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8章有本錢就應該囂張(含粉紅

第38章有本錢就應該囂張(含粉紅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14 14:53  字數:4758

陸奇宏看著魯瀅瀅半邊血肉模糊的臉,嘆了口氣,勸她道:「你是修士,外貌只是皮相,不要放在心上。你的臉,我會想法幫你醫治。你莫要心急。」

魯瀅瀅大失所望,一時忘了掩飾自己,恨恨地指著自己被毀了一半的面頰道:「我要去掌門那裡告狀!——真是豈有此理!我的臉就這麼被她給白毀了?!」原以為自己挾著前一世的經歷重生,這一次一定能搏個花好月圓!

可是這個榮慧卿,就像是她命中注定的冤家對頭一樣,就算她重生一次,她還是如影隨形。

她昨天才剛剛重生回來,今天就發現榮慧卿也進了宗門……

魯瀅瀅忍不住以淚洗面,半垂著頭,露出一截粉頸,和右臉上猙獰的傷口形成鮮明對比。

陸奇宏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沉吟半晌,從自己腰間的乾坤袋裡掏出一個銀色面具,遞給魯瀅瀅。

「在我給你找到好的丹藥之前,先戴上這個吧。」

魯瀅瀅不敢抬頭,往後瑟縮了一下。

陸奇宏抬起她的下頜,拿著銀色面具在她臉上比劃一下,就輕輕扣在她的右臉之上。

「現在好多了。不信你照照鏡子。」陸奇宏的聲音出奇的溫柔,如一隻羽毛一樣,一拂一拂地在魯瀅瀅芳心上掃動。

魯瀅瀅閉著眼睛,也不敢哭泣,生怕淚水落到傷口裡面,更加難以恢復。

陸奇宏拿過魯瀅瀅梳妝台上的鏡子,擺在她面前,「你看看。」

魯瀅瀅睜開眼睛,看見自己的菱花鏡里,自己半邊臉瑩白如玉,半邊臉卻蒙上一層銀色面具。更增麗色。那銀色面具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成,緊緊貼著她的右頰,但是右頰的傷口又不覺得磨得慌。服服帖帖,心情立時就好了幾分。

「謝謝小師叔。」魯瀅瀅雙眸含情,定定地看著陸奇宏。

陸奇宏別過頭,「不用謝我。你也別記恨你榮師妹。她剛入門。又得少宗主歡心,已經要讓她兼任陣法師,以後會有元嬰修士保護她。你就不要太計較了。」

魯瀅瀅吃了一驚。忙道:「她也配做陣法師?我們青雲宗最講品行,她做出這種事,就算不將她逐出門牆,也斷斷不能讓她做陣法師?!」

陸奇宏知道魯瀅瀅肯定會心懷不滿。可是這也不能怪她。任誰因為一隻不入流的靈寵惹事生非,而被毀了容,都咽不下這口氣的。

陸奇宏苦笑一下,心裡有事。在魯瀅瀅的洞府坐了一坐,就起身離開。

看見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洞府門前的小路上,魯瀅瀅眼底的陰霾更盛。

如果讓榮慧卿真的坐上陣法師的位置,她再想做掉她,就是完全不可能了。

魯瀅瀅立時拿了主意。急匆匆地從自己的洞府出來,先去找執法堂的執事,給他看了自己的臉,哭訴了榮慧卿的惡行。

執法堂的執事跟魯瀅瀅當然更熟悉一些,看到她的傷口當然是大吃一驚,忙帶著她去見掌門宗主和幾位大長老。

青雲宗的掌門宗主看見魯瀅瀅的臉,又聽她說了事情始末,也有些驚訝,便命人將陸奇宏也叫了過來。

按照魯瀅瀅剛才所說,陸奇宏是在場的。

「奇宏,今日是怎麼回事?」掌門宗主指著魯瀅瀅的臉問道。

陸奇宏回去也仔細琢磨過這件事,當下便恭敬地答道:「回宗主的話,今日之事,兩方都有不對。」

可是當他把話都說完之後,青雲宗的幾位大長老明顯對榮慧卿的意見更大。

「……就算瀅瀅出手了,可是並沒有打到那隻靈寵。至於後來那隻靈寵受傷,奇宏和瀅瀅說的話是一樣的,都是榮慧卿的另一隻靈寵出手做的。——這種事,怎麼能栽到瀅瀅身上?!那榮慧卿仗著懂幾分陣法,也忒囂張了些!這女子如此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就毀人容貌,品行實在有問題。別說讓她做陣法師,就算收她做青雲宗弟子,我都不是很滿意。」

掌門宗主坐在上首沉默不語。他本來答應了他兒子,就是少宗主朴宮贏,很快就要任命榮慧卿做青雲宗的大陣法師,以後她出入都會有金丹修士做護衛,出外做任務有元嬰修士護衛。

可是因為榮慧卿的年紀,還有她身邊那個羅辰,讓青雲宗別的大長老很不放心,一直不肯鬆口。

前幾天,已經有大長老動身外出,打算再去尋幾個真正厲害的陣法師回來。

榮慧卿這裡,就讓她做個過渡,暫時試用一下。

結果掌門宗主還沒有說服剩下的幾個大長老,榮慧卿就出了這種事。

而且他兒子,青雲宗的少宗主朴宮贏正好收到有關塗山王女姽嫿的消息,便馬上離開青雲宗,出去遊歷去了。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沒有朴宮贏在這裡據理力爭,這些有先入為主的成見的大長老,是很難被說服的。

沒辦法,他只好先緩一緩了。

「既然大家都這樣說,我們就暫時先不任命她做大陣法師吧。讓她就做一個普通的內門弟子,好好修行。等萬長老找了好的陣法師回來,再做計較。」掌門一錘定音。

魯瀅瀅嘴角微翹,對這個決定還算滿意。

別的大長老也紛紛微笑附和,表示接受掌門的提議。

從青雲宗的正殿大廳出來,魯瀅瀅迅速回了自己的洞府,暗自籌划起來。

這樣說起來,她的臉毀的也算值了。第一,讓榮慧卿做不了大陣法師,以後她出入都沒有高階修士保護,想除去她,就容易得多。第二,因這件事,卻拉近了她和小師叔的距離,這一點,也算是因禍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