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4章女主光環(粉紅1500、1560+)

第44章女主光環(粉紅1500、1560+) (1/3)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17 16:01  字數:5760

大牛身上的道袍早就被雷力轟得一片焦黑,狂風一吹,立刻四下散開。

包裹著他身體的青煙蠶蛻也被狂風吹散,露出潔白修長,毫無瑕疵的軀體。

陸奇宏忙從乾坤袋裡掏出一套青雲宗的服飾,扔在大牛赤裸的身體之上,將他掩蓋起來。

轟!

長空之雷,往大牛頭上劈過去!

陸奇宏一腳踹過去,將大牛遠遠踢開。

嘩啦一聲巨響,那聲炸雷將大牛剛才趴著的地方炸出一個深坑。

坑底處飄出一縷縷的黑煙,在眾人頭上打一個旋兒,往天外飛去。

大牛睜開眼睛,真正醒了過來。

他有一瞬間的怔忡,不知道剛才出了什麼事情。

他只記得剛才被一個符打得三魂出竅,差一點過了奈何橋。

後來又是一聲炸雷,他才被驚醒了。

大牛慢慢坐了起來,身上蓋著的襦衫從背上滑了下來。

大牛低頭,發現自己全身赤裸,可是身上的肌膚光潔如玉,連小時候在落神山上經常砍柴打獵落下的傷痕都不見了。

他抬起手,愣愣地看著自己的雙手,修長潔白,乾淨清爽,完全不是以前那樣粗糙的大手,還有指甲邊永遠也洗不掉的黑印,都消失無蹤。

大牛下意識運轉靈力,一個大周天過後,大牛又驚又喜,他築基了!他居然在不知不覺間,築基了!

「穿上衣衫。」陸奇宏別過頭,「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大牛抬頭,看見在場的人所有人都直直地盯著他,面上一紅,忙將滑到地上的衣裳揀起來,胡亂穿上。

太華山的修士看著大牛,不約而同的搖頭嘆氣。

築個基還有雷劫。這小子的機緣怎麼這樣好?

不行,不能便宜青雲宗了。

太華山的修士立時出言道:「曾大牛資質出眾,剛才跟那女修的事,純熟誤會。我們太華山決定,要收曾大牛做二級宗門的弟子。萬乾觀那邊,我會派人解釋。剛才的事,大家都看見了,是這位曾大牛捨己為人。才有這樣的機緣。」

三言兩語,就將大牛收入了太華山門下。

陸奇宏心神大暢,朗聲笑道:「道門剛才已經逐你出門牆,現在看你有機緣,是福澤深厚之人,又想從新招你回去。我問你,這樣的宗門,你可願跟隨?還是你願意離開道門,入我青雲宗,做黃字輩的弟子?」

「啊?」大牛又驚又喜。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離開百卉那個賤人,他就終於時來運轉了么?

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啊!

「願意!願意!我曾大牛當然願意!」大牛急忙答道。馬上跪下給陸奇宏磕頭。

他深知陸奇宏最重規矩,也重信義,一心要討好他,做他在青雲宗的第一個靠山。

榮慧卿抿了抿唇,走了兩步,使了個縮地成方的小法術,很快來到大牛和陸奇宏身邊。脆聲道:「小師叔說笑了。這位曾道友,本來就是道門的弟子,小師叔可想過為了這個人。得罪整個道門的後果?」

榮慧卿這樣一說,陸奇宏還沒有怎樣,大牛卻先猶豫起來。他縮了縮脖子,往看台上太華山的修士看過去,正好碰上他們快要噴火的眼神,忙低下頭,喃喃地道:「……會不會太麻煩了?」

榮慧卿淺笑。狗改不了吃屎。大牛這種人,向來就是這個德行!

「當然麻煩。因為你,我們青雲宗有可能跟道門決裂。再說,一日入道門,終生奉道門。你怎麼能有這種另投別師的念頭呢?你可懂得『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個道理?你連自己出身的道門都可以離開,我們青雲宗又如何能相信您的忠誠呢?――小師叔,法家有雲,一次不忠,百日不容。這個曾修士,到底值不值得小師叔用整個青雲宗為代價,進行招攬,確實要好好想一想。」榮慧卿轉著滴溜溜的大眼睛,巧笑倩兮,跟陸奇宏軟語輕言。

抓住陸奇宏最注重的規矩和道理,揭穿大牛見利忘義,欺軟怕硬的本性。

陸奇宏果然猶豫起來,大牛比他更猶豫。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

看台上太華山的修士哈哈大笑,「好了好了!比試開始,不過我們要臨時改一下,將大家重新分為四組,每一組勝出的人可以入太華山,因為第五個名額,已經給這個曾大牛了。」

大牛又看了那邊一眼。

榮慧卿想了想,故意對大牛眨了眨眼,輕輕推了他一把,笑道:「大牛哥,你快過去吧。太華山的人等著你呢!反正你算不去太華山,也絕對進不了我們青雲宗,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

大牛看著榮慧卿絕美的面頰,心裡一片混亂,不知不覺間,竟然把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出言哀求道:「慧卿,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想進青雲宗,也是因為放不下你。無論怎樣,看在同鄉的份上,我們也應該在一起……互相關照。」

陸奇宏的臉色陰沉下來,伸手將榮慧卿的肩膀攬過來,對大牛道:「原來是這樣。――算我看錯你了。曾大牛,你還是去太華山吧。道門最適合你這種人,你在太華山,一定會如魚得水,修為日進的。」

大牛悔的腸子都青了。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一看見榮慧卿的面頰,他就不由自主犯迷糊。就連煉有媚術的百卉,都不能迷惑他,而這樣絕美的榮慧卿,只要在他面前笑一笑,他就恨不得為她肝腦塗地。

真正的媚術,是不需要修鍊,渾然天成的吧?

大牛迷迷糊糊想著,走到了看台旁邊太華山修士那裡,成了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