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2章前世今生下(粉紅420+

第22章前世今生下(粉紅42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6 14:46  字數:2780

判官的那句話,如同一聲晴天霹靂,炸響在大牛耳邊。

「你什麼意思?」大牛的聲音都顫抖了。

「你過來看。」那判官將手一揮,大牛眼前出現一面銅鏡。

從那鏡子里,大牛看見了一幕幕讓他匪夷所思的畫面。

還是那個落神坡,還是那一天晚上驚天動地的遽變,不同的是,他在後山採藥晚歸,掉入懸崖,看到了那一晚,榮慧卿進入的那個結界,他一頭栽了進去……畫面轉換,他看見自己已經躺在朵鈴山莊裡面,朵鈴夫人拿著一根冰玉管,驚喜地道:「雷靈根!他是雷靈根!」

後面的畫面逐漸黯了下來,再亮起來的時候,朵鈴山莊一片張燈結綵,到處都是紅彤彤的,他已經在跟朵家大小姐拜堂成親。然後,他和朵家大小姐一起進了龍虎門,在那裡受到朵家老祖的特別照顧,很快就築基、結丹……

然後,他也看見了百卉,從她被她家裡人送給松木道人做侍妾,後來勉強鍊氣,修習媚術,只知道跟男人交合,最後死在男人身下……

看見這一幕幕跟他這一世完全迥異的畫面,大牛的雙眸從驚訝,到困惑,到迷惘,最後恍然大悟,變得憤怒起來。

「這就是你本來應該走的路,可惜不巧,你身邊來了兩個妖孽,奪走了你的機緣。」那判官將手一揮,那面銅鏡便消失無蹤。

大牛重重地喘氣,問道:「誰?誰是妖孽?」

判官笑嘻嘻地道:「還用我說嗎?――這兩個人,你還沒有想明白嗎?」

大牛猛地抬頭,瞪著那判官,「你是說,百卉和慧卿?」

判官緩緩點頭,「孺子可教也。」

百卉完全跟他沒有關係,從頭到尾都是路人。可是就是這個路人,居然突然跑到他的身邊。將他

大牛啪地一聲,一拳捶在身邊的柱子上,「都是這個賤人!若不是她,我就是雷靈根!」

如今雷靈根反而落在榮慧卿頭上,而百卉又跟萬乾觀里的師叔們不乾不淨,讓他蒙受羞辱!

「都是榮慧卿的錯,你必須要對付她,才能得回一切。」那判官笑嘻嘻地囑咐道。

聽見判官的話。大牛又泄了氣,「我都死了,還怎麼對付她們?還是求你讓我投個好胎,下輩子不要這樣不走運了。」

那判官拍拍大牛的肩膀,「你是個有大造化的人。壽元未盡,我送你一程。」說著,繞到大牛後背猛拍一掌。

大牛「啊」地一聲大叫,睜開眼來,發現自己還是躺在樹林的地上,嘴裡一股草腥味兒。卻是摔倒的時候,吃了一嘴的泥。

「啊呸呸呸!」大牛連連吐著嘴裡的泥。從地上坐了起來。

百卉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大牛……大牛……」

大牛忍了又忍,才將聲音調整妥當,回身道:「我在這裡。」

百卉腰肢搖曳,來到大牛身邊,詫異地道:「你怎麼啦?怎麼摔倒了?」說完便彎腰給大牛拍泥。

大牛一把抓住百卉的手,粗聲粗氣地道:「不用了。」自己站起來。淡淡地問道:「常師叔走了沒有?」

百卉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低聲囁嚅道:「走了……」

大牛轉身就走出了樹林,往自己的帳篷處走去。

羅巧姿正好從自己的帳篷里出來。遠遠地看見大牛居然毫髮無傷地從樹林裡面出來,猛地將身體掩在帳篷後面躲起來。

羅巧姿心裡不由又羨又妒。――看來大綱真的是選自己了!

要不要去做些什麼?

但是一想到大綱對這個世界的決定性作用,羅巧姿又膽怯了。――她是鬥不過的,還是自求多福吧……

大牛回到自己的帳篷,聞到空氣裡面那股還未散去的腥膻味道,冷笑道:「你每天陪他那麼多次,到底得了什麼好處?」

百卉兩隻手絞成一團,怯生生地道:「大牛,你別生氣。等我築基了,就想法讓你築基……」

大牛臉色陰沉得可怕,一字一句地問道:「你快築基了?」

百卉點點頭,心裡又高興,又驕傲。

上一世,她連築基的門檻都沒有摸到,這一次,她居然也進入築基修士的行列了!

這個以色侍人的賤人居然要築基了!自己卻連鍊氣大圓滿都夠不著!

大牛深深地吸了兩口氣,告誡自己要冷靜。

「百卉,你跟我說說,你是不是修習了媚術?」大牛冷不丁的問道。

百卉慌亂地搖頭,「沒有……我沒有……我沒有修習媚術。」

「沒有修習媚術,怎麼會跟男人上幾次床,你就築基?」大牛的聲音愈發冷戾,「別把大家當傻子。整個萬乾觀誰不知道你是什麼貨色?!」

說著,大牛一下子撲上來,將百卉拖到帳篷裡面臨時搭就的床上,掀開她的裙子,自己只脫了褲帶,露出已經硬起來的男根,猛地捅了進去。

那裡依然濕潤滑膩,讓他的進入一點障礙都沒有。

大牛急速地擺動起來,「你這賤人,讓我被人笑話!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說著,大牛一邊抽送,一邊毫無顧忌地運轉起採補之術,狠狠地吸取百卉的陰元。

百卉沒有提防大牛居然能採補於她,驚呼一聲,忙不迭地要將大牛推開,卻被大牛按住手腳,死死壓在身下,咬牙切齒地吸收著她的陰元。

百卉剛剛聚集起來的靈力剎那間被大牛吸得一乾二淨。

「夠了……夠了……你別再吸了……」百卉奄奄一息地叫著,暈了過去。

大牛回過神來,哼了一聲,從百卉身上爬起來,自行盤膝坐到