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0章力挽狂瀾下

第30章力挽狂瀾下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11 09:08  字數:3726

「住手!」榮慧卿大叫一聲。

伴隨著她的大叫,眾人眼前的景物馬上發生了變化。

一陣陣白色的霧氣從綠草覆蓋的地面上升了起來,厚重,濕潤,在眾人眼前濃得化不開,粘在身上,就像初春的毛毛細雨。

「怎麼回事?」

「出什麼事了?」

「這些霧氣是怎麼回事?」

站在司安身後那些二級宗門的耆宿紛紛議論起來。

已經顯露法外化身,正要和羅辰決一死戰的化神修士司安大人,發現對手那股濃濃的煞氣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白霧漸漸散盡,眾人眼前的景物為之一變。

先前昆吾山在眾人眼裡,只看得見蒼山綠樹,河谷溪流。大家都以為青雲宗的內宗門在很遠的地方,就算那些去過青雲宗內宗門的修士,都是這樣認為的。

直到這些從地面升起來的白霧散盡,這些修士才發現,原來青雲宗的內宗門,就在他們眼前不遠的地方。

巍峨的大殿,重檐飛頓,屋頂四周角蹲著一動不動猙獰的檐獸,散發出金丹修士的威壓。

滿山遍野間,無數的重檐屋頂,高樓亭台,還有山間的天然洞府,如一副習習展開的水墨畫卷一樣,在眾位修士面前一一展現,跟他們之前動輒飛行數千里,進了內宗門見到的情形一模一樣。

原來這都是青雲宗幻陣的威力。

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繞行千里,其實就在跟前的一畝三分地轉圈。

在場的修士明白過來,沒有對青雲宗心生嫌隙。反而對陣法的威力更加感慨萬千。

有一個大陣法師,對一個門派來說。真是太重要了。

「妖女!快把我們的大陣法師放了!」青雲宗的修士已經對身在半空中的榮慧卿喝叫怒斥起來。

榮慧卿眸光一轉,搖了搖頭,索性將面上的面紗扯去。

一張超出眾人想像的美貌面容出現在大家面前。

一頭青絲隨風飄曳,眉如遠山,眸色隱有蔚藍之意,瓊鼻嬌俏。桃腮微嗔,櫻唇不點而丹,面頰白如凝脂,身姿如山巒般起伏。曲線絕美,臉色沉著。神光離合,姿容絕世。看得底下眾人微微別過頭,不敢正眼看她。

司安一眼瞧見榮慧卿的容貌,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頭跟著大震,立刻收了法外化身的神相。變回正常人的樣子,立在對面的山頂之上。

榮慧卿踩著飛梭,在半空中站定,對著那些叫囂的修士冷笑著道:「他也配叫『大陣法師』?!」說著,隨手將紀良棟扔到對面的人群中。另一隻手卻將幻雲獸打暈了扔到自己的乾坤袋裡。

幻雲獸只來得及咩咩叫了兩聲,表示抗議,就一頭暈了過去。

羅辰看見榮慧卿乍然現身。也是心頭大震。

她沒死!

羅辰又一次感受到和榮慧卿之間說不清的那種聯繫!

先前那種感覺完全斷絕,他還以為他們這一次是真正天人永隔了。

羅辰的面上似悲似喜。定定的看著榮慧卿。

心念電轉間,他背後長空上那道界之門跟著憑空消失,湛藍的天幕完好無損,似乎先前大家瞥見的魔界大軍只是幻覺一樣。

啵!啵!啵!

天地間同時響起一陣陣巨大的宛如肥皂泡破滅的聲音。

那些因為界之門突然消失,而被留在人界的魔軍,也如同肥皂泡沫一樣,啵的一聲,憑空消散在眾人也眼前。

而先前被它們吃掉的人界修士,一個個呻吟著憑空出現,跌落在那些魔軍消失的地方。

「啊?這是怎麼回事?」

山頂眾人一片嘩然。

司安的眉頭微皺,正要發話,卻見羅辰的身形也急劇縮小,回到正常人大小的樣子,一頭栽到山頂,暈了過去。

榮慧卿大急,踩著飛梭飛快來到羅辰身邊,雙手連點,先將七七四十九面陣旗插在自己和羅辰紹,將自己和羅辰都保護起來。

剛才那些被魔軍吃掉的人界修士茫然地從地上爬起來,四處看了看,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死裡逃生了。

「師父!」

「師叔!」

「師兄……」

山頂上的修士很多是這些先前被魔軍吃掉的修士的同門,本來都是抱著一腔熱血和悲憤過來報仇的,現在看見那些以為死掉的同門重新出現,那股血性立刻就消散了大半。

山頂上又一次亂成了一鍋粥,先前的劍拔弩張很快就緩和下來。

榮慧卿看見那些人都去跟那些先前被魔軍吃掉的修士吁長問短,才鬆了一口氣,轉身查看羅辰的傷勢。

他已經恢復了正常人的身形,只是氣若遊絲,身上的靈力消耗得太多,幾乎枯竭了。

榮慧卿忙將一瓶聚靈丹倒入羅辰嘴裡,同時將兩塊中品靈石拿出來,放到羅辰手裡,讓他自己補充靈氣。

司安慢慢走過來,站在榮慧卿的陣法前面瞥了一眼,淡然問道:「這位姑娘,請把他交出來。他殺我宗門修士,罪名滔天,我們三大派聯盟,絕對不能容忍這樣的魔修現世。」

榮慧卿知道司安是化神修士,她也拿不準自己的陣法能不能抗得住化神修士的致命一擊,不過她知道司安不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他很聰明,也很講道理。

「司安大人,這件事有誤會。」榮慧卿從乾坤袋裡抽出一個小小的軟墊子,將羅辰的頭枕在上面,然後站起來,轉身對司安解釋,「您剛才都看見了,我辰叔不是魔界妖人,也不是魔修,他是被幻陣所迷,大家也都是被幻陣所迷。才看見剛才的景象。」

剛才羅辰和司安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