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8章界之門(粉紅600+)

第28章界之門(粉紅60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9 15:46  字數:2749

「往哪裡跑!――給我留下!」

咣當!

一對銅跋猛地敲響,從一個青衣僧人身後升起,急速旋轉著,升入空越大,如同鋪天蓋地一般,遮住半個山脈,往兩山之間的山谷處壓下去。

快到谷底的時候,那對已經變得非常巨大的銅跋再次敲響,震得整座山林都瑟瑟發抖。

而山谷深處,一個身穿紅袍的男子盤膝坐在谷底,紋絲不動,似乎不為那銅跋驚天動地的響聲所動。

那紅袍的顏色看上去如暗沉的鮮血一樣,就是一件血袍。

「去!」站在山頂的青衣僧人雙手微展如蓮花,然後對準左右,重重一闔。

兩片銅跋如利刃一樣,一上一下向谷底的男子飛馳而去,來勢洶洶,恨不得將他斷為三截。

那紅袍男子正是羅辰。

而青雲宗的大陣法師紀良棟的幻陣,又名幻心陣,藉助青雲宗特有的靈獸幻雲獸的特異靈力,能夠對入陣之人施展幻心大法,既能迷惑你的本心,隔絕你的五感,又能勾起你最原始的慾望,喚醒最塵封的記憶。

再加上先前在山頂的無盡殺戮,終於將他的記憶又喚醒了一部分。這一次,他明白過來,他對於榮慧卿為何有那樣複雜的感覺。可是如今再說什麼,都已經遲了。他已經沒有退路,再無法挽回。

榮慧卿和他的那種說不清的聯繫在這一刻,全部斷絕。他再也感受不到她的任何氣息。

她真的是不在了吧?

也許她不在了,他以後的路會更好走。

再沒有牽掛,也沒有任何善念,他只要好好做自己,做一個稱職的魔眾望,在這三界重新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既然他們將他心底唯一的念想毀滅,那就讓這三界給她陪葬吧!

想起他們曾經有過的美好時光,那些耳鬢廝磨。那些幕天席地,羅辰的眼神由炙熱漸漸變得冰冷、寂滅。

良辰美景奈何天。原來是一句僭語,不是祝福。

羅辰的眸光越發冷戾,依然端坐在谷底。

等到那兩片銅跋快要飛到他跟前的時候,他左手一揮,亮出那把長刀,往那兩片銅跋之間豎了過去,將銅跋一上一下徹底撐開。自己飛身跟著來到兩片銅跋之間,靈力運轉,通過刀柄和刀片,將靈力迅速傳送出去。

轟!

那兩片遮天蓋地的銅跋頓時被羅辰的靈力擊得粉碎,巨大的鐘磬聲再次在天地之間響起,如佛語綸音一般,振聾發聵。

「什麼?――居然把我的銅磬毀掉了?!」那青衣僧人心疼得嘴都歪了。他是佛宗二級宗門裡面的一個執事僧,也有元嬰修為,拿出只有元嬰修士才能操縱的聲系法寶,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他只慶幸。自己拿出來的,不是本命法器。不然他的元嬰都要岌岌可危了……

「大家看來小瞧了這個惡徒的能耐。――還等什麼?大家一起上啊!」山頂上有人招呼一聲。

這些人都是青雲宗和華嚴寺派來處理此次事端的門派高層人士,修為最低也是金丹修士,元嬰修士也有好幾個。

可是華嚴寺的青衣僧人出師不利,讓大家也都有些疑惑。誰都不肯下狠手,生怕激怒了那惡徒,反倒讓他們招架不住。

山谷之種法器符和靈力,都往羅辰身上招呼過去。

羅辰身有血袍護身。又是體氣兼修,手去其貌不揚,但是卻無堅不摧。而且那些高階修士的法寶,甚至是靈寶都對它不起作用。

有些人已經「咦」了一聲,兩眼放光,打起了小算盤。――那件長刀,分明是一件了不起的寶物!

五州大陸的鑒寶格將寶物大致分為三個等級:法寶、靈寶和仙寶。

就看連靈寶都不能傷它分毫,就知道這長刀的品級,應該在靈寶之上。

靈寶之上,只有仙寶了吧?!

目前五州大陸之上,據說只有光明神殿,有仙寶級的寶物,別的地方,有靈寶就可以拿來做鎮宗之寶了。

這些二級宗門的高層眼光毒辣,修為又高,一旦起了殺人奪寶的心思,手上的招數立刻變得又快又狠,無數劍陣、長繩和飛刀,布成了天羅地徹底絞殺。

羅辰卻越斗越有感悟,長刀揮出,竟然發出完全超越金丹修士修為的巨大威力,瞬間就將兩個打算偷襲他的元嬰修士斬於刀下。

一黑一白兩個元嬰從那兩個元嬰修士的身體裡面跳了出來,試圖逃離,卻被羅辰閃電般追上,一口一個,將那兩個元嬰都吞了下去。

「活吃元嬰!――他是魔修!他原來是魔修!」一個修士驚恐地叫道,往後退了兩步。

「哈哈哈哈……」羅辰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狂笑,「魔修算什麼東西?!――我看你們是沒有見過什麼是魔!」

說話間,羅辰的身形急速長大,從山谷一直長到了山頂處。

似乎整個天地之間,都只充塞著他一個人。

站在山頂的那些修士連忙飛離山頂,退到遠一些的地方。

而羅辰的身軀還在繼續生長,越來越大,越來越高,最後變成頭頂蒼天,腳踏大地,長長的黑髮飄散在背後,一條短短的血痕從他額頭上現了出來。

面色雪白,一對狹長的眸子露出妖異的血色,高直的鼻樑下方,是一雙抿得薄薄的唇,嘴角並起絕情的弧度,似乎在冷笑,又似乎在不屑。

是魔,還是人,都已經不重要了,而他的長刀終於迸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脫去了白色的偽裝,露出烏沉沉的底色。無數黑氣從長刀刀身處溢了出來。

羅辰右手舉起長刀,迎著頭頂的蒼天凌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