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3章故人重逢上

第23章故人重逢上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7 11:52  字數:4204

狼七立時對榮慧卿肅然起敬。――要做開宗立派的祖師爺啊!主人有大志!

狼七掄起狼爪,豎起大拇指,「主人英明!」

榮慧卿笑了笑,「我出去看看這座山上的幻陣。」

羅辰跟著道:「我陪你去。」

榮慧卿沒有推辭,戴上面紗,跟羅辰並肩走出他們住的帳篷。

狼七百無聊賴地舔了舔狼爪,趴在地上眯眼打盹兒。

榮慧卿和羅辰來到外面,看了看滿山遍野的雲霧,對羅辰道:「辰叔,我們上去看看。」

羅辰拋出核桃小船,扔到空r/>

小船似乎碰到什麼禁制,啪地一聲又縮小掉回羅辰手裡。

榮慧卿皺眉,將核桃小船從羅辰手裡拿過來,仔細琢磨,然後抬頭看著空晌,展顏笑道:「原來大楚國京城上空半吊子的囚籠陣,是從這裡化去的。」

昆吾山上的囚籠陣,比大楚國京城那個由大陣法師紀良棟當然要完善許多,而且陣法之上,似乎還有一個巨大的幻陣,讓這個囚籠陣更加複雜。

「看來不能上天了。」羅辰仰頭看了看天空,萬里無雲,湛藍得如同晶瑩剔透的藍色水晶。

「為什麼不能上?」榮慧卿笑了笑,「陣法籠罩的範圍越大,能鑽的空子就越多。這叫大有大的難處,小有小的好處。」

「你又知道?」羅辰眉眼都舒展開來。

榮慧卿從地上揀起來幾塊石子,隨隨便便往空觀察著這些石子被攔截的角度,一邊在地上拿了樹枝寫寫畫畫,計算著這個囚籠陣對空間的切割程度。

他們要突破這個囚籠陣,就是尋找陣法裡面的空隙,和被陣法切割的天地元氣的走向。

只要摸清這一點,他們就可以上天。不過為了方便,飛船還是太大了些。不方便,用飛梭更靈巧一些。

榮慧卿就將核桃小船塞回羅辰手裡,「咱們用飛梭吧。照著我說的方位升空前行。」

羅辰應了,將核桃小船收起來,拿出飛梭給榮慧卿。

榮慧卿掂了掂飛梭,扔到離地一尺的地方,然後跳了上去,羅辰也跟著跳上去。扶著榮慧卿的腰,站在她身後。

榮慧卿用腳控制著飛梭,如同在前世玩滑板一樣,縱身飛上天空。

天地之間的元氣在她眼前呈現一片和羅辰就在縫隙里穿梭。

一片片白雲在他們身邊掠過,還有好奇的飛鳥不斷在他們身旁繞了一圈又一圈,渾不怕人的樣子。

榮慧卿伸出胳膊,一隻五彩斑斕的小鳥停在她的臂膀之上,兩隻亮晶晶的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榮慧卿當年在葫蘆街的時候,被胖大娘開了天眼,同時也通了七竅六識。順帶能聽得懂獸語。肯肯之前不會說話的時候,都是用獸語跟榮慧卿交流的。

那小鳥嘰嘰喳喳地叫了一番。便展翅飛走了。

「辰叔,想不到這裡還蠻熱鬧呢。」榮慧卿抿嘴微笑。那小鳥跟榮慧卿說,飛到更高的地方,就沒有這些討厭的禁制了。

其實這些陣法禁制對修士有效,對動物沒有效果。但是因為陣法強大,小鳥在飛過天空的時候,也能感覺到天地元氣不連貫。影響到它們定位自己前行的方向。

「那咱們就繼續往上吧。――辰叔,抱緊我。」

羅辰從背後更緊地摟住了榮慧卿的纖腰。

榮慧卿展開雙臂,閉上眼。用神識感知著身邊的天地元氣走向,同時操縱著腳下的飛梭,在囚籠陣內走著螺旋型盤旋上升的路線。

呼呼的風聲從他們耳邊掠過,凌厲的囚籠陣法不時在腳底划出一道白煙,若是撞上,立刻就會倒栽下去。

他們向上升的越高,如果一不小心撞上陣法禁制,就會摔得越慘。因為在陣法之內,一旦觸動禁制,他們的靈力都會被限制到一個極小的範疇。

榮慧卿聚精會神地在囚籠陣里找尋著上升的路線。她到底剛剛主持過大楚國京城上空的囚籠陣,雖然沒有這個龐大,但是精細處有過之而不及。

嗖!

他們終於突破了最後一層囚籠陣的禁制,來到陣法以外的天空。

那裡的天空看上去更藍,陽光更亮,白雲朵朵,自由徜徉。

榮慧卿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天邊耀眼的金色陽光,旭日訣自動流轉,全身靈氣充盈,輕飄飄地覺得自己都能脫離飛梭直接飛起來了。

羅辰低下頭,在榮慧卿頭上親了一親,提醒她道:「別盡掛著看陽光,你不是要觀察這裡的陣法嗎?」

榮慧卿定了定神,看向腳底的大地。

昆吾山山脈連綿萬里,廣袤非常,主峰高聳入雲,完全看不到盡頭。東西兩座山略微矮一些,但是厚重綿延。從空是一個巨大的「山」字型山脈。

他們在東面的山峰上空,對面西面還有一個山峰。

從地形上看,如果要在這整座昆吾山布置陣法,最虛弱的地方,應該是的山頂。但是那個地方,又是青雲宗的內宗門所在地,所以最虛弱的地方,又成了最強大的地方,彌補了陣法的這個缺憾。

榮慧卿一邊看,一邊點頭贊道:「這個陣法真真算是不錯了,有葫蘆街陣法三分之一的神韻。」

羅辰的眉毛揚了起來,「葫蘆街那麼厲害?」

榮慧卿笑盈盈地回頭看了他一眼,「再厲害,也被我堪破了。――那陣法是我修復的,精密程度簡直是難以想像,多虧了他們地底下有一個先天葫蘆,不然任何東西都支撐不起那樣龐大的能量需求。」

羅辰有些不明白,不過也不想明白。――葫蘆街跟他沒有關係。

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