我不麻煩,只要你捨得就行。」

卯三郎聽見榮慧卿話裡有話,大急之下,口不擇言地道:「我怎麼不捨得?――我只不捨得你一人而已!那個黃鸝你不要放在心上,是她偷偷從太華山跑出來,一定要跟著我,我跟她沒有任何苟且,就是同門之誼而已。」忙不迭地跟榮慧卿解釋。

榮慧卿的臉刷的一下紅了,忙笑著打圓場:「我這個做妹妹的,有卯三哥這樣的兄長,真是我的福氣。」至於黃鸝跟卯三郎是什麼關係,榮慧卿管不著,也不想管。

胖大娘在心裡嘆息一聲,知道兒子這段心事大概是要付諸流水了,便起身道:「我去看看那個姑娘。」

來到裡屋,果不其然,黃鸝已經醒了,正偷偷地躲在門背後,聽他們說話。

見胖大娘突然推門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