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6章分身的秘密(粉紅1620

第46章分身的秘密(粉紅162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18 14:23  字數:3344

>師父的大恩大德,司安沒齒難忘。

「你居然還感動?······哈哈,真是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呢……」司安對面的男子笑得前仰後合,一時牽動了傷口,痛得他彎腰大聲咳嗽起來。

「你說什麼?!敢辱我師尊!」司安聽不得有人說他師父不好,一手掐在對方的脖子上,看著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立時變得青紫。

這是他的元神分身啊,明明就是一具傀儡而已。可是現在的他,完全跟傀儡兩個字不搭界……

司安鬆開手,面色漸漸平靜下來。

「跟我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一切都握在我手裡,我讓你生就生,讓你死就死,你如果還想見你的明月,還有你的寶貝女兒一面,就給我老老實實,交待清楚!」到底是自己的元神分身,雖然他好像已經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識,可是司安是給他血脈的人,對他本來有絕對的控制權。

司安的神識潛入那具元神分身的識海,稍一搜尋,他就知道了那具元神分身的弱點所在。

司安又是好笑,又是鄙夷。

「咦,還真的動了真情?」司安看向已經面目青紫,氣喘吁吁的元神分身,「我帶你去看一看她們母女。條件是,你要跟我說實話。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如何能斷開跟我的神識聯繫,去跟那女人····…」

「真的讓我去見一見她們?」司安的元神分身一陣狂喜,下定決心,「我見不見她們,不重要。我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就算不帶我去,我也告訴你所有的事情。」

那男子既然是司安的元神分身,司安在想什麼,他也一清二楚。

他們是兩個人,但是事實上又是一個人。是一片樹葉的兩面·也是黑夜和白天,來自同一個地方。

「你跟我談條件?」司安失笑,背著手,走到門前·向外看,悠悠地道,「她們母女,就住在我隔壁的洞府里,被四個元嬰修士嚴加看管。」

司安回過頭,看了自己的元神分身一眼,把他眼底的眷戀、不舍、狂喜和失落·盡收眼底。

「我不跟你談條件。你也知道,你其實沒有任何本錢,跟我談條件。我就算不殺你,可是取出你的全部記憶,將你重新祭煉成傀儡,還是做得到的。到時候,你的秘密,我都知道。而你失去所有的自主意識·什麼明月、楚楚,跟你都再無瓜葛。」

是啊,他是他的元神分身。雖然他可以偷偷瞞著他·在外面做一些事情。可是也不過是仗著他不知道而已。他一旦知道,就是自己的末日了。——這一點,也是當年司安的師尊,在給他開啟神智的時候,對他說過的。

這是他的先天弱點,就算是仙人,也無力回天。

那具元神分身立時垂了頭,剛剛的氣定神閑頓時一掃而空。

「來吧,我帶你去看看她們。——在我抹掉你的自主意識之前。」司安冷冷地說道,將右手腕一舉。那裡有一個一寸寬的手環·質地非金非鐵,但是看上去寒光凜冽,不知道是什麼製成。

那具元神分身抬頭看向司安,「你要說話算話。」

司安沒有再跟他廢話,將右手腕又舉了舉。

那具元神分身一咬牙,化作一道白光·投入到司安手腕的玄色手環之內。

司安立時將手環封印起來,抖了抖袖子,將手環蓋住,穿牆而過,往洞府隔壁的屋子走進去。

明月和楚楚住在這間屋子裡。

楚楚熬不住,已經睡著了。

明月站在窗前,看著窗外的月色想心事。

她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有算到,司安居然修鍊的是混元三清功!

這樣一來,這個孩子好像真的不是他的······

可是,可是,那麼多夜晚,夜夜從門外溜進來,跟她纏綿的那個男子,怎麼可能不是司安呢?

明明就是他啊!

就連修為都是結丹期。

如果是有人假冒司安,怎麼可能連修為都冒充得天衣無縫?

又或者司安有孿生兄弟?跟他一樣的修為?

如果是這樣的話,道門把這個秘密也藏得太好了吧?

司安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明月站在窗前胡思亂想,心緒不寧。

司安走了進來,先走到床邊,看了看睡著的楚楚。

「…···這就是我女兒?!」司安的手環裡面一陣騷動,顯示裡面的人很激動。

「明月呢?明月在哪裡?」

司安轉過身,將手環的方向對準窗邊的位置。

手環一陣劇烈抖動,然後緩緩平靜了下來。無論司安在心裡如何召喚他,藏在手環裡面的元神分身,都不再回應他半句話。

司安嘆口氣,左手仲出,在空中划了個十字。

又一次在自己和明月之間設下了結界。

有些話,他不想讓楚楚聽見,也不想讓別人聽見。「明月。」司安叫了一聲。

明月猛地回頭,看見司安站在她身後,又驚又喜,縱體入懷,抱住司安的肩膀,大哭起來,「我知道你沒有忘記我!我知道你是有理由的,是不是?是不是?楚楚還是你的女兒,對不對?」

司安無奈地搖搖頭,將明月推開,冷靜地道:「我想我今天在望月峰上,把事情說得很清楚了。——我修鍊的是混元三清功,而我的修為並未消失,說明我的元陽未失。你說,我如何能跟你生這個孩子?」

明月失望地後退幾步,怔怔地看著司安。

真的不是他?自己還是被騙了?

司安負著手,看著明月縮到窗邊,倚靠在窗台上,面色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