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7章殺戮時刻下

第27章殺戮時刻下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9 09:17  字數:3503

昆吾山這一片山頂,劃給了佛宗底下三級宗門的弟子們。一眼看過去,大大小小的帳篷扎在這片林間空地之上,人數也算是不少。

人多勢眾,就不會想到要妥協。

羅辰毫不妥協的話,引起在場這些佛宗弟子的憤慨。

「你這人怎麼能這麼說話?你說我們藏了你的女人就真的藏了?你總得拿出證據吧?――沒有證據,就靠你上嘴皮子下嘴皮子一搭,空口說白話,不是造謠是什麼?!你別太過分了,我們佛宗也不是好欺負的。」一個主持模樣的僧人站了出來,對羅辰指手畫腳,說到一半又軟了下來,色厲內荏地接著道:「華嚴寺的長老們在青雲宗內宗門做客歇息,有什麼事情,等我們知會華嚴寺的長老再說。」

華嚴寺是佛宗的二級宗門,和青雲宗、太華山是一個層次的大門派。

羅辰卻跟沒有聽見一樣,手血光四濺,那說話的僧人腦袋立時飛上天,遠遠地掉入了昆吾山的林間空地。

咕咕……

樹林裡面響起一陣淅淅簌簌的聲音。

似乎有妖獸正向這邊移動過來。

「真的要動手?!――大家一起上!不要容情!」

佛宗的這些弟子終於明白過來,跟羅辰這種人是沒法講道理的。他們僧人雖然慈悲為懷,但是並不懦弱,更不是任人宰割的軟蛋。

林間空地上頓時刀光閃爍,各種法寶亂飛,留在這裡的僧人都使出了拿手的本事。

一道道靈氣彙集起來,以羅辰為上猛轟過去。

羅辰將身一振,全身上下突然冒出一層淡淡的紅色煙霧,將他整個人籠罩起來。

僧人的靈力頓時被那些紅色煙霧阻隔在外,無法接觸到羅辰的身體。

「那是什麼東西?」有的僧人好奇的問道。不僅他們的靈力攻擊不起作用,就連他們放出去的符攻擊都泛不起半點塵埃。

那紅色煙霧越來越濃稠。在他身周轉得越來越快,甚至能看到有些扭曲的人臉,從那紅色煙霧狂吼嘶叫著,面露痛楚之色,要逃離那紅色煙霧的控制。

「用佛宗不動明王伏魔咒!快!大家一起念咒!――那是煞氣!佛祖啊,這人怎麼會有這樣深重的煞氣!他不過是金丹修為啊!簡直像是幾萬年的惡魔出世!」一個見識廣博的僧人突然認出來羅辰身上冒出來的紅色煙霧。

佛宗的僧人立即盤膝坐下,雙手合什。運氣靈力,全力念誦起不動明王伏魔咒:

「南無悉底悉底蘇悉底。

悉底伽羅。

羅耶俱琰。

三摩摩悉利。

阿什摩悉底。

娑婆訶。」

念誦聲一起,樹林間就有一些躲藏的妖獸抱著頭滿地打起滾來,痛苦的嚎叫聲傳出老遠。

霧隨著那些僧人念誦不動明王伏魔咒聲起,羅辰身上的紅色煙霧開始有些變淡了。

那些念誦聲如同一把大錘子,直接敲擊在羅辰的識海和心臟。

他的心臟隨著那些僧人念誦聲的抑揚頓挫,跳動得越發不規律。

羅辰低吼一聲,右手拄著長刀半跪下來,左手捂住心臟處那顆快要跳出來的假心苦笑。――假的就是假的,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

「起作用了!――各位師兄師弟大家一起努力啊!」一個僧人突然大叫起來。結果卻將整齊一片的不動明王伏魔咒擾亂了節奏。

念誦的聲音頓了一頓。

羅辰雙眸一肅,趁著這個空檔。運轉靈力,將身上的紅色煙霧強行煉化,變成一件血袍穿在身上,然後拔地而起,飛到半空低矮處,長刀回身,向地面上盤膝低頭誦經的僧人頭上劈過去。

咯察!

無數的頭顱飛上了天空。嘴裡的念誦之聲卻還在持續。

羅辰的頭更疼,心臟跳得越發劇烈,整個身體都覺得如同一個漲滿了氣的氣球一樣。恨不得隨時有爆炸的危險。

啪嗒!啪嗒!

飛上天空的頭顱終於一個個落到地上。

那些讓他頭疼不已的念誦聲也終於停止了。

這一片不大的林間空地上,橫七豎的屍體和無身體的頭顱,交錯盤桓。

一陣濃濃的血腥氣頓時從這個狹小的空地往四下散去,觸動了昆吾山的護山大陣禁制。

昆吾山上頓時警鐘長鳴,一聲又一聲,響徹連綿的昆吾山脈。

住在別的峰頂的眾人被鐘聲吵醒,紛紛出了自己的帳篷問道:「出什麼事了?」

「護山大陣預警,難道有外敵來攻?――不可能啊。現在天下三大派的二級宗門齊集此地,都是元嬰修士帶隊,據說頂級宗門的司安大人也會過來出席,他可是化神修士啊!一萬多年了,咱們五州大陸才出了第一個化神修士。誰會這麼不長眼睛,選這個時候攻擊青雲宗昆吾山?!」

大家議論紛紛,但是也都自發地聚集在一起。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

肯肯四仰七肚子上。

赤豹靠在帳篷旁邊打盹。

昆吾山的警鐘長鳴,赤豹先醒了過來,衝過來踹了狼七一腳,「醒醒,好像出事了。」

狼七張開狼嘴,打了個大哈欠,用爪子蒙著狼頭還要睡,「天塌下來,有高個兒頂著,你急什麼急?你不過是只豹子而已,不要以胸懷天下為己任……」還趁機諷刺了赤豹一句。

赤豹瞪了它一眼,自己化作人形,走出帳篷外面。

羅辰和榮慧卿都不見蹤影。

赤豹心裡覺得有些不妙。

榮慧卿是他訂過生死契約的主人,按說在方圓百里以內,它都能和榮慧卿心意相通。

可是現在,它完全感覺不到對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