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0章看戲不怕台高上(粉紅1200、1260+)

第40章看戲不怕台高上(粉紅1200、126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15 14:53  字數:4482

魯大長老粗聲粗氣地道:「姓魯,怎樣?」

「不怎樣。難怪看我不順眼,原來是心有偏向,這也難怪了。」榮慧卿手裡有了青雲宗陣法師的靈玉銘牌,頓時有了底氣。這些大長老將他們的血脈融入銘牌,既表示他們承認了榮慧卿的陣法師地位,同時也是對他們的限制。只要榮慧卿一日被這靈玉銘牌認作主人,這些大長老就不能對榮慧卿做出人身傷害的事情。

魯大長老銅鈴般的眼睛一瞪,怒道:「就算她是我的晚輩,又怎樣?我還會偏私不成?修行緣早就淡薄了,我不過是看你實在欺人太甚,才為她說幾句話而已!」

榮慧卿點頭,淺淺笑道:「原來如此,受教受教。慧卿人微言輕,不過從來敢做敢當,從來不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她到我的洞府惹了我,是她自作自受,怨不了別人。若是我上門挑釁的,你們再責罰我也不遲。」

這一點確實是事實。就算榮慧卿是過份了些,但是魯瀅瀅去人家的洞府對別人的靈寵出手,總是錯在先。

修士對自己的地盤本來就非常在意,很少有修士會在別人的洞府里出手,除非是想跟對方撕破臉。

所以從這方面說,魯瀅瀅的問題更大。

榮慧卿充其量是防衛過度。

而魯瀅瀅的動機卻值得懷疑。再加上其後她就鬧到掌門這裡,要求將榮慧卿趕出青雲宗,最後掌門以將榮慧卿降為內門普通弟子作為懲罰,才讓榮慧卿現在過來據理力爭。

幾個大長老交換了一下眼色,對榮慧卿道:「既然都有錯,你也要反省反省。以後切不可仗勢欺人。就要知道,這個銘牌雖然對我們幾個有限制,但是我們青雲宗能人輩出,若是你執迷不悔。作姦犯科,要懲治你一個築基修士,還是綽綽有餘的。」

榮慧卿聽了越發好笑,拱手團團一揖,「受教了。」

榮慧卿走後,青雲宗掌門和幾個大長老看著她遠去的背影,不約而同搖頭,嘆息道:「是個女修。還生成這般樣貌,行事卻頗有男兒的豪氣,真不知道她是如何長成這個樣子的。」

赤豹和狼七還有肯肯巴巴地等在洞府門口,看見榮慧卿走過來的身影,才歡呼著出來迎接。

「怎樣?怎樣?他們說什麼了?」肯肯第一個問道。

榮慧卿笑道:「沒事。」說著,伸手對它們亮出手裡的一個銘牌,「我現在是陣法師了,內門精英弟子,明天去領衣衫。等入門試結束了,和新入門的弟子一起拜個師父。就成了。以後的五年,我們就在這裡專心修鍊吧。」

赤豹、狼七和肯肯都長舒一口氣。青雲宗是個好地方。昆吾山靈氣充足,榮慧卿住的雖然只是最低的黃字輩弟子住的洞府,可是那靈氣充足的,比起以前在龍虎門的時候,不知要好多少倍。它們也是修行了榮慧卿和羅辰,它們就在不斷地流浪和逃亡當地方安定下來。

難怪底下那些三級宗門的弟子。都想著繼續往上升,到二級宗門來做弟子。哪怕只是做外門弟子,也比在下面的三級宗門做精英弟子要強。

榮慧卿笑著和它們進去。看了看羅辰的情形,決定搭設一個聚靈陣,將羅辰放在他凝聚靈氣,又能起到保護作用。就算自己,還有赤豹、狼七和肯肯都不在洞府裡面,也不用害怕有人會傷害他的肉身。

她既然是青雲宗的陣法師,她的洞府裡面當仁不讓,也是陣法重重的。

赤豹和狼七都要小心翼翼,肯肯倒是滿不在乎。

第二天,就是二級宗門入門試的日子。

榮慧卿一大早起來,就有一個同是黃字輩的弟子過來約她,道:「榮師妹,小師叔讓我們一起去望月峰準備,今日太華山入門試在那邊舉行。」

這一年二級宗門的入門試,都在青雲宗的昆吾山舉行。

青雲宗作為東道主,當然要派出大量的人手,幫助另外兩個宗門華嚴寺和太華山。

打掃場地,搭建擂台的雜事當然有外門弟子負責,不過青雲宗也會派出幾個內門精英弟子,分別派到華嚴寺和太華山所在的兩個山峰。一邊是讓他們旁觀,增長見識,一邊也是謹防有事,內門弟子傳訊,比外門弟子要快一些。

這個差使,一向是內門弟子打破頭爭搶的好差使,居然就落到剛剛入門的榮慧卿頭上。

很多別的弟子頗有些不服氣。可是這事兒是小師叔陸奇宏一手操辦的。陸奇宏一向以公正嚴明著稱,在青雲宗無人敢說他偏私。有些人也只好把不滿藏在心裡,許多雙眼睛都盯在了榮慧卿身上。

榮慧卿渾然不覺自己已經被架在火上烤。

當然,就算她知道,她也不會在乎。――反正就算不架起來,她也會被烤的。分別只是,被架在高處烤,還是在暗處被人私下暗烤。

再說仔細想一想,這種安排還是為榮慧卿考慮過的。榮慧卿跟華嚴寺的和尚有過節,陸奇宏就沒有派她去華嚴寺入門試舉行的觀日峰,而是派她和另外一個同門,去了太華山的望月峰。

和榮慧卿同去的黃字輩的同門是一個圓臉鳳眼的女子,看不出多少年紀,膚色微棕,喜愛大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讓榮慧卿叫她「苗師姐」,她姓苗,閨名媛竹。

榮慧卿知道這是個在原書當既沒有交好,也沒有欺侮,倒是可以結交結交。

兩個人說說笑笑來到望月峰。

狼七在前頭撒著歡兒的跑,十分興奮。

苗媛竹好奇地看看狼七,再看看榮慧卿,忍不住湊到她耳邊,悄悄問道:「……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