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6章殺戮時刻上(粉紅540+

第26章殺戮時刻上(粉紅54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8 15:39  字數:3476

那高瘦的人影真是青雲宗的大陣法師紀良棟。整個昆吾山的陣法由他主持,自然裡面有何變動,他都知曉。

榮慧卿雖然沒有觸動陣法禁制,但是她一進陣法,陣法裡面的天地元氣就有變動。別人也許感覺不到,但是主持陣法的陣法師卻是感覺明顯。

榮慧卿想做什麼,紀良棟略一思索,便明白過來。

當他剛知道榮慧卿是個女修的時候,曾經不屑一顧,沒有放在心上。可是後來聽說她已經是築基修士,而且觀她在陣法裡面如魚得水的程度,比自己甚至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紀良棟只是鍊氣修為,他這一生,也只會止步在鍊氣這一層,因為他是四靈根,雖說比完全沒有靈根的那些陣法師要強,但是和有築基修為的陣法師比起來,他就什麼都不是。

據他所知,只有頂級宗門,還有光明神殿裡面,有過幾位有築基修為的大陣法師。別的大陣法師,有鍊氣都不錯了,更多的大陣法師,是沒有靈根的凡人,完全靠著他們聰慧的頭腦,精密的計算,將陣法之道代代相傳。

所以能做到大陣法師的人,無論修為如何,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非常聰明。不聰明的人,是修習不了陣法的。

紀良棟一看榮慧卿的架式,就明白她要做什麼。

她是要挑戰自己這個青雲宗的大陣法師,踩著自己上位!

紀良棟以前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因為特別聰慧,被青雲宗前代的大陣法師看弟子,將他一生所學,都傳授給了紀良棟。紀良棟也不負眾望,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將青雲宗的陣法維持得妥妥噹噹。並且給東大陸許多國家京城上空都布置了他精心設計的囚籠陣法。

他的年紀也不大,才剛滿三十,正是能力最旺盛的時候。而且他對自己的未來,對自己整個家族的未來,都有很多規劃。――這個青雲宗大陣法師的位置,他是要給自己家裡的後代世襲下去的。

他的大兒子十分聰慧,雖然沒有靈根,但是在他幾個孩子當承他衣缽的。

如果沒有意外,他可以把青雲宗大陣法師的傳承,局限在他們紀家的直系血親之內。

可是如果這個女修挑戰他,最後贏了他,他就不得不把青雲宗大陣法師的位置讓出來。

不僅要讓出位置,而且要把青雲宗上一代大陣法師傳承下來的東西,都要原原本本交給這個女修!

這一切,是紀良棟難以忍受的。他不能讓落到自己手上的東西,再流到別人手裡。

看著前面飛梭上的兩個人越來越遠,紀良棟嘴角露出一絲陰笑。「囚籠加幻陣,有的樂子瞧了……」隨後慢慢走入山間的霧靄當/>

霧靄一陣晃動。將紀良棟的身形完全隱藏進去。

榮慧卿帶著羅辰在空脫離陣法的控制,飛向陣法上方更高的天空,突然感覺到身邊的天地元氣一陣變動,周圍的景物在她身邊瘋狂旋轉起來。

元氣變成氣流,氣流轉成漩渦,他們的飛梭在一個個元氣漩渦裡面顛簸前行。如同波濤洶湧的大海上面的一葉孤舟,看不見前進的方向。

羅辰連忙死死抱住榮慧卿的纖腰,生怕一個元氣漩渦打過來。就把她捲走了。

榮慧卿的身子卻僵直了一瞬,然後掙紮起來。

「榮兒,別動。」羅辰更緊地抱住她。

榮慧卿繼續掙扎,兩個人在飛梭上扭打起來。

以羅辰的修為,要制服榮慧卿的掙紮根本不在話下。可是他不捨得傷害她,只得硬生生克制自己。

元氣漩渦越來越大,他們的飛梭逐漸被擠得從空

在這樣浩淼的天地元氣陣法之下,羅辰發現自己的金丹修為就跟汪洋樣,完全掀不起任何浪花。

撲通一聲!

他們兩人被從飛梭上甩了下來,從萬丈高空掉落。

羅辰只來得及運轉靈力,將兩人的要害部位護住。耳邊掠過呼嘯的風聲,如同猛獸齊吼,震耳欲聾。

轟!

兩人一起撞到地上凸起的一塊大石頭上,疼得眼冒金星。

羅辰抬起胳膊,護住榮慧卿的頭,低聲問她:「你沒有摔壞吧?」

榮慧卿不說話,掙脫他的手,從他懷裡爬了起來。

羅辰大急,掙扎著也想爬起來,卻看見她背對著他往前大步走去。

「慧卿!」羅辰大叫。

榮慧卿沒有回頭,身形閃動,繼續往前走。

前方不遠的地方,突然閃出兩個男人,看樣子也是來參加二級宗門入門試的。

一見榮慧卿,那兩人頓時呵呵笑得十分猥瑣,衝上去一邊一個,架住了榮慧卿的胳膊。

榮慧卿大叫著掙扎,那兩人卻一起堵住她的嘴,將她往前拖走。

羅辰目呲欲裂,全身的血液都涌到頭頂,大叫著:「放開她!」可是那兩人置若罔聞,拽著榮慧卿拖進了一旁的帳篷……

羅辰身上的靈力頓時失控,在奇經般砍來刺去,將他的筋脈戳得千瘡百孔。好在丹田之煦的靈氣牢牢得護住了他的金丹。

這是那一晚,榮慧卿反渡回來的旭日訣的靈氣,然大氣。

可是給他這股護身靈氣的姑娘,此時正在那個帳篷裡面,被兩個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男人糟蹋!

一聲聲尖叫聲從那邊的帳篷處傳過來,夾雜著兩個男人桀桀的淫笑聲,羅辰只覺得嗡的一聲,靈氣全部涌到他眉間泥丸穴的識海,將他衝擊得暈了過去。

……

同一時間,榮慧卿卻還站在空,閉目感受著天地元氣的變動,計算著幻陣的變化規律。

她知道自己已經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